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都”

元首丹多洛专程迎接了6位使节:

“我已认真拜读派遣诸位阁下的位极人臣的诸侯所递交的国书。诸位阁下所决定的,自然与派遣各位前来的诸侯一致。那么请问,诸位希望我国做些什么?”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我等希望阁下召集内阁会议,最好是在明日。在会上,我等将尽述主君的意向。”

丹多洛回答说,想次日就召开内阁会议,恐怕是来不及的。他与来使约定,4天后召开会议。

事实上,第二天就开会并没有什么来不及的。在威尼斯共和国,针对大事件所召开的特别内阁会议,常常在当天晚上就能够召集起来。而这段特殊时期内,内阁会议所秘密讨论的,是与阿拉迪尔订立的通商条约。

然而对威尼斯的秘密一无所知的6位使节,只好先在这4天之内静静休息等待了。直到约定的当天,6人来到了壮丽豪华的元首官邸内。在内阁会议室中,自元首以下的全体威尼斯内政外交官员们,迎接了到来的使节。6人中最为年长的维拉哈都因,首先开口了:

“各位阁下,我等是法国最具权威的诸侯所派遣而来的。我等的主君,以上帝的期望为志,已奉耶稣基督之名在十字架下宣誓,夺回为异教徒所强占的圣城耶路撒冷。

“我等悉知,贵国拥有无比强大的海军力量。因此,还望诸位阁下提供海军支持,与我等主君之军队同心协力,以耶稣基督之名一雪前耻。”

元首丹多洛问道:

“使用怎样的方法呢?”

使节们答道:

“任何方法都可以。”

从法国来访的6位使节,希望威尼斯能够提供运输十字军全军的足量船只。这自然还包括必要的操船手和划桨手,以及海路行军所需要的军粮。听罢使节的诉求,丹多洛这样回答:

“诸位与我国商议的,是最为崇高的事业。我国自然也要依赖诸位,才能对这一事业有所成就。请诸位于8日后再次聚于此地,我国届时将做出答复。”

于是,使节们继续在威尼斯等待8日。他们完全理解,对于这样重要的大事业,威尼斯共和国自然有花费时间慎重讨论的必要。

但这段时间内,威尼斯共和国实际上在做的,是与伊斯兰世界掌握实权的第一人,苏丹阿拉迪尔,进行一项秘密的通商条约谈判。

在威尼斯共和国必须做出紧急决议的情况下,国家的政策就交由包括元首在内的10人内阁会议来定夺。此时,元老院只会对内阁会议的决定进行事后承认。

而这一决议手段,在强调多数决定的共和制国家中,是独具威尼斯特色的避免贻误时机的策略。元老院的事后承认是其中关键的步骤。元老院议员的人数是内阁会议的10倍,而威尼斯政府官员的任期则是一年。当年的元老院议员,在一年后很可能就会成为政府官员。这样的机制使威尼斯共和国很难发生内部的斗争和变乱。

在这1201年初夏,威尼斯共和国政府面临着一个一招不慎满盘皆输的大问题。因此,8天的准备时间并不长。

就在这几天之内,出使埃及的阿拉迪尔的船只从威尼斯启航了。船上带着元首亲笔签名的条约文书。

威尼斯是发明复式簿记的国家。这些面面俱到的准确记录,体现了出色的威尼斯商人的细致之处,这种细致流淌在威尼斯人的血液里。

然而在威尼斯共和国,也有完全没有留下记载的事件。一般来说,损害国家利益的事件,都得不到记载。因此,虽然与法国诸侯使节的谈判记录得以详尽保留,威尼斯与阿拉迪尔的秘密谈判则没有任何记录。在以埃及为目标的十字军代表面前,威尼斯不能露出任何马脚。

因此,威尼斯和埃及的谈判的细节,我们只有去想象了。我想,这也是中世纪的奇妙之处吧。

回到使节与元首会谈这一头,8天之后,6名使节来到了元首的官邸。丹多洛告知他们:

“诸位使节,威尼斯共和国决定接受各位主上的请求。然而这最终还需要得到公民大会的承认。”

元首接着说,

“根据各位所提供的数字,我国提供运输4500名骑士和2万名步兵所需的船只,以及运输4500匹战马和9000名马夫的平底船。而为这些兵士和马匹提供必要军粮的工作,我们也将完成。

“我们尽量降低以上各项的费用。一匹马的价格是4马克,一个人的价格是2马克。

“因此我们提供的合约,是保证十字军在一年之内从威尼斯港出发,费用共计8.5万马克。”

马克是神圣罗马帝国的银币,也是当时的国际通用货币。当时的威尼斯共和国还未开始铸造100年以后整个地中海世界和西欧的流通货币杜卡特金币,本国的货币还是一种叫作格罗索的银币。此时威尼斯使用马克,就像今天外汇交易中使用美元或欧元一样。

例如,使禁闭中的理查一世恢复自由的赎金,大约是10万马克。付出这样一大笔钱,需要索尔兹伯里主教来回奔走。对于理查一世这样萨拉丁眼中的枭雄,付出的赎金自然要十分可观。

理查死后两年,威尼斯向十字军诸侯索要8.5万马克的费用,在现代研究者看来并不算过分——这自然是从威尼斯商人的角度来看的。

10年之前,法国国王腓力二世和热那亚之间的协定,是在8个月之内完成运输,每2匹马和3个人收取9马克费用。

这次威尼斯的情况,期限为一年,运输的数量也不同。腓力的部队包括650名骑士、1300名马夫和1200匹马,而法国诸侯的兵士和马匹数目要多得多。

上次热那亚运输法国军队时,并不需要新造船只。但这次威尼斯不仅要动员全部的商船,还要为运输马匹特别建造大量新的平底船。

平底船的基本构造,与当今运输汽车的运输船相似。在800年前,没有哪个国家拥有很多这种平底船。

因此,威尼斯共和国所提供的8.5万马克的数目,并不是很高的价格。当今的学者普遍认为,这个价格也就是当时的市价而已。

此外,根据双方的契约,每匹马需要的粮草是8蒲式耳[1]的燕麦,而兵士则可以得到包括面包、奶酪、香肠、蔬菜和半壶葡萄酒在内的食粮补给。

骑士和马夫虽然都支付2马克,但现代学者普遍认为骑士还会通过自带财物购买更多的食物。

这8.5万马克,需要分四次付清。

根据计划,8月中旬,十字军支付1.5万马克;11月1日支付1万马克;到1202年2月中旬,再支付1万马克;最后5万马克统一于4月中旬支付。

威尼斯一方的义务,则包括在一年后的1202年6月24日之前,提供全部船只和水手。

来自法国的使节们对契约的明细极为满意。

然而正在此时,威尼斯共和国提出了比萨和热那亚未曾做过的提议。

[1] 蒲式耳:1蒲式耳(英)=4配克(英)=36.3688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