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军目标变更

在为拜占庭皇子的提议而困扰的法国人之间,对于是否将行军目标变为君士坦丁堡的问题,产生了越来越严重的分歧。这种分歧不仅存在于诸侯和强有力的骑士之间,就连一般的士兵也分裂成唇枪舌战的两派。

随着十字军的首脑中蒙费拉特侯爵、弗兰德斯伯爵、布洛瓦伯爵和圣保罗伯爵陆续赞成了阿莱克西斯的提议,最终的决议也就达成了。十字军中的大部分,都将下一个行军目标定为君士坦丁堡。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然而十字军中毕竟还是有人不愿意进攻基督教国家的。一支500人的十字军队伍,从扎拉港夺取了停泊着的威尼斯船只,向埃及进发。但是,由于没有威尼斯水手肯为他们操船,这些人离开扎拉不久就无法继续航行下去,孤零零地在冬季的海上漂泊了几天之后,船只宣告沉没,没有人前来救援。

也有人取道陆路前往巴勒斯坦。这些人离开扎拉之后,就进入了匈牙利国王的控制区。这些法国骑士们受到匈牙利士兵的追击,幸好及时逃回了扎拉城内。自然,没有一个威尼斯人离开扎拉城。

最终,十字军与阿莱克西斯签订了明确记录以上四项条件的契约。法国诸侯的署名仅有10人。蒙费拉特侯爵、弗兰德斯伯爵、布洛瓦伯爵、圣保罗伯爵和元首丹多洛之后,还有6人署名。各位诸侯都是在同意进攻君士坦丁堡之后,签下了自己的大名。

教皇得知了十字军行军目标的变更,再次震怒。但历代教皇中拥有最高权力的英诺森三世,对第四次十字军的既成事实,也只好事后承认了。

毕竟,如果能在自己在位期间,实现东西方教会的统一,对这位野心勃勃、学识过人的教皇来说,将是喜出望外的收获。

因此教皇并未像扎拉之战时那样给出明确的意见。至于绝罚之类的情况更是完全没有发生。他默许了十字军进攻拜占庭帝国的首都,但希望他们不要进犯行军途中的其他基督教国家和地区。只要十字军不进攻其他基督教国家和地区,在进攻君士坦丁堡得手之后,教皇自然会予以承认。

一言以蔽之,英诺森三世希望能够重新将这支十字军控制在自己之手。

所谓教皇代理人,就是不能亲自参加十字军的罗马教皇在十字军中的正式代表。教皇代理人在肩负着上帝期望的十字军中,拥有与总司令同等的至高地位。但对教皇代理人来说,他还是教皇在十字军中的使节。在第四次十字军中的教皇特使,能够对十字军的首脑起到监督的作用,换句话说,就是所谓的“钦差大臣”。

但教皇特使对元首丹多洛并不起这样的作用。丹多洛以特使并不重要为由,敦促特使早早返回了罗马。他派遣船只,将特使送回了教皇国的港口安科纳。

而当特使手持教皇的回信,再次来到扎拉港时,他发现威尼斯的船只已经无影无踪了。由于十字军离开扎拉以后不需要再回港口,原来雇佣的船只也都纷纷解散了。当特使再次到来以后,十字军的舰队早已离开了港口。

结果,十字军里就没有了教皇的“钦差大臣”。这支没有罗马教廷监视的第四次十字军,与理查一世所率领的第三次十字军的情况类似。

1203年4月6日,复活节期间,十字军离开了扎拉。当天出港的是帆船和平底船组成的舰队。第二天,较少受风向变化影响的桨帆船队扬帆起航。

多种舰船混编的舰队,根据航速的差别,决定了一处集合目的地,然后从此地开始再次按顺序编队航行,前往下一处目的地。从扎拉出发后,下一处目的地是科孚岛。

元首、蒙费拉特侯爵和阿莱克西斯所乘的旗舰所在的桨帆船队,顺利地乘风驶出了亚得里亚海,南下来到了距离科孚岛只有两天航程的都拉斯。都拉斯虽然与威尼斯保持友好关系,却是拜占庭帝国的领土。威尼斯舰队停泊于此处,是为了要求港口的居民对阿莱克西斯宣誓效忠。效忠仪式结束后,舰队便离港前往科孚岛。

