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王们并未行动

法国国王腓力没有任何兴趣参加十字军。对罗马教皇的呼吁,他始终无动于衷。腓力集中致力于削弱继理查之后即位英格兰国王的约翰的权力,因此无暇顾及其他方面的活动。

而绰号“无地王”的约翰,在理查死后不断失去英国王室在法国境内的领地。他自然也没有参加十字军的动力了。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常成为十字军主力的法国诸侯,此时也充分认识到在东征期间很可能有被腓力占据领地的危险。对他们来说,唯一值得羡慕的,就是上次出征时诸侯在拜占庭帝国获得的领地。然而,法国的诸侯也清楚,在阿拉迪尔严密控制下的巴勒斯坦和埃及获得新领地,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在神圣罗马帝国,也没有愿意领导十字军的头面人物。只有16岁的腓特烈二世还没有取得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的头衔。

总之,在整个西欧,没有领导人愿意参加十字军。由于十字军的领导人还将成为未来的耶路撒冷国王,这一要职的人选也难产。

如前所述,鲍德温四世去世后,耶路撒冷国王的继承权就世代由女性继承人的婚嫁所决定。此时,王位继承权落到了17岁的玛利亚公主头上。谁能娶到她,就能够加冕耶路撒冷国王。然而连一个候选人也没有。

唯一一个还够得上有资格的,是法国骑士让·德·布里安努。不过,他已经60岁了,出身不高,也没有任何资产和领地。

为了让这位毫无光彩可言的老单身汉体面地就任耶路撒冷国王,教皇英诺森三世和法国国王腓力二世专程为他提供了结婚所需的资金。

在这一背景下,布里安努加冕次年早早地向阿拉迪尔提出更新理查与萨拉丁之间的和平协议,就是理所应当的了。在巴勒斯坦,他的实力完全不能与苏丹相比。

到1216年,教皇英诺森三世驾崩,继位的是霍诺留三世。

已经步入老年的霍诺留三世,完全遵循前任的方针。其中最重要的,是致力于在教皇的领导下实现新的十字军东征。在教皇看来,十字军对西欧社会的发展起着重要的引导作用。

霍诺留三世收到了一封来自阿克主教的信。信中说,圣地的基督徒并不希望西欧派遣新的十字军,相反,经过与当地穆斯林的交流,基督徒中间流行着一种东方式的奢华之风。

这封信向教皇传达了危险的信号,令他寝食难安。现在,不仅西欧的基督徒失去了斗志,圣地的基督徒也给他平添了许多烦恼。

这自然是由于欧洲的大权在握者们全然不顾“上帝的和平”,纷纷卷入了争夺领地的过程。至于连结婚资金都要依靠教皇的耶路撒冷国王,就连说话的份儿也没有了。

最终,挪威国王、匈牙利国王和奥地利大公参加了第五次十字军。他们从圣地带回了各种圣物,而给中近东的基督徒带来了负面的结果。这支十字军最初决定的目的地,是埃及北部的港口城市达米埃塔。

热那亚的海军也参加了这次东征。由于威尼斯没有意愿进攻阿拉迪尔统治的埃及,热那亚希望借参加第五次十字军,挽回在与其对手竞争中的失利局面。

虽然耶路撒冷国王布里安努并不希望新的十字军进入中近东,第五次十字军的计划还是在1217年11月达成了。这支军队计划在1218年5月出发。

就这样,没有充分准备、缺乏强有力领导人的第五次十字军东征拉开了序幕。

然而罗马教廷却并不认为如此。这次十字军的主导权,牢牢掌握在教廷手里。教皇为此还特意任命了特别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