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夺回阿克

7月刚刚开始还没过一周,阿克城就再次请求投降。理查对此提出了如下的条件:

一、交还此前交战中俘虏的所有基督徒,并不要求任何赎金。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二、包围十字军的萨拉丁援军也俘虏了2000名骑士和500名步兵。这些人也必须交还,并且不能索取任何赎金。

三、将萨拉丁麾下所有埃米尔俘虏的基督徒全部释放。

四、阿克城内的穆斯林守军放下武器,带着必需品离城。

五、萨拉丁为阿克城内全体穆斯林支付2万枚金币的赎金。

六、赎金支付完成之后,阿克城内的2500名穆斯林居民作为人质留居城内。

七、以上诸项在谈判后一个月内完成,这一个月内双方停战。

十字军的全体领导人都赞成理查的提议。当提议呈给萨拉丁时,他也同意了。

对于萨拉丁来说,阿克战役的失利是推罗之战以来自己遭遇的第二次失败。推罗之战是进攻的失利,而这一次则是被对手夺回了城市。萨拉丁在哈丁战役后,首先夺取的就是阿克城。这座海港城市的重要性为基督徒和穆斯林两方面所周知。阿克被十字军夺取,萨拉丁的心情一定不会太好。

1191年7月12日,在萨拉丁夺取阿克5年之后,阿克战役开始2年之后,阿克城又回到了十字军的控制之下。

从城内打开城门的穆斯林,站立在门的两侧目送十字军进城。理查和腓力下达了绝对禁止敌对行为的命令。然而事实上,这样的禁令完全没有必要。

城内穆斯林看到的十字军,在两年围城战中陷入了食物极端匮乏的境地。而城内的守军也由于无法与援军会合,处于同样的凄惨状况之中。十字军将士们心中充满了赞叹,毕竟,经过双方莫大的牺牲,阿克围城战终于结束了。此时离理查抵达战场不过一个月零五天的时间。

当阿克城内的穆斯林守军离城之后,十字军焦急地进入了城内。不仅守军离开了阿克,萨拉丁也将自己的阵营后撤了不少。

萨拉丁和理查之间就阿克城投降达成了协议,双方已经缔结了和约。而十字军一进入阿克城内,便开始着手建立城防体系。

包括理查、腓力和十字军全体领导人在内的大军,进入了阿克城。进城之后,十字军首先把面向远方萨拉丁阵营的城墙武装起来。

对于加固城墙来说,最有效的办法是建筑塔楼。这一点在阿克城也不例外。在建好的塔楼之上,飘扬着英法两国国王的旗帜,明示阿克城作为十字军城市的主权。

在红胡子腓特烈死后,率领其残部抵达阿克的皇帝次子也病死在途中。代理执行统帅任务的奥地利公爵利奥波德,指挥了参加阿克之战的德军。他看到别的塔楼上飘扬着英法两国的旗帜,便命令自己的士兵在所建造的塔楼上悬挂起奥地利的旗帜。

看到这一情景,理查命令奥地利公爵降下旗帜。其理由是,国王和公爵有本质上的差别。

在西欧封建社会,国王的权力是“神授”的。拥有神授权力的国王,与作为普通封建领主的公爵,有本质上的差别。利奥波德作为皇帝的代表,领导参加第三次十字军的神圣罗马帝国帝国军队,内心不免十分自负。这次被强迫降旗的事件,使他久久不能忘怀。

理查并不是那种在谁面前都保持好脸色的人。而由于他并非心怀怨恨的那种人,也就难于体会他人的不满。毕竟,在成功夺取阿克城之后,比这件事更重要的事务堆积如山。

理查首先面临的,是修复两年攻城战期间损毁的城墙,以使其能够应对萨拉丁随时可能发动的攻势。参加这一工作的,除了进城的十字军兵士,还包括从穆斯林阵营释放回来的基督徒。萨拉丁遵守了停战诺言,将全体俘虏送还阿克。

除了加固城墙之外,十字军夺回阿克以后,并不需要再做太多工作。此前5年统治这座城市的穆斯林,只是把教堂改为清真寺,此外就没有做太多改动。

从第一次十字军占领阿克以来,这座城市就被逐渐改造为西欧的建筑风格。它的外观看上去与西欧的海港热那亚、马赛、墨西拿如出一辙。这一局面一直持续到5年前穆斯林占领阿克时为止。而在最近的两年,则由于攻城战的破坏,使得阿克仅仅残留了一些西欧风格的街区。

而建筑物内部并不需要过多的改造。此时离第一次十字军已有一个世纪,其间随着穆斯林和基督徒的广泛交流,没有人对西欧风格的家居设置感到突兀。穆斯林居住期间,只是更多地使用绒毯和坐垫,并建造拱门和柱廊。

而5年后回到城内的基督徒也已经习惯了绒毯和坐垫。在战争打响之前,他们常常到穆斯林的家中做客。在这5年之中,阿克城内的穆斯林渐渐多了起来。到十字军进城以后,城里还是能够看到穆斯林的身影。他们大多数是前来与意大利人进行贸易的商人。

阿克再度成为西欧与东方进行贸易的重要港口。由于其主要建筑物都没有变化,腓力进城之后就住在5年前的圣殿骑士团总部,而理查则住在专门为西欧王公贵族建造的迎宾馆。

理查将远在特里波利的新婚妻子和妹妹乔安娜邀请到这座通称为“王宫”的建筑居住。这一方面是由于对妻子的想念,另一方面也是向萨拉丁和十字军将士们表示自己固守阿克城的决心——两位女贵族和大量女官的移驾,表明这座城市已经在十字军的掌握之下固若金汤了。

萨拉丁向城内派遣了许多密探。他们掌握了理查的动向,而理查也将自己的意志通过密探传达给萨拉丁。密探往往有为双方所共同利用的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