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法国国王路易与第七次十字军
(1248—1254年)

理想的君主

史称“圣路易”的法国国王路易九世,早在年仅12岁时,就在历代法国国王加冕的兰斯大教堂举行了加冕礼。他之所以能荣登大宝,是因为父亲路易八世即位三年后便驾崩,而三位兄长也都先于他离世。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少年皇帝12岁即位,还需要母亲摄政。路易九世的母亲布兰卡来自西班牙卡斯蒂利亚王国的皇家,能力出众,信仰虔诚。

母亲对路易百般呵护,除了为国王请各科的家庭教师,在宗教上则身体力行,亲自教育,带领着儿子一遍一遍诵读《圣经》。国王幼年经历着一再失去血亲的痛苦,与此同时,母亲一直伴随在身边,日复一日读着《圣经》。路易的成长自然伴随着深刻的信仰之心。

至于内政方面,路易九世受到母亲的协助,以稳健善治而著称。在他9岁那年,祖父腓力二世撒手人寰。腓力二世以善用各种阴谋手段取得王室领地而著称。而路易的幸运之处,则在于他并不需要采取任何阴谋与手段,就保住了法国国王的地位与领地。

1229年,持续20年之久的针对法国南部阿尔比派异端的十字军宣告胜利。5年之后的1234年,20岁的路易与南部的普罗旺斯伯爵之女玛格丽特结婚,结束了法国北部与南部之间漫长的斗争。

虽然路易和玛格丽特之间是政治联姻,两人却一直相敬如宾,萌生了令后人歌颂的爱情。

路易九世活了56岁,共生育了10位子女。比路易年长20岁的腓特烈二世也活了56岁,他生育有20位子女。作为君主,尽量多生育后嗣,是无可厚非的。腓特烈的20位子女来自13位女性。而路易九世与他最大的不同,就是10位子女都由王后玛格丽特所生。

腓特烈二世像伊斯兰世界的苏丹那样,后宫佳丽不断,招致了罗马教廷的谴责。相形之下,路易九世就被树立为基督教世界理想的君主,得到教廷的赞赏。腓特烈发兵东征时没有带女性前往,而路易则在东征的始终,有王后陪伴左右。

阅读 ‧ 电子书库

法国国王路易九世(埃尔·格列柯画)

罗马教廷的优等生路易九世,在1244年经历了一件使他进一步成为优等生的事件。

当年底,路易生了重病,躺在床上。国王的病因是食物中毒引起的脱水。由于一病不起,路易渐渐衰弱下去,母亲和侍从眼睁睁看着他像40岁离世的父王一样的症状,都感到十分绝望:“难道病床上的路易,也要重蹈其父亲英年早逝的命运吗?”这时,虚弱的路易低声向上帝起誓,如果还能恢复健康,自己务必率领十字军,与异教徒作战到底。

路易的身体不久就有了转机,很快,他的疾病痊愈了。相比起40岁重病去世的父王,路易很可能是因为年仅30岁,体力更好,所以终获痊愈的。但在中世纪那个笃信基督教的年代,教会的优等生路易则完全把自己的痊愈归因于上帝的救恩。于是他决意要履行自己对上帝的诺言,并从此成为了一个为使命而自觉的统治者。

1245年春天,贝鲁特主教手持耶路撒冷牧首的书信,前往罗马造访教皇英诺森四世。牧首在信中恳请教皇派遣新的十字军前往中近东。

信中还说,从前一年11月起,就有了穆斯林准备武力收回耶路撒冷的传闻。由于穆斯林已经磨刀霍霍,基督徒一方必须派遣新的十字军才能保卫圣城。

作为整个中近东基督教会的最高领袖,耶路撒冷牧首从一开始就反对腓特烈二世与异教徒的阿尔·卡米尔之间的和平条约。因此,他并没有前往耶路撒冷,而是始终驻跸于阿克,以宣示自己的态度。和议的有效期为10年,到1239年已经结束。此后,继任苏丹的阿尔·卡米尔之子并未改变自己的版图,和议时的领土状况就这样继承下来。

