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之敌

皇帝收到消息,罗马教皇派遣的军队,从教廷直属领地出发,侵入了腓特烈在意大利南部的领地。高举教皇旗帜侵入意大利南部的军队,是由前任耶路撒冷国王布里安努所率领的。而教廷入侵的理由,则包括腓特烈以受绝罚之身率领十字军出征,以及不战而与异教徒达成和议两点。这样一来,腓特烈就不仅是教皇的敌人,更是成为基督的敌人。

东征之前,腓特烈就完整安排了防御计划,将自己的领地委任给亲信。如果只从军事方面来说,与年迈的布里安努对垒,对腓特烈的部下并不成问题。但成为基督之敌的名号,使得整个领地人心动摇,各个城市在教皇军队的面前,尽数城门洞开。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如此危急的形势使留守的亲信不得不期待腓特烈立即归国。抵达阿克的信使递上急件,请求腓特烈尽早回国领导作战。

腓特烈阅信之后只说了句“很遗憾”。他深知,如果要维护和约签署以后来之不易的和平,必须继续完善十字军国家的防御体系。如果有新的十字军前往巴勒斯坦,这个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然而此时并不可能发动新的十字军东征。

因此,在兵力有限的情况下,想完善防御体系的最好办法就是利用城堡。而新建城堡耗费巨大,颇为不可行,只有利用现有的城堡来加强防御了。而且如果大规模新建城堡的话,必然会刺激伊斯兰一方。

从达成和议到进入耶路撒冷的一个月间,腓特烈二世一直采取这一策略。在耶路撒冷驻跸的一周内,他完善了当地的城防措施,而回到阿克之后,腓特烈又对城北和城东的城堡网络进行了充分的建设。

十字军国家城堡的防御功能,并没有得到完全的发挥,到这一时期为止还没有形成统一的体系。

其原因在于,这些数量众多的城堡,分别控制在医院骑士团、圣殿骑士团和各地的封建领主手中。每个城堡都是各自为战,相互之间没有形成配合。唯一的例外是特里波利伯爵领地的城堡群,完全在医院骑士团的控制下,以“骑士之城”为中心,成为一个防御体系。

腓特烈所做的,是依照医院骑士团的范例,在巴勒斯坦和叙利亚的十字军控制区内建立城堡防御体系。随着条顿骑士团的加入,腓特烈力图将三大骑士团整合起来,统一在十字军的战略目的下,发挥体系化的防御作用。

通过体系化的防御策略,就能够在没有新十字军前来,也没有伊斯兰势力入侵的情况下,保障叙利亚和巴勒斯坦一带的安全。城堡群组成的防御体系,由此成为海港城市群外的一道铜墙铁壁。

阅读 ‧ 电子书库

基督教势力网络化的城堡群

腓特烈二世东征出发之前,对自己在西欧的领地也进行了明确的防御安排。古罗马的道路系统,就是通过对道路体系的建设,形成交通网络的效果。而用于防御的城堡体系,也是通过建设成为有机网络,实现防御能力的整体提升。

发生在意大利的状况,使腓特烈恨不得分身两地。斟酌之后,他决定争分夺秒地完成在巴勒斯坦的工作,然后班师回国。

最终,当阿克的城堡体系建设完成之后,腓特烈二世在阿克王宫内召集了三大骑士团的团长和各地的封建领主。

腓特烈和团长、领主的会谈持续了整个4月。关于会谈的内容,我们不得而知。受到召集的各位领导人物,都领会了腓特烈的意思,并决定为防御体系的完善而努力。最终,在腓特烈返回欧洲之后的15年间,基督教世界与伊斯兰世界未开战事——其中前10年是在和约有效期之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