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罗马教廷与第五次十字军
(1218—1221年)

圣地的情况

14年过去了。在1204—1218年的14年间,继承萨拉丁苏丹之位而成为中近东主人的阿拉迪尔也离开了人世。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理查和萨拉丁之间达成的和平协议,是在1192年实现的。和议的期限只有三年零八个月,也就是说,到1196年,穆斯林与基督徒之间的和平就结束了。

然而,和平并未在这之后结束。萨拉丁死于1193年,理查也在1199年去世。两人之间的和议,在到期之后得到了续约。这都是继承了其兄的地位与思想的阿拉迪尔实现的。

而这位阿拉迪尔也是基督徒的友好邻居。在十字军一方,也有从第一次十字军东征以来就以巴勒斯坦为家的巴里安·伊柏兰与阿拉迪尔一起,冷静地认识、对待现状。

这一冷静的处事方式,为伊柏兰之后的历任耶路撒冷国王所继承。这种冷静并不仅是当时领导人的处事方式,也是基督徒与穆斯林之间相处方式的写照。

1211年7月,阿拉迪尔与一年前加冕为耶路撒冷国王的布里安努更新了和平条约。新和约的有效期长达6年,到1217年为止。这一次,是阿拉迪尔生前与基督徒一方的最后一次和平协议。

这样,狮心理查与萨拉丁之间的和平协议有效期长达1/4个世纪。在此期间,安条克公国、特里波利伯爵领地,以及耶路撒冷国王实际统治的推罗到雅法之间的叙利亚、巴勒斯坦地中海沿岸狭长地带上的基督徒,都享受着和平。

这个时期,在基督徒所控制的狭长地带周围,一直没有出现穆斯林围困的状况。

耶路撒冷国王实际统治的地区,包括推罗、阿克、海法、凯撒利亚、雅法(今特拉维夫)等等面向地中海的海港城市。而从欧洲前往近东的海路,也有理查征服之后的塞浦路斯岛和威尼斯控制的诸岛作为中继站。

在这条安全的海路上,从威尼斯、比萨、热那亚始发的西欧商船往来忙碌着。船上不仅满载着各种商品,还有很多朝圣者。

这些商品和朝圣者,都从前述的海港城市上岸。在此地等候的穆斯林商人,将各种当地的特产卖给从事贸易的商人和朝圣者。

在穆斯林控制下的内陆城市中,也建有许多供基督徒与穆斯林进行贸易的商站。在这1/4个世纪中,当地的经济交流十分繁荣。

而登陆的朝圣者也由于理查和萨拉丁的和平协议得到了长久的安全保障。

从离耶路撒冷最近的雅法到圣城的距离也有60公里。因此,朝圣者们必须经过穆斯林控制的地区。朝圣者在这段路上的安全,是十字军国家所要重点考虑的问题。

条顿骑士团在1199年的正式建立,很快成为与圣殿骑士团和医院骑士团并列的三大骑士团之一。当年,英诺森三世正式承认了以德意志贵族骑士为团员的条顿骑士团,其制服与盾牌都是白底黑色十字图案的。

以法国骑士为主的圣殿骑士团的标志是白底红十字图案。

以整个欧洲贵族子弟为主的医院骑士团的标志是红底白十字图案。

再加上德意志骑士为主的白底黑十字图案的条顿骑士团。

圣地的三大骑士团,以其特殊的装扮而一目了然。

建立这些骑士团的最初目的,都是保卫前往圣地巡礼的基督徒。第三次十字军结束后的1/4世纪内,并没有与穆斯林之间的战争。因此,这些骑士团主要就是担负对朝圣团体的警卫工作。为了完成这一任务,十字军对各地的城堡加以维护,但城堡的总数比以前有所减少。这部分也是由于对和平协议的执行所致。

当然,在这半个世纪中,基督徒与穆斯林之间也并非没有任何冲突。但是,冲突的级别还远未达到要阿拉迪尔本人出面解决问题的程度。在这25年中,可以称得上有一定规模的冲突只有两次。总的来说,双方是处于共生状态之中的。

双方并无冲突的例证是,在1203年第四次十字军开始围攻君士坦丁堡之后,中近东的基督徒并没有任何抗议之声。

在中近东的基督徒看来,从欧洲出发远征的新十字军,是为了帮助十字军国家的援军。这些援军是有希望使十字军国家重新夺回耶路撒冷的。

然而这支新的十字军并未与巴勒斯坦和埃及的异教徒开战,却转而进攻同是基督徒的希腊正教国家拜占庭首都君士坦丁堡了。

在中近东基督徒看来,第四次十字军的行为自然是可恶的。但是,他们并没有发出任何抗议之声。这些居住在巴勒斯坦的基督徒们,大概并没有想着依靠西欧来的援军。新的十字军所带来的,只会是新的战争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