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心理查与萨拉丁的对决

萨拉丁在推罗之战失败后悻悻退兵,但在阿克之战后,他却没有退却,静观理查的变化。

在夺取阿克之后,理查的下一个目标自然是夺回耶路撒冷。这一点,不消人提醒,萨拉丁自然明白。然而,萨拉丁想知道的是,理查的军队会经过哪条路线前往耶路撒冷。他虽然派遣了密探进入城内,却未能打探到这个关键信息。由于决策层人数很少,十字军不大可能泄露情报。选择哪条道路进军耶路撒冷,完全在理查一人的脑中决定,因此,谁也不知道理查将如何下达命令。他虽然听取了熟悉当地地形的人士的意见,但还在考虑之中。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萨拉丁随之改变了对策。他提出延期支付阿克城投降时十字军所要求的两万枚金币的赎金。

8月12日是理查提出的一个月期限。在萨拉丁提出延期之后,中近东就将慢慢步入冬季。这里的冬天非常寒冷,而且常常降雨,因而只有春季到秋季之间适合作战。萨拉丁的军队在进入冬季前,已经有大批士兵回乡。因此,他相信在冬天到来之际,理查也不会行动的。

萨拉丁一点儿也不吝啬。那么,他为什么不向自己的法兰克人对手支付赎金呢?

理查一开始没有认识到萨拉丁的计谋,但当其使者返回,告知萨拉丁需要时间来募集资金时,他不免感到疑虑。他认为,萨拉丁这样做是在有意拖延。

就这样,8月12日的期限到了。他同意再等一个星期。然而,还不到一个星期,理查觉得等不及了。

他现在需要考虑的是,怎样处置那2500名留在城内的穆斯林——原本以两万枚金币为他们的人身安全做担保的。

倘若他率领十字军倾巢而出,这2500人留在阿克城内,必然成为祸患。

然而此时又没有别的城市能提供给他们容身。身处推罗的蒙费拉特侯爵,以危险为由,拒绝这些穆斯林前往避难。

至于带领他们同去耶路撒冷,更是不现实的。理查只能带上十字军正规部队前往。

8月20日,这2500名穆斯林被带到了阿克城外。在离萨拉丁的阵地不远处的一座小山上,理查的军队将这些平民全部乱刀砍死。2500人就这样被残酷地结束了生命。

当天夜晚,理查召集了全体参与进军的将领,并下达了命令——次日开始进军。第三次十字军从此时开始,进入了为期一年的后半段战事。

从双方的记载中,可以得知离开阿克的十字军的兵力情况。

理查自己统率的部队,包括来自英国、诺曼底和阿奎丹的兵力,骑兵与步兵总计8000人。

法国国王留下的部队,共计1000多人。

集合于耶路撒冷国王路西尼安麾下的当地诸侯军队,共计5000人。

圣殿骑士团和医院骑士团以骑兵为主,辅以步兵支持的兵力,总计1500—2000人。

此外还有利奥波德离开之后残余的德意志军队。

以上的部队,总共不到两万人。而当时围堵十字军的穆斯林军队,数量在十字军的两倍以上。

更不用说,萨拉丁是主场作战,而理查则是在客场。理查需要为粮食、武器、士兵和战马的补给操心,而萨拉丁则完全不必对这些感到忧虑。非常重要的一点是,理查的军队再没有新鲜血液的补充了。