帆船和平底船队已经先期到达了科孚岛。平底船内的马匹被悉数牵出,由骑士引领着,在帐篷外休息。科孚岛的气候温暖,土地肥沃,浪涛声对面浓密的绿色杉树林,给从西欧北部前来的法国人以一种十分安逸的感觉。

十字军在这座拜占庭帝国的岛屿上逗留了三个星期。这里的居民虽然表面上向皇子宣誓效忠,实际上却因为与意大利南部隔海相望,而时时刻刻都留存着反叛的心思。

然而,虽然南意大利人有想夺取科孚岛的心思,却未能跟对岸的同志们取得联系。直到法国诸侯从科孚岛出发,也没有任何反叛的事情发生。

5月24日,整支舰队按照平底船、帆船和桨帆船的顺序,从科孚岛出发了。当天晴空万里,清风徐徐,船帆借着风力张开,推动船只沿着水面前进。在目光所及的海面上,整齐排列着舰队的船只。法国人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面,不禁心潮澎湃,已经全然忘记了中途离开的那些人。

舰队沿着伯罗奔尼撒半岛的海岸南下,在半岛南端的莫德内港稍作停留之后,转向东航行。从此经过一条狭窄的海峡绕到伯罗奔尼撒半岛另一侧的爱琴海。就在此处,舰队遭遇了从马赛出发,前往巴勒斯坦的两艘船。原来,这两艘船在巴勒斯坦找不到可以停泊的港口,只好返航。船上乘坐的都是来自法国的骑士。

当双方的船只接近时,弗兰德斯伯爵向对方船只发出了询问所乘何人的旗语,但对方没有回答。只有一位骑士对伯爵船的方向看来,随即发出了大声欢呼。然而就这样,两艘船与大舰队相向而行,很快就消失在西方的天际。

在这小麦收获的季节,十字军的舰队于途经的岛屿登陆补充军粮。而在以水源清澈而著称的安德罗斯岛,舰队的饮水得到了充分补充。

舰队就这样通过了爱琴海,又经过达达尼尔海峡进入了马尔马拉海,在6月中旬到达了君士坦丁堡城下。

映入十字军将士眼帘的君士坦丁堡的壮观景象,令初来乍到的法国人为之倾倒。围绕着街道的城墙高耸,在城墙的险要处则建有坚固的塔楼。向城内眺望,可以看到数不清的豪华的宫殿和教堂。法国的诸侯、骑士和普通士兵,都为自己要进攻的这座世界最大的都市而感到胆寒。

在附近岛屿上登陆的十字军首脑们召开了作战会议。元首丹多洛在会上发言:

“在座的各位诸侯,我比各位更了解这座都市。各位今天所面临的,是任何民族都未能完成的大事业的挑战。因此,我们需要以妥善而合理的方式取得这座都市。

“如果我们仅仅从陆上攻城的话,敌方国土广大,居民众多,人数劣势又缺少军粮的我军,必然会为了获取军粮而分散,从而被敌人各个击破。我方的兵力已经很少了,不能因为任何缘故再损失兵力。

“而在君士坦丁堡周边有许多岛屿。在岛上驻扎就可以确保获得足够的军粮。因此,首先在岛屿上贮存军粮,然后再听从上帝的命令而行动吧。只有不为粮食发愁的兵士,才能勇敢地战斗。”

作战会议在当日结束,各位诸侯乘坐自己的船只分开行动。

然而,诸侯完全没有听从元首的建议。第二天(6月24日)一早,法国诸侯的军队纷纷手持武器,向君士坦丁堡进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