萨拉丁参战

得知蒙费拉特侯爵康拉德参战的消息,萨拉丁决定亲自率军前往阿克支援。此时正值1189年的秋季。

离开德意志向东行进的红胡子皇帝的大军,经过漫长的路途,于1190年春天穿越整个小亚细亚,在夏季到来时出现在叙利亚北部。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而取得英格兰王位的理查一世,于1190年春天正式宣布发动十字军东征。他与法国国王腓力二世·奥古斯都一同前进,于1190年秋季到达阿克。

51岁的萨拉丁,不得不迎击参加第三次十字军的全体部队。此前一直处于攻势地位的萨拉丁,在面对这样大数量的敌军时,不得不转入守势。

萨拉丁终于明白了,不能将阿克城的防御置之不顾,而必须亲率大军出征,才能尽早解决阿克之战。此战无疑对穆斯林世界至关重要。

萨拉丁认为,在与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对决之前,必须首先把阿克之围解除。退一步说,在英法两国国王的大军到来之前,阿克之战不得不结束。可以想象,这时的萨拉丁,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巨大压力。

阿克这座位于今天以色列北部,濒临地中海的港口城市,在从1189年起的两年间,成为了第三次十字军与迎战的萨拉丁之间正面交锋的战场。

在叙利亚、巴勒斯坦地区的地中海海岸边,阿克是一座特别的良港。这座建立在突出于海中的海角上的港口城市,与附近其他海港相同,冬天常常刮北风和西北风。因此,其海港是向南侧开放的。

由于阿克的西北和北方都是高耸的悬崖,经常有船只在这一侧操作失误而撞上悬崖。在夏天常盛行于地中海的西风,给阿克港带来了一丝丝凉爽的空气。

然而,熟知地中海沿岸各地的比萨、热那亚和威尼斯的水手们,即使是在这清凉的夏季,也无法安心进入阿克港。这座城市向南开放的海港本是十分安宁的,但是,1189年开始的攻城战,使防守阿克的穆斯林军队封锁了港口。

海上封锁是通过给港湾入口降锚的方式,使敌方的船只无法靠近。哈丁战役失败后的中近东十字军,无法在阿克的南北两侧入港。而最近的港口是阿克以北50公里的推罗。这完全是由于哈丁战后萨拉丁优先夺取海港城市的战略所致。

比萨和热那亚的舰队还是一次次试图入侵阿克的港口。不出所料,他们遭遇了港湾入口处的封锁和港内停泊的埃及舰队的拼死抵抗。穆斯林非常清楚,如果港口失守,这场防御战就将以失败而告终。

从交战之年前两年上溯,基督徒控制阿克长达70年之久。参加哈丁之战的十字军也是从阿克出征。在过去的70年间,阿克港被打造为西欧基督徒访问中近东的主要登陆港,以完备的设施和充足的防御力量,成为地中海东岸的重要海港城市。而此时此刻,基督徒军队却要进攻这座自己建设的城市。

阿克的海上封锁,并不能说是无懈可击的。意大利诸邦的舰队,有效阻止了萨拉丁派出的补给舰入港。

如第一册所述,由于比萨、热那亚、威尼斯的水兵常年与穆斯林海盗作战,其战斗力十分强大。相反,由于穆斯林埃及的海军没有海盗作为对手,他们的操船能力和战斗力都远不如意大利的海军。

虽然意大利海军不能完全封锁整个地中海,但他们还是充分地追击并俘获了穆斯林的船只。虽然没有邻近的港口可以作为基地,意大利的滨海城邦还是有效掌控了巴勒斯坦地区沿岸地中海海域的制海权。

这一状况,在萨拉丁看来是不能放任不管的。

由于十字军对阿克城的半圆形包围,使得守军无法通过陆路获得任何补给。而虽然港口控制在穆斯林手中,海上的补给线也几近完全切断。无论是从北方的贝鲁特,还是从埃及经由亚实基伦所输送的物资,都被阿克附近海面上出没的意大利船只缴获。满载的粮食、武器和军服,以及成袋的第纳尔金币,都成为在海上封锁的意大利船只海盗行为的战利品。

于是,陷入包围的阿克城,无法获得任何来自海陆双方的补给物资。就连通信的传达,都是非常困难的。

阅读 ‧ 电子书库

阿克攻城战中两军布阵

穆斯林常常使用的信鸽,可以飞越山野,经过很长的距离。但是,在敌军上空飞过时,常有被射杀的危险。港内守军不得已只得派人游泳通过意大利海军封锁的海域。在有意大利船只的海域,穆斯林水兵乘坐难以发现的小船,接近海港,然后弃船游泳进入港内。这样的通信成功率之低,可想而知。而补给船只的成功到达,就更是无法确保的事情了。

阿克围城战的主战场自然是在陆地上。在围成半圆形的十字军外侧,萨拉丁的大军也围成了一个半圆。

在这一战线的最北端,是圣殿骑士团的阵营。萨拉丁用以对抗勇猛善战、不甘人后的圣殿骑士团的,是一支恰似第一次十字军丹克雷迪所率青年军的热血战团,其指挥是萨拉丁的侄子,手持利剑的塔基·阿尔迪尔。

在穆斯林战线的中央部分,坐镇后方监督的萨拉丁把指挥权委任给自己的弟弟阿拉迪尔。在其军阵的其他部分,与十字军的构成相似,各个地区的穆斯林领主,率领叙利亚、美索不达米亚等地的军队,安营扎寨。

在战线的北端,双方的营地都迫近了海岸,而南端的战线则距离海很远。这是由于人和马都难以踏足阿克以南广阔的滩涂地带。双方的船只也无法靠近这一区域。因此,阿克以南的海岸并未成为双方的战场。两军在此处僵持下来,一直到1190年年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