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米埃塔

尼罗河三角洲从开罗以下呈扇形铺开。扇形的西端是亚历山大,而东侧的大城市就是达米埃塔。从西欧抵达埃及的船只在亚历山大入港,而巴勒斯坦来的船则选择邻近的达米埃塔。

第五次十字军将进攻对象选在达米埃塔,是因为这里离阿克和雅法很近。而且,若以达米埃塔为据点,可以沿尼罗河上溯进攻开罗。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耶路撒冷国王布里安努所率的十字军,于1218年5月24日在达米埃塔附近登陆。这支军队很快就攻占了达米埃塔以西的一处城堡。

得知十字军进犯的阿拉迪尔,立即召集叙利亚全境的埃米尔,亲率大军前往埃及。由于巴勒斯坦近海的制海权为意大利各邦国所控制,加上热那亚也参加了此次十字军,阿拉迪尔便选择由陆路驰援埃及。这样一来,他的军队行军速度就比较慢了。

担当埃及守备的阿尔·卡米尔率领埃及军队北上,先期到达了达米埃塔以南数公里的地方。然而,他的部队并未与阿拉迪尔会合。

由于受到攻击的达米埃塔是海港城市,埃及一方本来可以从亚历山大派出海军支援。然而,由于当时埃及只有商船队,并没有可以称为海军的舰队,热那亚的海军在地中海上没有遇到任何抵抗,而是直接加入了第五次十字军攻击达米埃塔的战斗,从而使这场攻城战变为海陆两方面的作战。

在攻城开始三个月之后的8月24日,达米埃塔城边的城堡陷落。

一个星期后,阿拉迪尔去世。

这位与狮心王理查谈笑风生,被理查的近臣索尔兹伯里主教称为“法兰克人般的穆斯林”的阿拉迪尔,在法兰克人的进攻中,结束了73岁的一生。

阿拉迪尔35岁的长子阿尔·卡米尔成为阿拉迪尔的继承人。这位25年前受到理查“法兰克式”骑士任命,并赠送“法兰克式”佩剑的少年,获得了苏丹的称号。

阅读 ‧ 电子书库

埃及及其周边

阿尔·卡米尔与其弟,大马士革的领主阿尔·穆阿扎姆的关系并不坏。但是,阿尔·穆阿扎姆的主要任务,并非与长兄合兵一处,而是要防御十字军在巴勒斯坦可能发起的攻击。如此一来,阿尔·卡米尔只能独自防备第五次十字军的进攻。

9月初,阿拉迪尔去世一周后,红衣主教佩拉约到达了激战中的达米埃塔前线。当这位教皇的代表进入军营之后,耶路撒冷国王布里安努的大臣们都感到诧异。佩拉约宣称,十字军是以完成上帝的愿望为目标的战斗集团,因此十字军的实际领导人是罗马教皇,而自己就是教皇的代表。布里安努听罢也十分吃惊。

试图施展自己的领导才能的佩拉约,最终成为众人厌恶的对象。因此,统一指挥第五次十字军的愿望,最终化为了泡影。

到10月份,从父亲去世的悲痛中重返战场的阿尔·卡米尔与十字军之间再度开战。此时双方的状态如设置了铜墙铁壁一般互不相让,陷入你来我往的拉锯战。

11月下旬,尼罗河的状态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由于海上刮来了强风,整个三角洲地区洪水泛滥。交战双方都深受其害。而当洪水退去之后,发生了一场瘟疫,使得双方的兵士一个接一个倒下。

1219年2月5日,十字军惊奇地发现,埃及军队的大营空空如也。由于十字军没有发现任何动静,他们认为很可能是对方设了埋伏,因此格外加强了警戒。

阿尔·卡米尔退兵的真实原因,是自己的胞弟在后方发动了叛乱。

排行第七的胞弟阿尔·菲斯,对父亲生前委任的库尔德斯坦地区的统治权并不满意。而在父亲去世,其权威不再的情况下,阿尔·菲斯联络了若干埃米尔,起来反叛阿尔·卡米尔的统治。

这时候,排行第二的阿尔·穆阿扎姆站到了兄长一边。因此,在平叛成功之后,他就赢得了阿尔·卡米尔的信任。

刚刚继承苏丹之位的阿尔·卡米尔,首先要做的就是稳固自己的大后方。因此,他根本无法专心于达米埃塔的防御。

雪上加霜的是,当年尼罗河的泛滥并未达到正常水平,这就导致了整个埃及的大灾荒。得知埃及天灾发生,阿尔·穆阿扎姆率军返回了大马士革。阿尔·卡米尔从就任苏丹伊始,就面临着种种的试炼。

而十字军则未能利用这一机会——他们完全将时间消耗在布里安努和佩拉约之间的指挥权斗争中了。一言以蔽之,胶着状态的双方都没有利用好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