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对决:雅法

萨拉丁率领总兵力超过2万的大军,直扑雅法。此时理查还未赶回,城内无人可以担当防御。逗留雅法的伯利恒主教,只得通过与阿拉迪尔熟悉的机会,致信萨拉丁,希望能在7月31日之前的4天内休战。

萨拉丁接受了城内提出的请求。他也需要先在城下布阵。萨拉丁预测理查应该不会在4天之内赶回雅法。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但理查还是及时回来了。沿陆路南下的亨利的军队,也抵达了凯撒利亚。萨拉丁见状,做好了与亨利在雅法城下决战的准备。

而沿海路南下的理查和他的将士们,遭遇了来自海法的猛烈逆风。

地中海上航行所使用的帆船,大都是三角帆船。与在逆风下只能被吹得后退的四角帆船相比,三角帆船可以之字形前进。

理查所乘的前往雅法的帆船,来自比萨和热那亚。这些船都是桨帆船,在强烈的逆风面前,不能发挥三角帆的优点。船只随着水流后退,丝毫不能前进。起决定作用的划桨手们,就算竭尽全力,也无法让船前进。

船队就这样连续三天不能前进,理查最终也几近要放弃。立于船头的狮心王,张开双臂,朝向天空叫喊:

“上帝啊,为何将我钉在此处?请为我想想吧!现在,是分秒必争的危急时刻。我可是在为您的意志而战斗的啊!您为何用如此的罡风,直吹打我的船头?”

对一名基督徒来说,当上帝的试炼临到自己面前时,是可以向他倾诉自己的想法的。如果所祈祷的事无法实现,基督徒不能试探上帝,相反是上帝在试炼自己。

但是,倘若无论理查和手下们怎样努力,上帝都不赐予顺风的话,基督徒们也不能说出非难上帝的话来——这样做就是亵渎上帝,用意大利语叫作bestemmia,英语则叫作blasphemy。

总之,在基督徒中间,有些话是不能说出口的。

不知为何,强烈的逆风最终变成了强烈的顺风。于是,理查的船队得以顺利南行,一路平安地在休战期即将结束时进入了雅法港。而如果选择陆路的话,理查的时间远远不够。

理查回到雅法港的时间,是7月31日的黄昏时分。萨拉丁所率的穆斯林大军,从陆路三面围困了雅法,正准备发起次日清晨的总攻。亨利的援军则还远在凯撒利亚停留休整。留给理查的时间不多了。萨拉丁又进一步缩小了包围圈。

面对萨拉丁,理查手下包括54名骑士、400名弓兵,以及来自比萨和热那亚的1000名水手,合计1454人。由于船队并未运来马匹,在54名骑士当中,能够乘马作战的仅有17人——其中还包括理查本人。他们要面对的,是10倍于己的敌军。理查的处境,可以用命悬一线来形容——与他的17名骑兵相对照的,是敌军的2000骑兵。

在这场后世称为“雅法城下之战”的战役中,理查如此配置自己的军队:

全军背对雅法城墙,迎击萨拉丁的大军。没有马的37名骑士,作为步兵参战。这些善战之士部署在最前线的两侧。包括400名弓兵在内的1400人,全部身着骑士的钢铁制成的盔甲,组成战线。基本的作战队列,是在两名步兵中间,配置一名弓兵。

弓兵以外的全体步兵,每人配备两杆长枪,两手各拿一杆。理查的这一战术,与罗马时代尤利乌斯·恺撒在法尔萨卢斯战役中的阵型一样——是对抗占压倒优势的敌军骑兵的战法。

此外,弓兵的攻击方式也并非如穆斯林弓兵那样对空中射箭,而是俟敌军接近时,以水平方式直接射击敌军骑兵的马匹。英格兰弓兵的特点,是担任整个军队的狙击手。理查的部下都习惯这一战术。

在这一整齐的军阵后方,包括理查在内的17名骑士,并着马头排成一排。

在8月1日清晨的阳光照耀下,两军之间的战斗开始了。当天的战斗中,萨拉丁也亲自在本军阵地的后方指挥。在萨拉丁面前,战斗以穆斯林军队常用的战术开始——箭矢如雨点般射向敌阵。

密集的箭矢,都被理查全体军队身着的盔甲挡了下去。钢铁制成的盔甲,简直就是两手执枪的十字军步兵身上的盾牌。

在箭矢如雨点般放射完毕之后,萨拉丁命令骑兵全军突击。

正如法尔萨卢斯之战中的情况一样,马有着在障碍物之前停止前进的习性。冲到十字军长枪阵前的战马,任凭主人的皮鞭抽击,也不会再前进一步。于是,接踵而至的一群群穆斯林骑兵就成了理查军队狙击手的活靶子。

而理查这边没有配备马匹的骑士,则发挥了老辣的战斗力。他们用手中的长枪,击杀冲上前来的敌军骑兵。承担这一任务的兵士们,最重要的职责就是无论任何情况下,都不能离开阵线一步。不能作为骑兵作战的骑士,在当天坚决执行了作战部署。

而包括理查在内的17名骑兵,其中的1/3即5名骑士、索尔兹伯里主教和莱斯特伯爵,守卫着理查,寸步不离。理查驾马往返于阵地之中,为抵挡敌军猛烈攻势的的步兵们激励喝彩。在理查激励步兵之余,莱斯特伯爵忍不住冲到阵前,砍杀敌军骑兵,索尔兹伯里主教连忙赶去制止,却已经来不及。

此时穆斯林军队并未在十字军的阵前溃散。穆斯林军士们踏着本方士兵的尸体继续前进,然后在长枪阵前一个个倒下。

萨拉丁眼睁睁看着自己的部队行进速度放慢下来,这自然是士兵们的战斗欲望下降所导致的。穆斯林士兵在进攻时声势浩大,但能坚持的时间有限。

于是,萨拉丁命令全军撤退。太阳正在天空的正当中。在退兵同时,萨拉丁给理查留下了礼物——身着华丽战衣的两匹高头大马。在钢铁制成的甲胄之下,这两匹阿拉伯产的大型骏马依然可以为壮硕的西欧骑士所骑乘。

理查当然不会不要这馈赠的礼物。如果哪天自己的战马倒下,他还需要换乘良马。

萨拉丁所赠送的马匹,也代表着他的敬意。在伊斯兰史料中,萨拉丁之所以命令大军撤退,是深为理查所布下的阵型所折服的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