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占庭皇子

12月中旬的一天,在扎拉的十字军首脑们,见到了一位来自远方的不速之客。这就是拜占庭帝国的皇子阿莱克西斯。他手持德意志王国国王的介绍信,与德意志王国的随从一起到来。

阿莱克西斯虽然贵为皇子,却被自己的亲叔叔夺取了皇位,还被打入了大牢。这位20岁的皇子最终成功越狱,并乘一艘商船前往意大利的港口安科纳。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阿莱克西斯翻越阿尔卑斯山抵达德意志王国,向德意志王国国王求援。由于皇子的姐姐嫁给了德意志王国国王,他得到了热烈的欢迎,并与德意志王国国王约定帮助他夺取帝位。

拜占庭皇子在十字军的首脑面前声泪俱下地诉说着。他请求十字军改变行军目标,前往君士坦丁堡,将无道的叔父推翻,使拥有正统皇位继承权的自己回到宝座上。

而阿莱克西斯列出了如下的条件作为事成之后的报偿:

1.向诸侯支付20万马克。

2.提供一万名兵士进攻埃及的全部军费。

3.在自己夺取皇位之后到整个在位期间,拜占庭帝国为巴勒斯坦的基督徒提供500名骑兵,以协助防御穆斯林。

4.将希腊正教会统一在罗马天主教会之下。

十字军的首脑们鸦雀无声。对法国的诸侯来说,这一消息十分令人意外。维拉哈都因的记载中,完全没有关于此事的任何记载。因而我们就不能通过他的记载来悉知他和诸侯的立场和想法了。

不过,有一个人并未觉得此事意外,他就是十字军的总司令蒙费拉特侯爵。

当侯爵从苏瓦松宣誓出征之后,曾专程前往德意志王国会见其国王。此时阿莱克西斯正在德意志王国宫廷之内。因此,三人很可能在德意志王国举行了秘密谈判。而此时蒙费拉特伯爵所率十字军的目的地也渐趋模糊,以皇子提出的逐项条件来看,完全可以转向进攻君士坦丁堡。

事实上,正是蒙费拉特侯爵同意了皇子的提议。他还进而以接受提议的种种好处,来游说游移不定的法国诸侯。

如果能得到20万马克的资助,诸侯不仅能够还回威尼斯的借款,还能为十字军的后续开支提供足够的经费。

而在攻陷君士坦丁堡之后,十字军进攻埃及的部队就会增加来自拜占庭的一万名军队,这将大大强化十字军的兵力。

而阿莱克西斯许诺提供的负责巴勒斯坦地区防御的500名骑兵,加上随从共计达到1500人,对当地的基督徒来说是莫大的支援。

最后,历代教皇都希望却从未实现的天主教会和东正教会的合并,将成为此次十字军给教皇英诺森三世最好的赠礼。

法国的诸侯和骑士们深为蒙费拉特侯爵的话所吸引。他们还沉浸在攻陷扎拉的喜悦中,而君士坦丁堡作为拜占庭帝国的首都,不仅是希腊正教徒所拥有的最大的都市,也是整个基督教世界最大的都市。

而最为吸引他们的,就是皇子阿莱克西斯开出的最后一项条件了。

当然,第一到第三项条件已经足够吸引人了。与这些条件相比,一代代教皇孜孜不倦追求却从未实现的东西方教会之统一,若单单在威尼斯人的手上实现,对自负的法国诸侯和骑士们来说是分外眼红的。因此,他们不能在一边眼睁睁看着威尼斯人自己夺取了头功。

威尼斯共和国的元首就没有这样的苦恼,丹多洛明确赞成了皇子的提议。

彻底的现实主义者丹多洛,并不相信皇子所提的条件可能真的实现。就算是一切顺利,皇子也兑现了诺言,威尼斯也不会参与其后对埃及的远征。

丹多洛在担任元首之前的大半生中,曾经分别出任驻君士坦丁堡和埃及的领事。因此,他对同是基督教国家的拜占庭帝国和异教徒穆斯林的埃及都十分熟悉。由此所积累的经验,使丹多洛具有一种不同于他人的信念:信奉相同宗教的国家之间未必会有良好的关系,而信奉不同宗教的国家之间也未必不能建立良好的关系。

在扎拉被威尼斯攻陷之后,匈牙利国王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了拜占庭皇帝。匈牙利和拜占庭接近,导致拜占庭与威尼斯的关系恶化,在君士坦丁堡的威尼斯商人的活动变得困难起来。

相反,穆斯林埃及与威尼斯的关系,却由于同采取现实主义态度的阿尤布王朝的态度而顺利发展着。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威尼斯与同是基督教国家的匈牙利和拜占庭的关系,远远不如其与穆斯林埃及的关系那么稳固。

但威尼斯人毕竟信奉“首先是威尼斯的公民,其次才是基督徒”这一并不符合中世纪一般伦理的座右铭。由于保持了密切的经济往来,即便他们交往的对象是异教徒,也能秉持着“良心”而往来。

在扎拉重归威尼斯控制之后,成为了威尼斯海上航线的重要一站。而如果拜占庭的皇位归于与威尼斯友好的主人,威尼斯自然会对君士坦丁堡做更多的投资。

如果只是忠实执行双方议定的计划,并不需要特别的才能。但是,如果要对议定事件之外的特别事态做考虑,并做出十二分的灵活利用,就需要特别优秀的人才了。

元首丹多洛,恰恰就是拥有统治者绝对必需才能的一位伟大人物。这一点,从当时和之后的事态发展中都得以充分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