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拉丁评价理查

作为十字军参加东征的将士们,既是战士也是朝圣者。这是从第一次十字军以来,罗马教皇做出的决定。同时,罗马教皇也宣布,他们与其他朝圣者一样,可以获得完全的赦罪。

在和议达成之后,将要回国的将士,自然希望前往耶路撒冷朝圣。但他们必须按照和议,即在完全解除武装的情况下入城。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然而实际的问题是,在一直为敌的穆斯林云集的耶路撒冷,十字军将士能不带武器安全进城吗?

理查只好将将士分为四队,分别由自己的一位心腹率领,前往耶路撒冷。由于这群朝圣者中还包括许多比萨和热那亚的水手,队长的责任就是控制住他们中间随时可能爆发的针对异教徒的不友好行为。

虽然十字军入城导致了穆斯林士兵一触即发的敌意,双方最终还是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萨拉丁命令部下严禁任何侮辱朝圣者的行为,并委派阿拉迪尔在城内巡视,严格执行。

理查不仅同意自己属下到耶路撒冷朝圣,还给了中途退场的法国国王腓力留下的士兵前往朝圣的机会。代理指挥法国军队的勃艮第公爵于格,8月在推罗病死。法国军队变得群龙无首,但还是在理查的帮助下,完成了前往耶路撒冷的朝圣。

理查自己却并未前往耶路撒冷。根据基督教史料的记载,他由于担心不带武器深入敌境的安全所以放弃前往。然而我不得不说,如果理查能不带任何武器到达此次东征的最终目的地,他的声誉一定会达到顶峰。最终,索尔兹伯里主教休伯特作为理查的代理人前往圣城,而国王自己乘船离开了雅法,前往阿克。

率领最后一支朝圣队伍的休伯特,作为理查的代理人得到了萨拉丁的接见。萨拉丁以隆重的礼节会晤休伯特,并向他赠送许多奢侈的礼品。但休伯特以此次入城仅为朝圣一事而婉拒收礼。萨拉丁并未强求,转而摆设盛大的宴席招待休伯特,并邀请阿拉迪尔和伊柏兰列席。

根据伊斯兰史料的记载,席间谈及了武力吉哈德的话题。但这一记载中并未提及谈话的内容。不过,双方在席间自然谈及了理查。

萨拉丁首先问索尔兹伯里主教,理查到底是怎样一个人。比理查年轻三岁的主教,做了如下的回答:

“我确信我国国王理查,集合了将帅的谋略、战士的勇气,以及伟人的胸襟,在任何优秀的人中间,也很难找到如他一般出众的领袖。我所见过的人当中,没有别人具备像我国国王那样的器量、能力与美德的。不知道阁下一方,是否有这样的人物。”

主教休伯特·沃尔特说完这段话,顿了一下,接着说道:

“可以说,像理查国王和阁下这样优秀的君主,在人类历史上都是极为罕见的。”

54岁的萨拉丁,微笑着对答休伯特的话。他对从未谋面的敌手,35岁的理查,做了如下的评价:

“我对贵国国王的能力与勇气毫无异议。

“然而,作为年长者的我抱持着一种观点,那就是理查国王一直把自己置于危险之中。我当然不是认为这样鲁莽。但是,长此以往,会形成一种率性而为的作风。

“当然,这造就了一位与任何人都不同的非常人物。不过,我自己的话,无论信奉任何宗教,都会选择做一位奉行中庸之道而慎思笃行的君主,而不会做一位不假思索,欠缺自我控制的君主。”

酒店内的气氛顿时变得凝重起来。就这样直到宴席结束前,萨拉丁对索尔兹伯里主教说:

“阁下有何愿望吗?作为理查国王代理人的您有任何愿望,我都会尽力满足的。”

年轻的主教思考片刻,答道:

“我的愿望就是率领朝圣的兵士们,参加圣墓教堂内的一次弥撒。”

萨拉丁当即应允。他还允许休伯特参加在伯利恒和拿撒勒两地的弥撒。这自然令主教感到愉快。由于这三地都在穆斯林控制之下,萨拉丁还特意派遣了一支警卫队,保障主教一行的安全。年轻的主教造访拿撒勒之后,就向着阿克的方向出发,并在那里与理查会合。萨拉丁派出的警卫队,将手无寸铁的主教和朝圣队伍护送到阿克城下。

理查在10月初抵达阿克,一直逗留到9日。他先把妹妹和妻子送回西欧,之后拨出自己属下的300名骑兵和2000名步兵,送给留在中近东的耶路撒冷国王亨利。虽然和平已经得以实现,但如果用以自卫的军事力量不足,和平的局面就难以维持下去。

理查将所率军队的大半部分,经直布罗陀海峡由海道送回国内。理查自己则带着少量兵力,于10月9日离开阿克。

当理查从阿克出发以后,萨拉丁还留在耶路撒冷。当他确认理查已经离开巴勒斯坦之后,便将自己的军队解散了。

在武力吉哈德的大旗之下成功集结了什叶派和逊尼派穆斯林的萨拉丁,终于让自己属下的埃米尔和普通士兵全部归乡。

在耶路撒冷等待理查离去的这段日子里,萨拉丁完成了对为和议立下汗马功劳的伊柏兰领地的确认工作。

巴里安·伊柏兰从祖父和父亲处继承了雅法近郊的一块领地。理查通过联系耶路撒冷国王亨利,重申了伊柏兰家对此处的领主权。

伊柏兰还接受过鲍德温四世所赐予的纳布卢斯近郊的一处土地。根据理查和萨拉丁的和约,这片土地处于穆斯林控制的范围内。

萨拉丁所做的,是重新承认伊柏兰拥有这片土地。

从耶路撒冷回到大马士革的萨拉丁,身体日渐衰老下去,以至于逐渐连马都骑不动了。

1193年2月21日,他终于病倒。随着病情的逐渐发展,到3月1日,萨拉丁陷入了昏迷状态。3月4日清晨,他离开了人世。

阅读 ‧ 电子书库

第三次十字军以后的基督教势力

萨拉丁终年55岁。他死的时候,理查刚刚离开巴勒斯坦不到5个月的时间。

以和议而终结的第三次十字军,常被现代研究者评论为并未给现状带来改变的一次东征。

的确,这次十字军未能收复耶路撒冷。因此,单纯从军事角度看,第三次十字军是失败的。

但是,理查和萨拉丁之间达成的和平状态,远远超过了和约所记载的三年八个月的期限,一直维持到1218年。

如果说26年在历史长河中只是短短一瞬的话,今天的以色列和巴勒斯坦若能达成26年的和平,恐怕是谁都希望看到的破天荒大事吧?因此,这26年的和平,在十字军东征的时代,断不能称为是短暂的。

1218年,即阿拉迪尔逝世的年份。基督教世界利用此次机会,破坏了和议,发动了第五次十字军。

狮心王理查没有能够收复圣城耶路撒冷。但是,他给基督徒的“圣地”带去了26年的和平与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