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复雅法

到9月15日,十字军进入了雅法。先锋部队在两天前就已经到达了这里,但由于萨拉丁对城市实施焦土政策的破坏,他们只能在城外的橄榄田里宿营两天。

与阿克一样,雅法也是十字军经营了上百年的海港城市,城内都是西欧式的石砌建筑。萨拉丁控制这座城市不过四年,不可能对其进行实质性的改造。虽然其间有地震的破坏,重建也并非难事。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雅法港依然可以使用。对穆斯林军队来说,使港口不能为理查所用,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将港口内的船只全部凿沉。然而他们虽然在理查的军队进城之前焚毁了街道,却没有破坏港口。

能够使用雅法港,就为十字军的补给提供了很大便利。理查这一路一直依靠小船把补给和伤病员往复运送于桨帆船队和大部队之间,可谓充满艰辛劳苦。

收复雅法之后,第三次十字军的补给路线是塞浦路斯—推罗—阿克—雅法一线。大量的人员和物资得以从这条补给线上安全地运送。由于比萨和热那亚的舰队依然活跃,十字军一方控制了地中海的制海权。

离开阿克以后,理查的第一目标就是进占雅法。当取得雅法之后,他就面临一个抉择:究竟是首先强化雅法的城防,还是夺取雅法以南的港口城市亚实基伦。

雅法的现代名称是特拉维夫,是以色列的行政首都,而耶路撒冷则是以色列人心理上的首都。

至于亚实基伦,则是距离现代巴勒斯坦人自治区加沙地带以北不到30公里的一座以色列港口城市。它没有雅法那样重要,也没有改名,只是按照现代的发音,被翻译为阿什克隆。

从地图上看去,特拉维夫、阿什克隆和耶路撒冷,正好构成一个等边三角形。

从古典时代末期到出现飞机的漫长岁月中,雅法一直是从欧洲前往耶路撒冷的朝圣者们首选的登陆港。在耶路撒冷为穆斯林所控制的时代,耶路撒冷的西侧城门被称为“雅法门”,意思就是通往雅法的城门。从雅法登陆的基督徒朝圣者,经过雅法门时,要向门口的穆斯林守卫缴纳入门费。

因此,对于十字军来说,加强雅法的城防,不仅强化了十字军的补给线,也保证了从西欧前来的朝圣者顺利登陆。

阅读 ‧ 电子书库

收复后的雅法及其周边

至于攻取亚实基伦,就没有这两个方面的意义了。但是,亚实基伦是从埃及到巴勒斯坦的补给线的终点站。如果十字军占领了这里,就明确了攻取耶路撒冷的目标,并且切断了萨拉丁从埃及方面获取补给的路线。毕竟,从埃及到巴勒斯坦,使用这条路线,可以节约不少时间和劳力。

理查本人相对倾向于把下一步的重点放在攻打亚实基伦上。为此,他派遣了两名属下骑士,从海路前往侦察亚实基伦的情况。两人回到雅法之后报告说,亚实基伦的城市和港口都已经被穆斯林完全破坏。

这很可能是因为萨拉丁不希望城市和海港落入理查之手而做出的决定。得到这一情报之后,理查便决定不再攻打亚实基伦,转而全力以赴建设雅法的城防工事了。

秋天渐渐来临,正值巴勒斯坦最舒适的季节。雅法城内的工事正在重建之中。其间获得闲暇的理查,驾马出城。除了狩猎之外,他还带着几位侍从,在雅法郊外游览。

理查在城外并不多见的常绿乔木之下下马,席地而坐,小憩之时,浑然不觉地进入了梦乡。

酣睡疏解了理查此前三周的紧张。随行的侍从们看到主人已经入眠,也纷纷在一旁休憩。

就这样不知道经过了多久,当理查被一名侍从奇怪的噪声中唤醒的时候,他们已经被一队穆斯林骑兵团团围住。

理查此行只是郊游,侍从和他却也都携带了武器。虽然骑士们都做好了迎击的姿态,但敌人骑兵的数目还是太多。如果真的交起手来,结果实在难以预料。

正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一名叫威廉·德·普莱奥的侍从,突然纵马上前一步,用阿拉伯语对敌兵大吼:

“来人还不让开,理查王在此!”

在那个没有电视和各种媒体的时代,以“狮心王”之名著称的理查,是萨拉丁手下全体官兵熟知的角色。但是,他们并不知道理查的长相。听到理查这样头等重要的猎物就在面前,穆斯林骑兵一齐向威廉涌来。

刹那间,理查和其他侍从连忙快马加鞭,逃之夭夭了。他们刚一进雅法城,理查就立即命令一支队伍前去搜索威廉的行踪。但是,穆斯林骑兵急于获得萨拉丁的奖赏,早已将威廉俘虏而去,搜索队伍连个人影也没见到。

此时在雅法城内的人群,得知理查的平安归来,心中长舒了一口气。外出狩猎迟迟未归的理查,引发的是全体十字军的担忧。

当天晚上,理查的近臣来到他的营帐,大声劝谏道:

“陛下是何等轻率!作为十字军的最高统帅,您是无人能够替代的。因此,您的一举一动,全体十字军都牵挂着。

“我等恳请陛下发誓从今往后,若要离开城市外出,一定带领大量兵士随行!”

理查手下的心腹骑士有好几位。其中包括与34岁的理查年龄相仿的索尔兹伯里主教休伯特、莱斯特伯爵罗伯特、绍维尼伯爵安德烈、德比伯爵沃克林,以及代替理查成为俘虏的威廉及其兄长彼得等。除了德比伯爵沃克林在阿克之战中战死以外,其他人都跟随理查来到了雅法。需要指出的是,在这些心腹骑士当中,一半以上是在理查与亨利二世的父子之战中支持老国王亨利的。

因此,理查面临的是曾与自己为敌的部下的责难,他们自然不会忘记三年前与这位新国王为敌的历史。其中还有一些臣下,则从理查还是普瓦提埃伯爵之时,就已经与之共事,而以忠臣自居。这些人一齐向国王发难,指出此次郊游狩猎所表现的轻率。

在他们的劝谏之下,理查保证,以后定会慎重行动。在这一事件之后,理查果然会在每次出行时都带上这些劝谏之臣。

理查毕竟是一位值得崇拜的领袖。为了防止他常有的冒进倾向,莱斯特伯爵总在战场上担任他的左翼,而理查的右翼也根据战事需要安排不同的近臣负责。这些忠臣在作战中对理查起到很大的辅助作用,扩大了理查的视野。

他们并非为了参加十字军而来,而仅仅是为辅佐理查才前往东方的。

代替理查被俘的威廉,在被带到萨拉丁面前时,公开了自己身份。他说明了事情经过。萨拉丁命令阿克城投降时与理查交涉的一位官员前来查验,证明了威廉所言属实。

萨拉丁虽然震怒,却并未杀死威廉。这位俘虏与其他十字军高级俘虏一起,被软禁在舒适的地方。这一情况,很快被与穆斯林商人密切往来的威尼斯人转告了理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