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行进军

秋意渐深,尼罗河的水位也大为降低。对进攻一方来说,这是绝好的时机。然而在十字军的首脑中间,对于战略起了分歧。

以布列塔尼伯爵为首,得到中近东当地诸侯和宗教骑士团支持的一方,主张进攻海港城市亚历山大。他们看来,如果攻占达米埃塔之外的另一座贸易集散地,将对埃及的经济造成毁灭性打击。攻占亚历山大之后,埃及苏丹便只能无条件投降了。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无限流量,多机房切换,还可以屏蔽广告和恶意软件,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但这一提议受到了以路易九世兄弟为首的大多数西欧诸侯的反对。他们认为,苏丹的阵营就在曼苏拉附近;如果直取曼苏拉,开罗也就唾手可得了。路易最终采纳了后者的意见。

路易也认为进攻曼苏拉是个不错的主意。然而现在看来,这样的想法未免有些幼稚。

1249年11月20日,路易率领全军从达米埃塔出发了。这支2.5万人的大军,全体开拔,沿尼罗河逆流而上。

此处最为不可思议的,便是路易九世为何不曾参考狮心王理查和腓特烈二世皇帝的先例。

腓特烈皇帝之所以在上次十字军东征中给苏丹阿尔·卡米尔造成巨大的心理压力,最后不战而获得圣城,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在控制强大的海军之余,还建造了一支由能够沿尼罗河而上的平底船组成的舰队。而对没有海运传统的法国人来说,自身海军力量十分薄弱,不得不依靠热那亚人的力量。

即便是拥有本国舰队的理查一世,也只是在运输中使用。在与萨拉丁海军的激战中,他依靠的是比萨和热那亚人的桨帆船。

读者大概还记得,当狮心王夺取阿克,率军继续南下时,他命令桨帆船组成的舰队沿海岸而行,与沿海南下的陆军互相成掎角之势。

由于舰队承担了大部分辎重的运输,理查军队南进时负担轻了很多。尽管在行军期间屡遭萨拉丁军队的袭扰,理查指挥的部队可以从容不迫,轻装迎战。

与此同时,理查部队中的伤病员也不会造成行军的负担。比萨和热那亚船只不仅承担了军粮和武器的补给,还能将伤病员运送到阿克及时治疗。这一往复输送的战略,是致使萨拉丁的阻击袭扰战失败的重要原因。当兵士看到伤病员受到妥善照顾时,自身士气便会得到提振,其战斗力便强大起来。

路易九世除了率领十字军陆军之外,也征用了100多艘小型舰船。这些船只虽然不是平底船,但由于吃水浅,也可以在欧洲的河流中航行。

然而尼罗河下游三角洲的地貌则与欧洲截然不同。从开罗往下游去都是三角洲,整个扇形的西端是亚历山大,东端则是达米埃塔。两地之间广阔的三角洲地带,由无数条水路连通。其中有文字记载的水路有两条。

第一条是后来拿破仑远征时留下的,由现藏于大英博物馆的罗塞塔石碑发现地罗塞塔(今埃及拉希德)通往地中海的水路。另一条则是经达米埃塔通往地中海的水路。

19世纪殖民埃及的英国人,将前一条水路称为“罗塞塔水道”,而后一条自然也就成了“达米埃塔水道”。

路易九世所率的十字军,正是从“达米埃塔水道”溯流而上,向曼苏拉行军,最终的进军目标是开罗。虽然大型帆船无法在这条水道中航行,小型桨帆船完全可以与陆军齐头并进。

然而路易并没有安排水军同行。他放弃了这一理查曾高度依赖的军粮补给方法。

达米埃塔的陷落,使埃及一方士气低落,但在敌军逼近曼苏拉时,他们还是开始行动了。

善于以风驰电掣一般的方式袭击的贝都因骑兵,不会放过阻止十字军前进的任何机会。

另一边,路易率领着大军庄严地前进,士兵夜以继日地抵挡贝都因骑兵的突袭。

阅读 ‧ 电子书库

开罗及其周边

由于敌军袭击而战死者并不多,而且没有重要人物,因此路易下令将他们就地掩埋。然而因袭击而负伤者则继续跟随大部队行军——无论是步行还是骑在马上。如此一来,行军速度就渐渐慢了。特别糟糕的是,以骑兵为主的队伍和以步兵为主的队伍在行军中渐渐拉开了差距。

尽管如此,从战略总体上看,路易的十字军不至于陷入毁灭性的打击,是因为埃及一方自己陷入了动乱。

路易率军离开达米埃塔三日之后,驻跸在曼苏拉的苏丹因病一命呜呼了。其长子即直系继承人远在叙利亚,无法立即赶回主持政务。在此危急时分,苏丹的一位妻子果断下令秘不发丧,直到长子回到埃及为止。这段时间内曼苏拉的军事指挥,则完全交由曾与腓特烈皇帝交涉的法拉丁负责。

但苏丹的死讯还是很快传开了。就连行军中的路易也得知了这一消息,可谓是众人皆知的秘密。路易对此深以为是天赐良机。毕竟此时法国国王面前的对手,已经只剩下女子和老人。

坏了路易心想的好事的,并非埃及军队,而是静静流淌的尼罗河。流经队伍前进路线的河水汇聚成一个湖泊,阻挡了队伍前进的道路。

路易集结士兵,命令他们修筑堤坝,以阻止河水汇聚。然而修筑作业受到埃及士兵投掷的燃烧弹“希腊火”的妨碍,最终不得不作罢。

随着纪元悄然进入1250年,十字军和埃及的穆斯林军队隔湖对峙了6个星期。

1250年1月中旬,有一位埃及人来到了湖畔的十字军大营之中。这位科普特基督徒男子直接请求觐见法国国王,在侍从的引导下进入了路易的营帐。埃及人禀报说,这座湖一边水势较深,另外一边则是浅滩。从浅的那一面通行,即可到达对岸。

科普特教会,与罗马公教会、希腊正教会和东方的聂斯托利派教会一样,是一个独立的基督教派,流行于埃及。他们是伊斯兰世界中的基督教会之一,与其他教会的信条略有差别。

与和穆斯林生活习俗迥然不同的希腊正教和聂斯托利派教会信徒相比,埃及的科普特基督徒尽管保持自己的信仰,与当地的伊斯兰社区已经深深融合。因此,科普特基督徒的衣着打扮和一般埃及穆斯林区别不大,皮肤和发色也与普通埃及人没有任何不同。

而他毕竟是基督徒。为路易提供重要情报一事,说明他在自己生活的社会面前,选择了自己的信仰。这位情报提供者除了少许报酬之外,并没有要求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