至于双方的指挥系统,都已经实现了单一化。

萨拉丁身边有深可信赖的弟弟阿拉迪尔,能果断执行命令的埃米尔也不在少数。

而理查这边,所有的将领都听从他一个人的安排。

例如比理查年长10岁的勃艮第公爵,完全遵从英国国王的命令。

耶路撒冷国王路西尼安也认真执行理查的命令,亲自率领自己的部队充任先锋。虽然他不是司令的材料,却能够作为一军之将,投入战斗。

理查的军中还有两位身经百战的勇将——巴里安·伊柏兰和阿韦讷伯爵雅克。

此外,圣殿骑士团和医院骑士团里都是与穆斯林斗争经验丰富的骑士。他们完全服从理查的调遣。这些专业的战士,对理查的专业精神敬佩不已。

因此,理查所率的第三次十字军,虽然处于数量上的劣势,却是非常紧密的整体,可以称得上是完美的一体化军事力量。

在数量上处于优势的萨拉丁,有一处弱点。

萨拉丁一直在关注理查的动向。在哈丁战役中,从一开始,主导权就掌握在萨拉丁手中。但从阿克之战以后,战争的主导权转移到了理查手中。萨拉丁一直等待着夺回主导权,但是这必须等待理查有所动向之后才能实现。

十字军行军伊始,理查就要求全军严守以下几条命令:

一、行军部队仅限男性,而且仅限战斗部队。除了负责洗衣的中年女性以外,严禁女性同行。在战斗人员之外,神职人员例如主教和教士、修士必须配备武器参加行军。

在这一时期的行军中,无论基督徒还是穆斯林都常常有随军娼妓活动,兵士对其早已司空见惯。此外,还常常有大量僧侣随十字军行军。理查对此下达了禁令。

二、无论天气多么炎热,骑兵和步兵都必须全副武装行军。

这是因为穆斯林常常突然大量放箭偷袭的缘故。

阅读 ‧ 电子书库

阿克及其周边

三、行军速度不能过快。匀速行军,使骑兵和步兵保持良好的阵型。

全副武装行军,非常容易造成疲劳,特别是在炎热的8月下旬。由于敌人经常出其不意地袭击,保持阵型,减少疲劳是必须的。

四、行军当中,各军队排成三列,每天变换队形。各军兵士要习惯这一变更。

理查沿着地中海东岸南下,向耶路撒冷挺进。按照这一路线,萨拉丁的军队很可能会在十字军的左后方追赶并发起攻击。因此,以上的第四项命令,是让兵士轮流把守敌军前来的方位。

五、绝对不能因敌军的挑衅而自乱阵脚。各军务必保持队列。此外,保持前锋、中央和后卫部队之间的空隙,形成稳定的队形。

哈丁战役的败因之一,就是十字军的前锋、中央和后卫被萨拉丁截成三段。理查到达中近东之后,也许特别关注了哈丁战役的败因。在南进的第三次十字军中,哈丁战役中率领中央部队的路西尼安,与担当后卫的巴里安·伊柏兰同行。

六、部队的行军尽可能选择离海较近的路线。与陆上作战部队一同南行的舰队,负责为十字军提供补给,并将伤病员运回阿克。

这一点充分说明,理查是一位重视后勤的司令。而运送伤兵这一点,则需要单独提出来解释一下。

十字军战士来到中近东之后的噩梦,就是负伤之后被敌军擒获,逃脱死亡的命运之后,往往沦为奴隶。在伊斯兰世界成为奴隶之后的命运,就将是被锁住手脚,带到矿山里或者桨帆船上,劳碌终生。

如果被穆斯林杀死,十字军的兵士就成为了殉教者。但倘若成为奴隶,就不能做殉教者了,也就失去了进入天堂的机会。对信仰之心十分深刻的中世纪基督徒来说,作为异教徒穆斯林的奴隶而死,是十分不幸的。理查命令将伤兵运回阿克。提供补给和消除对成为奴隶命运的恐惧,是即使平凡的人也应当努力做到的。

与陆地上军队一同南进的舰队,需要特别注意岸边突出的悬崖,还要保持与军队相仿的速度南行。除了意大利的滨海城邦国家以外,理查的英国船只也具备这样的高超驾船技能。至于只有运输帆船上才能装得下的巨型投石机,就没有携带的必要了。行军途中的城市居民,得知十字军到来的消息,纷纷弃城而逃。

