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威尼斯集结

在约定日期前不久,又有一位善良的绅士抵达了威尼斯。他就是弗兰德斯伯爵鲍德温。随着日期的临近,到达威尼斯朝圣者和普通士兵不断增加。

尽管如此,十字军的总数并不多。在期限的日子到来时,还在前往威尼斯的道路上缓缓前行的人不在少数。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威尼斯得到通知,蒙费拉特侯爵由于后方的事务而姗姗来迟。至于布洛瓦伯爵,也没有按时抵达。威尼斯的使者抵达帕维亚,并在那里拜见了在此逗留的伯爵,诉说了在威尼斯的始末。布洛瓦伯爵随即派遣了使节前往威尼斯,会见先期抵达那里的维拉哈都因和圣保罗伯爵。

此时,在意大利北部的帕维亚和皮亚琴察,有许多法国人并未向东前往威尼斯,而是折向南方。有的人是怀疑威尼斯人的信用,而另一些人则是受到在意大利南部获得领土的同胞的邀请,到当地去与穆斯林海盗作战的。这些人后来并未与十字军主力合流。

由于中途离去者众多,在威尼斯集结的十字军兵士数量很少,甚至连与威尼斯共和国政府所签署协议的1/3都不到。最终统计的官兵总数约为一万人。

当十字军兵士们来到威尼斯外港的圣尼古拉岛时,他们为所见的情景而震动。

用维拉哈都因的话来说,任何一位基督徒都没有见过如此浩大的舰队——不计其数的桨帆船、大帆船和平底船将港口围得密密实实。善良的维拉哈都因不仅惊叹道:

哎呀,那些骑士们为什么要离开前往威尼斯的正途啊?基督徒拥有这样的一支大舰队,彻底消灭异教徒就是指日可待的事情了。可是,到达这里的十字军,却只有约定数目的1/3!

威尼斯一方已经完全履行了双方契约所规定的义务。威尼斯在亚得里亚海东岸从伊利里亚到达尔马提亚之间的地区招募了大批水手,而本国国内的成年男子则有1/5计划参加十字军,可谓是以举国之力来完成与法国诸侯的约定。

相反,法国的诸侯却没有如约行事。大概是由于信心不够的缘故,为3.35万名行军人员支付8.5万马克的钱财,是无法完成的任务。

法国国王腓力在国内的作战中征发了大约一万名兵士,而他此前参加第三次十字军时,仅仅率领了2000人。以当时法国的军事实力,地位低于国王的封建诸侯根本无法召集如第一次十字军时代一般的大军。因此,诸侯最开始估计的超过3万的人数在实际成行时就打了折扣。

当约定的日期到来时,抵达威尼斯的法国十字军总人数大约是一万人。在四次分期支付中,前两次的2.5万马克已经支付完毕,而剩下的6万马克则不了了之了。威尼斯得到的经费平均下来是每人两马克,剩下的部分只能依靠诸侯和骑士们自筹。

但十字军还是陷入了经费短缺的局面。最终威尼斯共和国政府声称,如果得不到约定金额的经费,就将拒绝派出舰队。

关于这一点,后世的研究者指出,之所以在参战人数减少到原来1/3时,威尼斯还强行要求诸侯支付经费,是因为威尼斯已经为履行约定进行了大笔投资。

对此感到困惑的显然不止是诸侯,作为诸侯代表的维拉哈都因也在其列。但是在他留下的记载中,这位使节不得不承认,威尼斯人完全遵守了约定,不遵守约定的是法国人自己。

最终,各路诸侯协商决定完全支付这些费用。但是他们并没有足够的金钱。最终,弗兰德斯伯爵将自己携带的全部金银财宝都变卖了,其他的诸侯和骑士们也竞相效仿,将堆积如山的金银器纳入了威尼斯的国库。

将这些财物全部抵充账款,十字军最后凑了将近3.4万马克。此时,上至各位诸侯,下至普通骑士,都没有任何财产可以用来支付出征的费用了。

在这些法国骑士精神的代表看来,如果只是因为无法支付费用就导致此次十字军东征流产,那他们是没有任何颜面回国面见家乡父老的。此时,虽然威尼斯的银行有可以外借的资金,他们却没有一个人向银行伸手乞援。

威尼斯政府只得静待法国人最终支付。到了6月24日那天,威尼斯的舰队依然停泊在港口之内。

焦虑的情绪在圣尼古拉岛上滞留的十字军将士们中间蔓延开来。虽然诸侯和骑士们能够进入威尼斯城,普通士兵则没有这个权限。当时不允许大量外国人进入城内,主要是出于治安和预防传染病的考虑。该政策在其他地区也普遍实行。眼看着面前的大舰队已经整装待发,十字军士兵们却要在进退不得的局面下度过6、7两个月。

阅读 ‧ 电子书库

第四次十字军与威尼斯海军的进军路线

就在8月也只剩下几天的时候,元首丹多洛召集了十字军诸侯,向他们提出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建议。

丹多洛的提议是,如果十字军愿意在前往近东的过程中帮助威尼斯攻占扎拉城,威尼斯银行就可以为十字军提供期限尽可能长的贷款,以使这次东征成行。

扎拉位于亚得里亚海东岸,是从威尼斯出海的航线上的重要港口城市。

由于匈牙利国王的煽动,扎拉城举起了反抗威尼斯的旗帜。由于不能以扎拉为航线中继港,威尼斯的船只回母港的通道就面临被切断的危险。因此,共和国无论如何要重新夺回这座港口。

让十字军接受这一提议,多少是有些困难的。毕竟,扎拉城的居民是基督徒,而支持他们的匈牙利国王也是基督徒。以消灭异教徒为目的的十字军,是不能攻击基督徒的。这样的事情如果让罗马教皇知道,可是会导致极为麻烦的结果的。

然而,在没有退路的情况之下,这个机会无论如何是要抓住的。于是,在丹多洛提出建议的当天,蒙费拉特侯爵、弗兰德斯伯爵、布洛瓦伯爵和圣保罗伯爵都同意了威尼斯的提议。

与此同时,一部分不同意这一提议的骑士们,决定与大军分开单独行动。他们前往其他的港口自行乘船去巴勒斯坦,也有一少部分直接返回了法国。这样,一万人的部队又减少了一些。

得知十字军一方决定的元首丹多洛,率领威尼斯的全体参战人员在十字架下发誓,从此也加入了十字军的战斗序列。威尼斯的公民们群情振奋的情景,与法国人的士气低落形成了鲜明的对照。连同水手在内的威尼斯参战人员的总数,已经与法国来的十字军人数基本持平。第四次十字军,由此成了法国诸侯与威尼斯共和国的一次联合远征。

万事俱备之后,诸侯和骑士们各自乘上分配好的船只。法国诸侯的总司令蒙费拉特侯爵和威尼斯元首丹多洛一起,乘坐这支大舰队的旗舰。

一时间只见人头攒动,潮水一般涌上船去。将士们一边运送着攻城器械和个人用品,一边赶着马匹上船,就这样整个9月的威尼斯都在忙碌中度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