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威尼斯共和国与第四次十字军
(1202—1204年)

秀才教皇的登场

在狮心王理查于法国西部的战斗中去世的前一年,1198年,罗马圣彼得所留下的教皇宝座上,坐上了一位38岁的新教皇。在日本高校的历史教科书中,这位教皇被描述为将教皇权力发挥到最大的一位人物。他就是英诺森三世。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这一时代的罗马教廷所在的意大利,像德意志、法国、英格兰这样的封建国家一样,处于领主割据的状态。在意大利中部罗马一带的教皇国南面,就是这位新教皇的家族所在地。这一家族的名称,叫作孔蒂·迪·塞尼。在英诺森三世成为教皇之前,他的全名是洛塔里奥·德·孔蒂·迪·塞尼——出身显赫的贵族家庭。

在中世纪欧洲,出身于贵族家庭的男性,只有长子具有继承权,次子以下则根据资质,选择成为神职人员或军人的人生道路。头脑发达,却不善武力的洛塔里奥,走上了圣职之路。他从小便专心于学问,具备了成为高级神职人员的必要条件。

洛塔里奥首先来到离家不远的罗马,然后又前往巴黎留学。

虽说是留学,当时法国的国境线并不明确,还处在中央集权以前的时代。巴黎大学与私塾并没有多大差别,因此外来的学子并没有太多出国留学的感觉。洛塔里奥在那里也实现了接受著名教授指导的目的。之后,这位青年回到意大利,在中部的博洛尼亚继续深造。博洛尼亚大学是西欧最古老的大学,也是意大利国内的最高学府。

洛塔里奥20岁时返回了罗马,并开始在罗马教廷内任职。他在这一时期内发表了多篇文章,其中的代表作品,就是名为“论人世间惨状”(Demiseria humanae conditionis)的成名论文。如何将人世间从目下的惨状当中拯救出来,自然只有坚定对上帝的信仰一途——除此中世纪教会人士的共同信条,别无他法。因此,他的文章,完全符合罗马教廷的“正道”(意大利语:Strada Maestra)。

前任教皇去世后召开的枢机主教会议,正常情况下要经过数轮投票才能选出新的教皇。然而1198年的这次选举,第一轮投票结束后即宣告洛塔里奥当选。作为罗马教廷精英中的精英,38岁的他毫无悬念地执掌了天主教世界最高的权力。

以英诺森三世之名继任为教皇之后,他更加确信教会的“正道”。对于中世纪天主教世界最关键的问题,即罗马教皇与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的关系问题,他发表了如下的言论:

神圣罗马帝国(即德意志帝国)的诸侯,拥有对本国皇帝的选举权。同时,罗马教皇则拥有对皇帝是否拥有加冕资格的决定权。

阅读 ‧ 电子书库

罗马教皇英诺森三世

这就是说,由于皇帝是上帝所委任的世俗统治者,负责将上帝意旨传达人间的主教(以罗马教皇为首),自然能决定皇帝是否有资格胜任。

一言以蔽之,就是:

“教皇是太阳,而皇帝则是月亮”。

直到今天,尽管大多数基督徒已经不这样认为了,罗马天主教会依然坚持中世纪以来的这条“正道”。

看似保守的权威主义者的英诺森三世,却出人意料地对中世纪西欧的新潮流——青年运动,给予了大力支持。

阿西西的圣方济各所组织的修会,宣扬上帝以爱而非惩罚拯救信徒的理论,在天主教世界掀起了新的波澜。英诺森三世从一开始就对方济各会加以承认。在当时的神职人员看来,这一青年团体是以极端分子的身份出现的,他们一步走错就会引火上身。但正由于教皇的支持,方济各会的未来得到了保证。

此外,在还未成为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的腓特烈二世前往德意志帝国之时,英诺森三世就为这位未来不定的21岁青年提供了大量资金与兵力支持,使他获得了最急需的资源。

腓特烈和圣方济各,分别是西欧中世纪文艺复兴运动中,政治与宗教领域的旗手。他们从一开始就得到了中世纪思想的化身英诺森三世的鼎力相助。

两人之外,还有一位年轻人得到了教皇的援助。他就是《罗马灭亡后的地中海世界》上卷详细介绍过的法国修士若望所组建的圣三一修会。

这一修会以提供赎金的方式,将被北非穆斯林海盗所掳去的基督徒奴隶赎回本国。英诺森三世在修会成立两年后即给予承认,并为其在此后的日常活动筹措资金。

这类宗教组织必须依附于其他机构而运营。在拥有日常经费之后,它们就可以持续运行下去。英诺森三世下令将罗马的七座山丘中的西莲山赐予圣三一修会,并宣布,罗马11座城门中4座所收缴的关税,都作为该修会日常资金所用。