然而到了1244年,来自叙利亚的一个穆斯林部族出其不意地攻击了埃及的苏丹,并在名利心的驱使下,占领了耶路撒冷。

这一偶发事件给一直反对腓特烈二世和阿尔·卡米尔之间和议的耶路撒冷牧首提供了再好不过的口实。他立即致信教皇,要求派出新的十字军,以全体基督徒的名义夺回圣城。

英诺森四世也觉得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于是,教皇开始着手遴选新的十字军统帅。50岁的腓特烈二世与教皇的关系十分紧张,双方处在正面冲突中。因此,他自然不在考虑之列。而英国则处于内乱之中,没有合适的人选可以提供。因此,最终可以担当的统帅就只有路易九世一个人。

而路易又正是罗马教廷眼中理想的君主。理想的君主所率领的,自然是理想的十字军了。由于教廷足够信赖路易,教皇甚至宣布,在他的十字军中,不必有教皇代表出席。

收到教皇谕令的路易,仿佛在疾病新愈之后再次感受到了奇迹来临。他当即回信,承诺出兵。这位31岁的青年,比任何时候都向往响应上帝的召唤。他火速宣布在法国全境内征税,以作为出战的资金。而自己亲征之后的法国内政,则交给母亲布兰卡全权处理。

此外,路易决定,以埃及作为新十字军的目的地。他相信,只要攻陷了中近东的中心埃及,整个伊斯兰世界就会崩溃。此外,他也希望能够一雪第五次十字军未能在达米埃塔保持胜果的耻辱。

出人意料的是,在顺利的前期准备之后,东征的计划延迟了三年。

东征延迟的第一个原因,是叙利亚、巴勒斯坦的基督徒,对十字军的态度不温不火。除了神职人员热情高涨以外,普通基督徒对新的十字军并没有多大兴趣。

在埃及苏丹出兵赶走占据耶路撒冷的部族之后,回到苏丹治理下的耶路撒冷,同以前相比并没有什么变化。

此时的耶路撒冷同以前一样,依旧是教堂的钟声与清真寺的召唤声共鸣,来自世界各地的基督徒像往常一样巡礼。只有原来以“大卫之塔”为总部的条顿骑士团受到了影响,不得不迁出城外。穆斯林军队也并没有袭击基督徒控制下的海港城市。

东征延迟的第二个原因,则是十字军一直未能就运输兵力的海军力量达成一致。法国拥有强大的陆军,但其海军实力并不强,主要的海港也只有马赛一座。虽然马赛自古以来就是重要的港口,此时该港却不在法国王室的控制之下。

虽然路易九世对马赛以西150公里的艾格莫尔特渔港进行了升级改造,使用哪个国家的海军来协助运输十字军,依然是悬而未决的问题。

威尼斯共和国首先不考虑协助路易九世。威尼斯商人在叙利亚、巴勒斯坦和埃及都拥有很多相关利益,运输十字军对他们来说无异于是在砸自己的生意。威尼斯商人的市场,囊括了第四次十字军占领的君士坦丁堡和埃及的亚历山大,这两大港口的丰厚利润,使他们对十字军没有任何好感。

最终为路易九世的十字军提供运输服务的任务,自然落到了威尼斯共和国最大的对手热那亚头上。

依赖热那亚的海军力量,对于路易来说,有双重的不利因素。一方面,由于海军力量都“外包”给热那亚,对于舰船的具体建造方法,法国人无法自己掌握。而与路易结盟的热那亚人只好使用其在港的舰船。相比之下,腓特烈二世就能够在第六次十字军东征过程中使用自己监督建造的适合在尼罗河上航行的专用船只。

而更关键的不利因素,则是路易无法自己掌控海军的战略。

腓特烈二世的海军来自自己的领地意大利南部,虽然并不比热那亚和威尼斯的海军更强大,却是牢牢控制在自己指挥之下的。

率领第三次十字军东征的理查一世,也是以本国的海军为主力出征近东,经北海、大西洋南下直布罗陀海峡,并穿越整个地中海。夺回阿克以后,理查也调遣了热那亚和比萨的船只一起对抗萨拉丁,但从整个战略来看,他的整个海军力量是在自己一人指挥下的。

战争指挥的一元化,是胜利的重要因素。只有这样,各个作战单元之间的消耗才会减少到最小。

路易九世也注意到了这一问题。他派遣了法国将军出任热那亚海军的提督。但由于这位将军是内河航运出身,自然受到了热那亚海员的轻蔑。要知道,250年后涌现出哥伦布这样航海奇才的热那亚,比起当时最强大的海上帝国威尼斯来,拥有着更为训练有素的海员。

带着以上的不利因素,34岁的路易九世率领的十字军于1248年6月12日从巴黎出发,向艾格莫尔特港南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