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对决:阿尔苏夫

萨拉丁所等待的机会,在9月初终于到来。此前的12天内,理查并没有露出任何破绽。萨拉丁希望诱使理查离开海岸的补给线,然后再对十字军发起总攻,但一直没能实现。

当十字军离开凯撒利亚,前往阿尔苏夫时,理查的战略发生了巨大的转变。萨拉丁发现,理查的部队不再沿海岸行军,而是进入了他希望与之决战的平原地带。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萨拉丁使用侦察队获得理查的动向报告,理查也派出了侦察队。经过侦察,理查不仅得知了萨拉丁的动向,也获取了关于行军路线的信息。根据侦察队的情报,理查明确了以下事项:

一、阿尔苏夫与海法、凯撒利亚等已经通过的城市不同,其穆斯林居民并未逃走,相反,他们与萨拉丁派遣的援军一起,进行城防工作;

二、从理查军队现在的位置到阿尔苏夫之间的海岸以悬崖为主,并不适合十字军一方舰队靠岸,特别是在阿尔苏夫附近,舰队无法靠岸;

三、十字军在此前的行军过程中,路线的右侧是地中海,而左侧则是通向广阔平原的森林。

如果说北欧的森林才算是真正的森林,中近东的只能算是“小树林”。但即使是在这样的地方,人马行进的速度也会大受影响。

53岁的萨拉丁,打算在次日(9月7日)与理查决战。理查此时也得知了敌军的动向。他判断,萨拉丁一定会在次日挑起决战。

34岁的理查,以此为契机制定战略。当天晚上,他集合全体将士,传达命令:

一、敌军发起攻击时,一方面要将其击退,同时还要保持行军;

二、明天开始,以战斗序列行军。

这支将近两万人的队伍,全长达到两公里。理查分开了行军队伍,组织了战斗序列:

香槟伯爵亨利所率的步兵,首先行进。这支部队担负着护卫军需物资车队的任务,并要为整个部队建造阿尔苏夫城外的宿营地。对于这些士兵来说,首先要保障的是在一旦出现紧急事态时,整支军队能够有序地撤离阵地。

这支部队完成建造宿营地之后的任务,是在此次战役中担任阵形右翼的第一军。

理查将四个中队的圣殿骑士团部队也分配到战线的右翼第一军当中。加上一部分来自法国安茹的人马,整个第一军的总指挥是圣殿骑士团的团长。

这之后的第二军,是耶路撒冷国王路西尼安及其兄弟所率领的当地十字军。理查自己亲率来自普瓦提埃的骑兵队伍跟随在这支军队之后,并指挥整个第二军。

其后行军,负责战役左翼的,是来自法国、弗兰德斯和德意志的骑兵和步兵。

在整支军队的最后,是四个中队组成的医院骑士团的骑士们,由团长加尔尼埃负责殿后。

当天十字军行军阵形的特点,是将部队分成几个大队行军,并没有统一的指挥。理查进一步将部队分成100骑左右的中队。这样的布置特别注重各个队伍的行动自由,使得各部在击退敌军的同时,能够保持继续行军的队形,而且从投入战斗伊始,就是相对偏进攻的阵列。

理查自己做示范,命令将领们分别率领各个中队。常常指挥整个大队的将领,被理查分派指挥中队。实施这一战略,旨在面对数倍于己方的敌军时,以多个相当于原来1/10兵力的中队进行机动,灵活地与敌军展开斗争。

相反,萨拉丁以成千上万人的规模编队投入战斗。这支大军通过了森林,接近了理查的军队。

当天,萨拉丁的行动,是罕见地放弃了进入森林之前的阵地,而是在走出森林以后重新布阵。阿克之战中一直将阵地置于敌军后方的萨拉丁,效仿哈丁战役中的战法,将战线移动到己方军队附近。

萨拉丁所设想的战法,是从陆上三个方向缩小包围圈,从而将十字军围歼。至于西侧的海上方向,由于陆上三面包围,十字军可以沿海路逃跑。

当天萨拉丁所投入的兵力超过4万,而理查的兵力不到2万。但双方实际作战的兵力大约只有各自总兵力的一半。

这是因为,萨拉丁并未下令让全体穆斯林军队出击。在战斗开始阶段,有相当一部分兵力没有行动。理查也没有按照萨拉丁设想的方式迎战。

1191年9月7日,阿尔苏夫之战伴着上午9点的阳光和穆斯林军队的战鼓声开始了。

萨拉丁一方的弓兵首先按照通常的战法,一齐向十字军阵营发射,顿时箭如雨下。

这一招对于身着厚重甲胄、手持坚固盾牌的十字军将士来说,并非多大的挑战。然而穆斯林弓兵保持着边前进边发射大量箭矢的步调。在弓兵和步兵之后,萨拉丁的骑兵从林中策马扬鞭而出,越过前面的步兵,重新编成两队,分别扑向理查军队的前锋和后卫部分。

