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特拉维夫到加沙

9月开始的会谈,到11月初时转移了地点。

妥善完成与阿尔·阿斯拉夫的谈判之后,阿尔·卡米尔不必继续留驻纳布卢斯。在返回开罗的途中,他前往加沙的行宫居住。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得知此事的腓特烈二世,从圣地基督教国家的临时首都阿克动身南行,来到了雅法。到达雅法之后,他与阿尔·卡米尔的距离只有以前的一半。

雅法就是今天以色列的行政首都和第一大城市特拉维夫。而加沙今天还保留着中世纪的名称,是巴勒斯坦自治地区内激进派哈马斯控制下的“加沙地带”的行政中心。

从特拉维夫到雅法的距离大约有70公里。在21世纪的今天,从两座城市之一发射导弹,导弹瞬间就会在另外一方爆炸。

而在约800年前的1228年至1229年间,同样距离的两位君主,却决定不依靠自己强大的军事力量,而是通过谈判的方式实现和平共存。要知道,他们分别是整个基督教世界最强有力的世俗统治者和整个伊斯兰世界世俗统治者中的第一人,精英中的精英。

阅读 ‧ 电子书库

雅法和加沙

由于受到33岁的皇帝大幅度缩短距离所带来的压力,48岁的阿尔·卡米尔决定留驻加沙。法拉丁带着与腓特烈谈判的结果面见苏丹,然后再把加沙的指示带到雅法的谈判桌前。多次往返颇为辛苦,所幸的是加沙和雅法之间是平坦的低地,适合马匹纵横驰骋。

在时断时续的来来往往之间,不变的是双方会谈时的友好气氛。苏丹向皇帝馈赠了自己所使用的豪华营帐,皇帝则将自己绘有黑色鹰鹫的黄色骑士装和欧洲产的骏马赠给了苏丹。双方还不时作诗交换。对穆斯林来说,作诗是上流人士的时髦。精通阿拉伯语的腓特烈也擅长此道。

有意思的是,与腓特烈相谈甚欢的法拉丁,干脆地接受了西欧的仪式,成为了一名骑士。消息传到阿尔·卡米尔那里,苏丹忍俊不禁,“你小子也成了骑士了!”他想必是忆起36年前,自己在狮心王理查面前被授予骑士称号的故事。

中世纪欧洲的骑士,必须在其封君面前宣誓效忠。但如果穆斯林成为骑士,自然是无法对基督徒宣誓效忠。因此无论是狮心王理查还是腓特烈二世,在授予对方骑士的时候,都是凭着一时的心情愉快而做的决定,这自然也是基督教所不允许的。而阿尔·卡米尔和法拉丁,则都是泰然接受,活脱脱成为“骑士”。

这样一来,阿尔·卡米尔为拖延时间而进行的和谈,逐渐认真地向着两大异教共存的方向发展了。与此同时,腓特烈二世也不忘继续强化中近东基督教国家的防御工作。

阅读 ‧ 电子书库

边下棋边谈判的腓特烈二世和法拉丁

从这一时期起,巴勒斯坦开始出现了条顿骑士团建造的城堡。此前当地的城堡主要由圣殿骑士团和医院骑士团兴建,而条顿骑士团也逐渐加入了他们的行列。当然,假如没有腓特烈二世的积极援助,创立仅10年的条顿骑士团也不可能取得建造城堡的机会。

腓特烈不单单资助条顿骑士团,而且对各个骑士团的所有重要城堡都进行了战略上的关注和物资援助,以增强其战斗力。他还特别任命医院骑士团的团长负责对各个海港城市的城堡进行加固和兵力部署。

在进行和平谈判的同时,腓特烈派遣兵士加强防御工事的做法,为他赢得了当地主张对穆斯林强硬的鹰派人士的支持。无论如何,既然率领了大军来巴勒斯坦,只是谈判而不做抵抗,是无法让人接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