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战场

法国国王腓力已经于4月20日到达阿克的战场。26岁的法国国王,并不喜好排场,到达之时颇为平静。由于他的身材并不高大,包围阿克的十字军直到看见蓝底黄色百合的法国国王旗帜,才知晓了国王的驾临。

而50天后进入阿克城的理查就完全不同了。34岁的英国国王不仅不忌惮排场,还深知排场所带来的效果。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阿克城下的十字军将士们,远远望着理查舰队的到来。他的旗舰首先出现在岸边。当运输船队的兵士们上岸装卸货物之时,理查的船向南航行着。

高耸的桅杆上,悬挂着白底红十字的十字军旗帜。站在船头的理查,身旁飘扬着红底上绘有三头黄色狮子的英格兰国王旗。

关于理查的相貌身材,留下了这样的记载:

理查身材高大,神态优雅。他的头发和胡须都是泛红的金色,双眼则是深蓝色的。他双腿修长,行动敏捷。生着一双长臂的他,既善使腰间的宝剑,也擅长挥舞长枪。理查匀称的身材十分完美,以至于人们只要一看到他,就相信眼前这位男子一定拥有高人一等的地位。

记载中并未述说理查是一位“美男子”,而是用“神态优雅”来形容他,这也足以说明他是一位身姿优美的男子。在同时代人的记述当中,我们看到,中世纪西欧人热衷于追求自己领袖的完美身材。

这一天,理查乘船穿过阿克城西侧的海面,海岸上是笔直的峭壁,一直向南航行到阿克港湾的开口。在海上封锁的意大利船只的欢呼声中,理查在旗舰上视察了阿克的情况。随后,他掉头返回了阿克城下的战场。

参加阿克之战的十字军将领们,全体出城迎接抵达的理查。

在场的本地十字军代表包括路西尼安及其弟,以及以巴里安·伊柏兰为首的中近东十字军国家内强有力的封建领主们。圣殿骑士团和医院骑士团的团长由于军务不能前来,因此由两位骑士团内的队长代为列席。

阅读 ‧ 电子书库

英格兰国王的纹章(红底黄色狮子)

而从西欧前来的十字军代表,则包括阿韦讷伯爵雅克、腓力和理查共同的侄子香槟伯爵亨利、先于理查到达的索尔兹伯里主教休伯特·沃尔特以及在红胡子腓特烈的次子死后出任东征德意志军总司令的奥地利公爵利奥波德。此外当然还有先期抵达的法国国王腓力二世。当时唯一未在场的第三次十字军领导人是蒙费拉特侯爵康拉德。他从阿克的前线返回了推罗。

在各位领导人欢迎理查一世到来的同时,普通骑士和步兵也喝彩相迎。他们都听说了理查征服塞浦路斯、俘获敌军大帆船的喜讯。战场上的兵士们,感觉是十分敏锐的。他们本能地认为,这次十字军真正的领导人驾临了。

首次踏上西欧人所谓圣地的理查,也不忘回应各位将士的期待。他身披钢铁制成的甲胄,胸前的白底红十字分外显眼。理查骑着高头大马,在兵士的簇拥下行进。看到理查身旁的骑士手执的红底黄狮子英国王旗,在场的兵士们欢声雷动,兴高采烈地迎接着这位英武的国王。

阅读 ‧ 电子书库

法国国王的纹章(蓝底黄色百合)

整个十字军阵营中巨大的骚动之声,传到了城墙另一侧的阿克城内,也传到了战壕对面的萨拉丁的营地中。

在将士们的欢呼声中,理查一世悠然乘马行进着。他缓缓而行,视察着陆上的十字军战线。这位国王在抵达阿克的第一天,就将海陆两线的战事情况做了充分的了解。

从后方前往前线阿拉迪尔阵营视察的萨拉丁,也听到了敌方巨大的骚动之声。

包括萨拉丁在内,穆斯林当时还并不知道英格兰这个国家。这是因为以前的十字军很少有从英格兰来参战的。而在此次理查抵达以后,穆斯林在对“西欧来的基督徒”的统称“法兰克人”中,开始有了不同地区的分别。

基督教史料中有着“理查的到来使我军大为鼓舞,敌人十分绝望”的言过其实的描述。对于不明实力的对手的到来,萨拉丁并不会感到绝望。此时,穆斯林军队还完全不知道理查一世实力如何。

在大摆排场之后,理查为迎接的骑士们派发了见面礼。当听说法国国王腓力抵达时派送了礼物后,理查也做了相同的安排。腓力给每个骑士三枚金币,而理查则馈赠了四枚。与仅仅馈赠了金币的腓力不同,理查还向各位骑士赠言一句:

不管各位来自何方,属于哪个民族,有着怎样的经历,大家只要听从我的命令战斗就好!

这句话对于习惯了封建制度的听众们来说,有着怎样的影响,我们不得而知。在理查的身边,有曾经效忠于其父亨利二世的老部下,他们对参加十字军是有所犹豫的。在理查的身边,的确有为数不少的敌对者。

腓力和理查馈赠给骑士金币,是因为每个骑士属下有5名步兵参战。他们馈赠的金币为全体作战人员提供了必要的经费。

然而,到达次日,理查就倒在了营帐内的病床上。全无征兆的情况下,理查在即将投入战斗前病倒,难道是有什么阴谋吗?

