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浦路斯岛

法国国王的军队,于1191年4月20日到达了阿克。从墨西拿到阿克的航程只要20天。而英国国王理查一世的军队,却直到6月8日才到达阿克。除了由于在墨西拿出发时迟了两周以外,英国军队在塞浦路斯耽搁了一段时间。

此时的塞浦路斯名义上是拜占庭帝国的领土,然而岛上发生了政变,归新的统治者所有。这位统治者杜卡斯自称皇帝,其部下都是希腊人。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理查一世的舰队是由速度缓慢的运输帆船与同时使用船桨和帆的桨帆船组成的混合舰队。因此,为了保持舰队的队形协调,必须一再于中途的港口停留。在离开墨西拿之后,舰队先后在克里特岛和罗得岛靠岸,而抵达塞浦路斯附近海域时,速度不一的两种船只被拉开了距离。当时理查乘坐在桨帆船上,而他的妹妹和未婚妻则乘坐在运输帆船上。

运输船队由于操作失误,搁浅在塞浦路斯岛上。由于有两位高级女贵族在船上,运输船队内有多名女官。她们华丽的服装引起了岛民的注意,而自称皇帝的杜卡斯随即命令岛民抓捕全体船员。他希望从理查那里得到赎金——这自然是理查最为憎恶的。

因此,理查决定登陆塞浦路斯,征服这座岛屿。此时距离阿克只有两天的航程,因此理查将自己的一部分兵力分给索尔兹伯里主教指挥,前往阿克。

与一般的神职人员相比,比理查年轻三岁的主教更接近一位武将,是深得理查信赖的心腹。理查告知主教,自己将在处理完塞浦路斯事件之后,赶到阿克,加入攻城的十字军。此时已经进入5月。法国军队在此前的4月20日到达了阿克战场。当理查征服塞浦路斯之后,他就会按照承诺前往阿克参战。

当送走索尔兹伯里主教所率领的部队之后,理查命令全军登陆。这一天是1191年5月20日,理查的全体部下都整装待发。

理查军队向塞浦路斯发起的进攻,是速战速决的战斗。自称皇帝的领主狼狈而逃,岛民并不支持他。理查则贴出布告,宣称岛民只要放弃抵抗,英军不会威胁他们的生命和财产安全。

塞浦路斯是地中海上仅次于西西里岛、撒丁岛和克里特岛的第四大岛。而从战略价值和经济价值来说,塞浦路斯的重要性仅次于西西里岛。理查只用了五天就征服了全岛。在岛上医院骑士团团长的主持下,自称皇帝的杜卡斯向理查求和,此时全岛形势已经稳定下来。杜卡斯请求理查允许他离开岛中央的尼科西亚城,并将岛的所有权和统治权都交给英国国王。此外,塞浦路斯提供50艘船和3500枚拜占庭金币,作为对十字军的援助和对理查的赔偿。

但对于理查来说,他和十字军在塞浦路斯所获得的,绝不仅仅是50艘船和3500枚金币那么简单。

塞浦路斯在此前一直是拜占庭帝国的领土,对中近东的十字军国家并无帮助。这里距离叙利亚、巴勒斯坦非常近,非常适合作为十字军一方海上的补给基地。

而理查征服塞浦路斯,就在这里建立了与以前希腊东正教徒统治完全不同的天主教统治。此事件的重要性,对于西欧天主教世界来说是不言而喻的。随后,耶路撒冷国王路西尼安的家族和威尼斯共和国统治了塞浦路斯380年,直到1570年,这座岛屿都在天主教势力的手中。

由于该岛的重要性,无论是法国的路西尼安家族还是威尼斯人,都非常重视在塞浦路斯坚持下来。由于面向中近东的地中海东部的制海权,一直在基督教一方,控制对于制海权来说非常重要的岛屿,就掌握了能与在陆地上处于优势地位的穆斯林相对抗的基地。对于基督徒来说,塞浦路斯的作用,就像伊斯兰世界的埃及一样。

这样,塞浦路斯成为了对于战略、贸易和朝圣者等诸方面都十分重要的中转港口。关于朝圣这一点,穆斯林把耶路撒冷视为麦加、麦地那之后的第三圣城。对于穆斯林来说,一生当中必须前往麦加朝觐一次,但去耶路撒冷朝圣并不是义务。

阅读 ‧ 电子书库

理查控制塞浦路斯后的基督教势力

而对基督徒来说,虽然前往耶路撒冷朝圣不是义务,这座城市却是比罗马和西班牙的圣地亚哥·德·孔波斯特拉更重要的圣城。对于前往耶路撒冷朝圣的基督徒来说,他们自然希望这座城市处于基督徒而不是穆斯林的控制下。而在他们看来,朝圣中途能够在西西里岛和塞浦路斯休整,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理查一世在塞浦路斯的行动,看上去只是偶然。但实际上,这一偶然开始的行动,为十字军带来了长期的利益。从理查的行动中可以看出他不仅是一位勇猛善战的人物,也知道在适当的时候进行妥协。