由于舰队主要负责运送军粮和伤兵,它们不必接近港口以外的近海海域。这样就不必非要使用意大利的舰队。

然而理查还是征用了热那亚和比萨的船只和水手。这两个对立的城邦的水手,能够在理查的指挥之下同心合力,实在不可思议。

下方的示意图,是对前述行军情况的简单描绘。

阅读 ‧ 电子书库

向阿尔苏夫行军

1191年8月底,得知理查的动向之后,萨拉丁的部队也开始行动了。萨拉丁的5万大军,在理查的2万军队之后追击。

萨拉丁首先以通常的战术袭扰十字军。他派出贝都因人组成的轻骑兵,不时地对十字军的后卫部队发起袭击,试图使其队列陷入混乱。

理查的后卫是勃艮第公爵率领的法国军队。这些刚刚来到西欧的部队,只参加过阿克之战,并不知道如何有效防御敌方的袭击。

这些法国军队,却有着从第一次十字军时代以来的自负之心。这种自负的心理,使他们能够耐受城墙上射下的箭矢,却不能耐受贝都因骑兵的猛攻。在敌人挑战之下,法军的队列变得凌乱,除了抵挡之外别无他法。当敌军冲到近前时,则只好进行殊死的肉搏战。于是,法军停止了前进,像一群刺猬一样四处乱撞。

当天夜晚,理查来到法军的营地,首先褒奖了他们不要求支援、独立作战的勇气。法国军队的兵士们非常清楚本国国王与英王之间的不睦。他们原本私下里觉得,英国国王把自己部署到最危险的后卫位置,还不派援军协助,是对法国人的冷遇。因此,理查亲自前来慰问和赞赏,一定程度上消除了法国军队的一些顾虑。

理查所率领的十字军,经过一夜行军就到达了阿克以南海湾另一侧的海法城。第二天一早,又沿着地中海岸继续南下。之后的路线是在高耸的山崖上行军,这一地形使敌军骑兵很难追上。在这两天的行军当中,队伍的顺序没有变化。

理查的先锋是来自英国和诺曼底的部队。而中央部分则是路西尼安和宗教骑士团的部队,以及普瓦提埃的理查军队共同组成的。后卫部分就是前述的法国军队。

虽然部队的前后顺序没有变化,但是理查命令骑兵在步兵的左方和右方交替行军。到第三天,他命令圣殿骑士团随同后卫部队行军。

就这样,以穆斯林逃走之后的城镇作为宿营地,理查的军队行进了4天。

在这4天之内,穆斯林军队从未停止对十字军的袭击。不断有数千规模的敌兵,在十字军的后卫乃至中央部队附近出现。十字军则在保持行进队列的同时,成功击退了敌军。他们仅仅迎击来犯的穆斯林军队,但并不追击逃走的敌人。十字军依靠对敌军箭矢和标枪的防御,确保行军的步伐。

这一地区有很多称为“瓦迪”的干涸河谷,对十字军来说特别危险。由于降雨变化导致河流走向的变化,在中近东地区常有干河床形成的谷地。在河谷中行军的最大危险,就是从河谷两侧山上风驰电掣般杀出的贝都因骑兵。

但是,干河床往往是通向河流出海口的。对没有合适的港口为十字军提供补给的意大利桨帆船来说,在离岸不远的地方抛锚,并依靠小船将物资运送到河口内的十字军处,是唯一的补给方法。因此这些瓦迪很适合补给工作的进行。

如此一来,十字军就势必难以快速通过瓦迪。敌人充分利用了这一点,在十字军进入瓦迪的时候,对他们发起突袭。

夜幕降临以后,令十字军兵士最为苦恼的,是地中海世界特有的毒蜘蛛。这种毒蜘蛛在南欧数量不少,而在北欧几乎没有。如果被毒蜘蛛螫伤,即使不死也会承受莫大的痛苦。比萨和威尼斯船只所运送的伤病员中,除了被敌军所伤的,还有不少是毒蜘蛛螫伤的。毕竟,十字军东征是在自己完全不熟悉的土地上作战。

理查所计划的海上支援发挥了很大的作用。这支十字军没有受到粮食和水匮乏的烦扰。

而萨拉丁则通过一次次的突袭,等待机会的降临。拥有理查两倍以上兵力的萨拉丁,希望在平原上发挥自己的数量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