至于萨拉丁为何选择这样的进攻策略,我以为,他是考虑到用骑兵袭击十字军的后卫部队,拥有速度方面的优势。

结果,首先受到攻击的十字军部队就是在最后行军的医院骑士团。尽管这支骑士团保持全速前进,还是受到了最猛烈的进攻。

医院骑士团的骑士们按照理查的命令专心进行防御。但随着他们与敌军骑兵交锋的相持,后面的穆斯林弓兵也赶了上来。

当这些弓兵接近之后,他们射箭的方式有所改变。箭不再对准骑士团的骑士,而是直接射杀他们乘坐的马匹。在与失去战马的对手作战时,穆斯林弓兵收起弓箭,拿出铸铁制成的棍棒,攻击身着甲胄的骑士。

这些棍棒的威力巨大,只要抽打到骑士身上,钢质的甲胄就会变形。变形的甲胄压迫下面的身体,致使骑士们身受重伤。

眼睁睁看着牺牲者人数的增加,医院骑士团的团长赶紧派一名部下前往理查的部队,请求准许对穆斯林实施反击。然而理查拒绝了这一请求。

在这只许防御的行军路上,医院骑士团面对萨拉丁军队的攻击,就像逃跑的羊群背后跟着追赶的狼群一般。

团长不得不亲自驱马前往理查身边,请求获准发动反击。然而理查还是没有同意。回到自己部队中的骑士团长,满眼都是被敌人无情杀戮,血洒沙场的同袍们痛苦的情状。对这些骑士们来说,理查的再度拒绝,真可谓是十分残酷的。

最终,骑士团长加尔尼埃不得不决定违抗理查的命令,全军发动反击。团长命令一下,一直忍耐着的骑士们的怒火瞬间爆发了出来。医院骑士团全体将士们一齐发起了反击。

理查见状立即改变了战术。

优秀的将领,不仅会预先制定战术,更能够按照局势的发展随机应变。

理查迅速率领自己的中队赶往后卫部队,身先士卒地砍杀敌兵。得知理查参战消息的其他将领,也纷纷率领自己的部下驰援而来。很快,整个行军的后卫部分,成为了最激烈的战场。

此时的十字军战士,已经不分来自何方,属于谁的队伍了。他们全体投入了战斗,心中只有击败敌人的念头。上至理查,下至任何一名普通的士兵,都持此念而毫无区别。由此,战斗的大势于午后倒向了十字军一方。

萨拉丁的部队开始溃散。伴随着战场上凄惨的叫喊声,穆斯林军队的伤亡不断增加,一直擂响的战鼓声,听上去更像是对死者的凭吊了。

一度勇敢作战的穆斯林军队,从率军的埃米尔们开始撤退了。其中的贝都因骑兵,来得早,逃跑得也早。穆斯林骑兵和步兵都逃回了了林中。这片不大的森林里,很快涌入了投入战斗的一万名穆斯林官兵。

看到自家兵士跟着追杀进入森林的敌军,理查立即下令严禁十字军进入森林。他深知,林中的战斗绝对不利于十字军的重骑兵,因此必须避免无谓的牺牲。

理查与萨拉丁一样,并不会在战场上投入全部的兵力。他掌握有一部分预备队,并不向森林的方向发起进攻。

英国国王十分清楚,此时最重要的是继续行军。尽早地安全进入宿营地,比乘胜追击更有意义。

阅读 ‧ 电子书库

阿尔苏夫攻城战

萨拉丁想在森林中聚歼十字军的计划,就这样落空了。

哈丁战役自始至终都是按照萨拉丁的设想进行的。当时率领十字军的耶路撒冷国王路西尼安,被萨拉丁引诱上了圈套。

萨拉丁以此为成功经验,想诱使理查上钩。然而这次他面临的,是与自己一样的军事天才。最终,萨拉丁的胜利梦想化为泡影。

虽然他成功地杀伤了理查的后卫部队,却无法给整个十字军造成损失。

在林中等待的萨拉丁,终究还是没能等到理查应战。

经过此次交手,萨拉丁认识到了理查的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