虽然理查对索尔兹伯里主教说过,在处理完塞浦路斯的事件之后就向阿克进发,他实际上并未立即行动。得知理查抵达塞浦路斯消息的中近东十字军首脑们,陆续前往塞浦路斯拜访这位国王。

名义上的耶路撒冷国王路西尼安、特里波利伯爵和安条克公爵都来到塞浦路斯。只有路西尼安一人是抱着希望理查尽早参战的目的来访的,其他两人暗中与萨拉丁签署了互不侵犯协议,拜访理查只是为了表示尊敬。

见到这些贵宾来访,理查当即决定,在塞浦路斯岛上与贝伦格拉举行结婚典礼。

阅读 ‧ 电子书库

塞浦路斯的防御体系

我想也许是因为塞浦路斯是古代传说中爱神维纳斯的诞生之地,才促使理查做出这一决定的。理查虽然才智过人,却并非拥有教养的人士。这位以第三次十字军总指挥自居的国王,自然希望在十字军首脑列席的情况下举行婚礼。1191年5月12日,理查的婚礼在塞浦路斯南岸的海港利马索尔举行。在此之后,理查进行了两周的新婚旅行,然后才向阿克进军。

据说,理查的新婚旅行是环绕塞浦路斯全岛的游览。如果确属事实的话,那么理查不仅是在旅行,也是借新婚旅行视察全岛的防务。从这一时期开始,塞浦路斯岛上也像其他十字军控制的地区一样,开始修建城堡。

理查于6月5日离开塞浦路斯。在此之前数日,他把妻子贝伦格拉和妹妹乔安娜,连同她们随行的女官送到安全的特里波利。理查不愿将女子送上战场。

理查本应在两日内到达阿克,但最后抵达的时间是6月8日,途中耽搁了一天。这一天的耽搁自有其原因。

理查从塞浦路斯东岸的港口法马古斯塔起锚,向南方的阿克航行。他命令舰队先向东南方航行,这样可以在抵达阿克之前,从海上观察阿克以北的海港城市。当他的舰队看到海港城市时,理查也进入了面向地中海的海港观察哨的视野。贝鲁特、西顿、推罗这几座城市,都能看到浩浩荡荡驶过的舰队。其中贝鲁特和西顿在过去近百年间一直为基督徒所占据,但在哈丁战役之后成为穆斯林控制的城市。

在向阿克航行的途中,理查的舰队在右前方海面上发现了一只大型帆船,正在向南航行。

当理查的舰队捕获这只大型帆船之后,水手们得知,它是根据萨拉丁的命令,将贝鲁特的大量物资运送到阿克附近的海法港的。这艘三桅帆船十分巨大,里面容纳了百余头骆驼,以及大量武器和粮食,船上有7位埃米尔和800名兵士。

这艘船之所以选择深入地中海,而非沿海岸航行,是因为热那亚和比萨的船只一直在海岸活动。结果它意外遇上了理查的舰队。这艘船上悬挂着萨拉丁创立的阿尤布王朝的黄色旗帜,分外醒目。

观察到这艘船之后,理查便命令一艘小型桨帆船前往侦察。当理查的部下接近大型帆船时,便大声问道:“这是哪里的船?”大船回答:“法国的船。”然而这位部下是法国普瓦提埃人,当他转而用法语提问时,大船却回应道,“这是热那亚的船。”这一来一往,令部下感到诧异。

理查听取部下的汇报时,一位近臣不禁发问,“它恐怕是撒拉森人的船吧?”撒拉森人是当时西欧人对穆斯林的统称。

理查当即决定,全体对大船发起进攻。他的命令声响彻海面。

在理查所乘旗舰前面的运输船队,首先投入了进攻。然而,撒拉森人的船并非轻易就能擒获。由于英国船只比穆斯林的大船低,穆斯林水手可以从高处射箭,从而处于有利的形势。此时理查改变了作战方针。他命令英军的小型船只围攻穆斯林的大船,直到从四面八方而来的小船把大船团团围住,令其动弹不得。

就像群狮围攻巨大的水牛一般,理查的战术奏效了。为萨拉丁所率部队提供的补给,与大船一起落入了理查之手。

与穆斯林初次交锋的胜利,给理查和他的部下以极大的信心。而萨拉丁则同时得知了船只和大量补给物资被夺取的汇报,以及理查一世到达的消息。

1191年6月8日,理查在所缴获的大型帆船的领航之下,到达了阿克城外的阵地。此时距他从法国出发已有一年之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