此事一传开,前一天欢声雷动的将士们集体失声了。这时,理查被担架抬着,运送到阿克城下的城壕边。

病倒的英国国王在战场前线出现,并非为了让将士有一阵悲怆感。只见理查手执心爱的弩机,从担架上缓缓坐起来,瞄准城墙上的敌兵,用力射出一箭。将士们只听得箭矢飞出的响声,被射中的敌兵应声中箭,从城头栽落下来。十字军全体兵士瞬间迸发出巨大的欢呼声。众人都为理查而倾倒,“我军的主将并无大碍啊。”

根据研究者的推测,理查的急病很可能是中暑。因此,没过几天,他就痊愈并回到了战场。从此以后,十字军在内外两线的战况都起了质的变化。第一次参加东征的理查一世,成为了十字军实际上的最高统帅。

十字军终于实现了一元化的指挥系统。各位首脑人物都听从理查的总调遣。法国国王腓力对此保持沉默。如果他有异议的话,恐怕就会招人嘲笑了。腓力在50天之前已经来到了战场。但在这50天中,他并没有对打破双方的胶着状态起多大作用。这一点,兵士们都看得清清楚楚。

但理查的到来也没有从根本上改变战役的形势。他只是在几个重要的位置进行了改进。以下是两个例子:

对于中世纪的大炮——投石机的使用,十字军主要将其部署在阿克城墙周围的城壕边上。在尚未使用火药的时代,投石机的弹丸是石质的。理查使用了圆形的弹丸,从而减小了空气阻力,增加了飞行距离,杀伤力也有所增加。而在此前的两年间,十字军一方一直难以达到攻城的效果。在法国国王腓力抵达以后,发现攻击效果不佳,也提出了改变攻击位置的建议。

在两年之间,阿克城各处都是残垣断壁。然而,投石机打开的缺口还未达到能让十字军攻进城内的程度。

理查的到来改变了这一切。他命令投石机不再攻击城墙,转而集中力量砸向城门。城墙是石砌的,然而城门即使再坚固,也是木制的。

阿克这座曾长年为十字军所控制的港口城市,并非处于敌军之中的孤城。因此城门主要是为了方便人通行,防御是第二位的。城门尽管坚固,却远不及石质的城墙。因此,理查为了在阿克城外打开缺口,集中力量进攻7座城门。

理查将从英国运来的投石机组装完成,设置在城门对面,发起了攻击。由于圆形的石弹阻力小、飞行距离长,直接越过城墙,飞进了城内。破坏力巨大的石弹,令阿克城内的守军和市民都感到极为恐惧。

理查将圆形石弹送到了萨拉丁的军营,以向对手表明自己的驾临。作为一代战略家的萨拉丁,却无法理解理查的圆形石弹的威力。其实萨拉丁并非没有原材料、人力和时间来仿制。总之,无论是十字军还是穆斯林一方,直到200年以后,才普遍使用圆形的石弹。

抵达阿克以后,理查对战术的另一贡献,是给将士们下达了明确的作战任务。

在理查到达之前,十字军的领导人各自分别列阵,将阿克城包围起来。这样一来,每个人的阵营都要面临同时与正面的阿克城守军和背后的萨拉丁援军同时交战的境地,迟迟打不开局面,十分狼狈。

理查将围城的兵力明确地分为外侧防御萨拉丁援军的“盾”和内侧进攻阿克的“剑”两部分。

与“剑”相比,“盾”的任务格外艰巨。这部分兵士不仅要十分勇敢,还需要冷静与耐力。理查将这一艰难的任务授予了路西尼安的弟弟——他拥有兄长所不具备的能力——以及绝少贸然行动的医院骑士团,和在前面两年内十字军的实际领导人阿韦讷伯爵。

而在“剑”一侧,理查配置了善于突击猛攻的圣殿骑士团为首的十字军主力。这样,无论是“盾”还是“剑”一侧,都可以专注于完成所命令的任务。当一位士兵有了明确的目标,不必担心背后的时候,他就能发挥出全部的战斗力。

在阿克战场上的理查,与后来一样,并没有身先士卒,在敌军人丛中拼杀。他所做的,只是指挥系统的一元化。理查的安排,表面上看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因此在与现代的记者一样追求新闻亮点的编年史家笔下只有寥寥几笔。然而其效果,在两周激战之后变得明显了——战斗如此激烈,弗兰德斯伯爵战死沙场。

由于得不到海上的补给,陆地上又受到十字军联军统一命令下的进攻,阿克的穆斯林守军招架不住了。他们派代表向十字军乞降,并告知萨拉丁,希望他能允许城市投降。

法国国王和耶路撒冷国王路西尼安都愿意接受阿克的投降,但理查对此表示反对。他认为,此时停战并非良策。

在阿克与萨拉丁联络成功之时,萨拉丁不得不承认阿克城的陷落。根据伊斯兰史料,萨拉丁留下了这样的话:

“在属下无法继续抵抗之时,苏丹有义务承认其投降。”

在受降谈判开始时,阿克城方面只答应了十字军一个条件,即将此前两年交战中所俘虏的250名基督徒交还。

理查和其他十字军领导断然拒绝了阿克城方面的要求。两年的围城不能只得到这样不值一提的战果。战斗再次打响,理查骑马指挥在攻城的最前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