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国

为了尽快传达喜报而昼夜兼程骑马回到法国的维拉哈都因,却见到了自己正卧病在床的主君。

香槟伯爵蒂博听罢维拉哈都因的汇报,立即打起精神,感到十分喜悦,甚至命令马夫牵来自己的战马,想练习骑术。但他上马之后不久便再次感到不适,重新回到了床上。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伯爵的病情一天天恶化下去,这使他不得不留下遗嘱。他授意将自己用来出征的资金分配给属下的骑士,以使他们能够在誓约日期前抵达威尼斯。

蒂博也将自己遗产的一部分留给了维拉哈都因。

之后,这位年仅23岁的伯爵就撒手人寰了。

得到伯爵遗赠的骑士虽然很多,却有不少人留了下来,没有前往威尼斯。

失去了总司令的十字军,必须选出另一个人来领导。会谈之后,众人推举勃艮第公爵承担这一任务。但勃艮第公爵不仅拒绝担任总司令,甚至连参加十字军都拒绝了。最终,使节们没能说服拥有像亡故的香槟伯爵一般影响力的诸侯担任总司令。毕竟,各大诸侯都在为了抵抗法国国王腓力二世扩张领土的图谋而做准备。

最终集合在苏瓦松地区,为十字军东征而商议的弗兰德斯伯爵、布洛瓦伯爵和圣保罗伯爵商议的结果,是任命蒙费拉特侯爵博尼法乔为十字军的总司令。

蒙费拉特侯爵是意大利人,也是法国国王腓力的亲戚,以战场上的勇猛而著称。博尼法乔比三位伯爵年长,已年过半百,爽快地答应了诸侯的请求。

在前往苏瓦松的路上经过巴黎的博尼法乔,得到了腓力的热烈欢迎。

这是自然的。对腓力来说,第四次十字军当中有很多人是自己领土扩张的障碍。此时由自己的亲戚、老练的蒙费拉特侯爵担任十字军的统帅,自然有着帮助国王消除障碍的作用。

腓力把这次东征当作一次良机。此时理查已经驾崩,继承英国王位的约翰在政治和军事两方面都十分无能。而其他诸侯则由于参加第四次十字军而不在封地,给法国国王以可乘之机。

离开巴黎,抵达苏瓦松的蒙费拉特侯爵,与在当地等候的弗兰德斯伯爵、布洛瓦伯爵和圣保罗伯爵一起,在苏瓦松主教堂的十字架下宣誓出征。仪式结束后,十字军正式发兵。在大主教出席的庄严仪式上,全体十字军宣誓于约定之日前抵达威尼斯。

苏瓦松宣誓的消息传遍了整个法国。自此之后,决意参加十字军东征的骑士大量增加。但相对于普通的骑士,诸侯级别的封建领主数量并不多。

从1202年4月14日复活节前后,到6月2日的五旬节,法国的骑士们大都完成了旅程,到达了威尼斯。他们的路线是在法国境内从北到南,然后再自西向东横穿意大利。

与此同时,一些拥有舰队的弗兰德斯骑士们,顺着大西洋南下,经直布罗陀海峡进入地中海,最终抵达威尼斯。

这一行人从布鲁日出发,计划与弗兰德斯伯爵在威尼斯会合,一同手持《圣经》宣誓出征。伯爵及其兄弟委托经海路南下的骑士,运送了远征的必要物资,自己则与属下骑士沿陆路前往威尼斯。

然而,这支沿海路出征的队伍,始终没有抵达威尼斯。当十字军大队在伯罗奔尼撒半岛南端的莫德内港登陆时,也没有见到这些来自弗兰德斯的骑士。出于某些未知的原因,他们实际上直接前往了巴勒斯坦。

他们抵达圣地之后,很快就与当地的穆斯林兵戎相见,结果大都被杀,只有极少数人返回了故土。

从法国出发的骑士中,也有并未抵达威尼斯,而取道马赛乘船前往莫德内。这些人当中,也有并未抵达莫德内的。他们的命运,也大都像那些失散的弗兰德斯人一样。

在维拉哈都因的笔下,记录的满是这些同袍们的悲怆故事,与之伴随着的自然还有抵达威尼斯的十字军战士的情况。维拉哈都因评价威尼斯元首丹多洛时,用了“善良”的字眼。而这位真诚而善良的香槟绅士自己,则是通过婚姻取得领地。他毕生谨守去世的主君遗赠的地产,绝不在同志面前做任何利己的单边行动。可以说,维拉哈都因的人生,笔直地走在上帝所规定的“正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