这个全名为“为救济沦为奴隶的基督徒而设立的神圣的三位一体修道会”的活动,直到19世纪初地中海海盗活动完全消失之后也还一直继续着。由于财源的保障,在600年间一直能够开展赎回奴隶的工作。

以上述及的英诺森三世的支持与援助,体现了四个特色。

第一,他为所援助者提供的都是最必要的支持,这一点,无论是对个人还是团体都一样。

第二,即使提供支持并不带来任何好处,英诺森三世也不会停止支持。腓特烈二世后来与教廷发生了冲突,但英诺森三世还是会援助世俗君主,应该说他是颇具勇气的。

第三,初期会提供必要的支持,以后则要靠被资助者自力更生,这样就不会带来异议。

第四,教皇一定是在与被援助者面谈之后,才决定施以援助的。无论是圣方济各、腓特烈二世还是修士若望,接受援助之前都是前途未卜的年轻人。保险起见,英诺森三世都要直接与他们会面。

依我之见,英诺森三世树立了一个当权者为尚未当权者提供支持的典型。

然而,这位教皇却是对“唯信仰才能救人世于凄惨之中”深信不疑的。凡不是这样认为的人,在他看来,都是反对体制的异端。

英诺森三世镇压法国南部的阿尔比派,已经远超普通镇压的程度,而是号召了一场十字军。就任教皇10年后开始的这次“针对阿尔比派的十字军”,使法国南北双方力量的天平发生了逆转——此前一直强势的法国南部大伤元气,而法国北部则处于明显的优势地位。教廷发动的针对异端的十字军,最终让巴黎的腓力二世坐收渔翁之利。

然而最令就任教皇之后的英诺森三世关切的,是针对异教徒的十字军。实现第四次十字军东征,是38岁的教皇的最大课题。

在理查和萨拉丁达成和议之后,基督徒朝圣者可以自由而安全地通行于耶路撒冷、伯利恒和拿撒勒这些圣地。然而,这三大圣地特别是圣城耶路撒冷,依然掌握在异教徒穆斯林的手中。

这样的现状,绝非信奉罗马天主教会“正道”的英诺森三世所能接受的。

英诺森三世对第三次十字军的成果,当然不会满足了。

在第一次和第二次十字军东征期间,军中都有教皇的代理人同行。这些教皇代理人都有很重要的发言权,他们代表罗马教皇行使权威。

但是,在第三次十字军中,从一开始就没有教皇的代理人。当时由于教皇的动员,皇帝和国王都自发组织了东征。但这支没有教皇代理人的大军,自始至终都是以“世俗”的十字军而行动的。

第三次十字军当中并非没有神职人员。但理查身边的这些主教们,与代理罗马教廷的神职人员相比,更像是浴血奋战的将领。

此外,英诺森三世并不认同理查与萨拉丁之间达成的和议。基督徒和穆斯林相互否认对方的信仰,因此基督教国家的国王单独与穆斯林媾和,本是不合法的。

在教廷看来,此时圣地基督徒的自由与安全,是由“不信者”保证的。教廷当然不能容忍这一现状继续下去。

而倘若第三次十字军有教皇代理同行,他必然会阻止理查与萨拉丁讲和。因此在英诺森三世眼中,必须发动一次新的十字军,来重申罗马教皇在东方的影响力。

而新十字军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将耶路撒冷夺回。这自然需要强大的军事力量。那么,谁才是可以依靠的军事力量呢?在圣彼得大位上端坐的第176任罗马教皇英诺森三世的内心,就被这个问题占据着。

如果发动皇帝和国王前往东征,他们迟早会变得归心似箭。这一点弊端,早已为第二次和第三次十字军东征的教训所证明。而此年的神圣罗马帝国皇帝腓特烈二世年仅6岁,国内局势尚未稳定。而法国国王腓力二世虽然不足40岁,却垂涎于理查死后留下的领地,对十字军并无兴趣。在这两位最重要的世俗君主都不合适的情况下,英诺森三世只得考虑其他人。

虽说罗马教皇是太阳,皇帝和国王们是月亮,这独一无二的太阳却没有任何军事力量可以支配。

而英诺森三世这当红的太阳本人,不过是一介书生出身的秀才教皇,从来没有在军事组织中锻炼过。

正如其他没有经历过挫折的人一样,对自己的抱负深信不疑的教皇,无法了解与自己想法迥异者的真实内心。这一缺点,最终变成了事后未能兑现的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