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苏拉惨剧

路易随即派出兵士,前往侦察情报的真假。当获悉情报可靠之后,他立即将十字军的首脑集合起来,召开作战会议。会议很快取得了共识,决定派一支先遣队到湖对岸,奇袭埃及军队的大营;如果得手,再出动大军,直捣曼苏拉。

国王的兄弟,阿尔图瓦伯爵志愿担任先遣队的队长。先遣队由他率领的法国骑士,和索尔兹伯里伯爵所率的英国骑士,以及本地的军事力量圣殿骑士团组成。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这里所说的“骑士”和一般所说的“骑兵”有所不同。

所谓“骑士”都需要经过一个叙任仪式,以上帝的名义起誓,才能成为“骑士”。

而所谓“骑兵”是对骑马作战的士兵的泛指,与徒步作战的“步兵”相对。

“骑士”还含有出身阶级的意味。他们生来就以战斗为职业。相反,“骑兵”平时可能从事各种不同的职业,但因为善于骑马,在战时可以充任骑兵。而像圣殿骑士团这样的宗教骑士团,其团员在入团仪式上就正式成为了一名骑士。

1250年2月组成的这支敢死队般的先遣队,完全由骑士组成。其战斗力可谓极为强悍。

2月8日,先遣队誓师出发。然而就在此时,作为总指挥官的路易犯下了一个巨大的错误。他不等先遣队战斗的结果,就率领全军的半数向浅滩的方向移动,而把大营的守卫工作留给率领另一半军队构筑防御工事的勃艮第公爵于格。这样一来,当先遣队离开以后,路易的大军被一分为二。

而之后战果渐趋明朗化时,路易也没有注意到自己这一步所犯下的错误。

当先遣队出发时,路易郑重地对自己兄弟说:“埃及军队的大营,就看你的了!之后我们合力进攻曼苏拉城!”

埃及军队完全没有料到先遣队的奇袭,于是,奇袭取得了完美的成功。那与其说是一场激战,不如说是完全的屠戮。处在最前线的埃米尔法拉丁,就在当天战死沙场。

酣畅淋漓的大胜,令先遣队队长阿尔图瓦伯爵自以为无敌于天下。与他一样年轻气盛的索尔兹伯里伯爵也自信满满。队伍里的圣殿骑士们一直以对穆斯林作战为自己的唯一使命,因此在战斗中勇猛异常。

于是,先遣队内当即一致决定,乘胜进攻曼苏拉。然而,不幸悄然向他们袭来——防守曼苏拉的不是别人,正是剽悍的马木路克骑兵。

用拉丁字母写作“Mamluk”的这支骑兵,与一般的雇佣兵并不相同。这一名字的意义,指他们是从奴隶市场上买回,专门培养成兵士的男子。这些出身于各个不同部族的“奴隶”(“马木路克”的本意)从小接触各种武器,终身以作战为职业。

对马木路克来说,战斗即生活,一生如此。

而对基督教世界的骑士来说,为了上帝,为了主君,为了人人爱怜的美女而死,都是无上纯洁的。

出身马木路克的埃及的骑兵司令鲁克纳尔丁·拜巴尔斯,像任何一位马木路克一样,会为了战斗的胜利,而不惜一切代价。

阿尔图瓦伯爵率领的精锐部队来到曼苏拉城下时,望见城门洞开的场景,不由得吃了一惊。然而,整支部队中并没有人猜测到敌人的诡计。在他们看来,一定是城内守军得知附近营地尽失以后,便和当时达米埃塔的守军一样望风而逃了。现在,放眼望去,曼苏拉城头上连一个士兵的影子也没有。

阿尔图瓦伯爵和索尔兹伯里伯爵走在最前面,整个队伍昂首阔步进入了曼苏拉城。

队伍沿着城内的巷道前进。由于道路狭窄,骑在马上的骑士队列逐渐变成了一字长蛇阵。

当他们正在狭长的街巷中行进之时,忽然从两边的屋顶上射来了乱箭,投来了石块。骑士们全体都在马上,却被街巷的地形限制住,动弹不得,活生生成了两边敌人的靶子。这支精锐的先遣队,连使用刀剑的机会都没有,就横遭屠戮。

将这一惨剧转告路易九世的,是在身受重伤的情况下,成功单骑脱逃的布列塔尼伯爵皮埃尔。而他也并不知道阿尔图瓦伯爵和索尔兹伯里伯爵的命运如何。

直到两位医院骑士团的骑士,化装成马木路克潜入曼苏拉,亲眼看到穆斯林士兵将西欧骑士的遗体投入尼罗河,路易才确认了先遣队全军覆没的消息。

同为宗教骑士团,与拒绝学习阿拉伯语的圣殿骑士团骑士截然相反,医院骑士团常常化装成穆斯林,潜入敌方阵营刺探情报。

路易由此得知了先遣队失败的消息。至于阿尔图瓦伯爵罗贝尔和索尔兹伯里伯爵威廉的死讯,则是医院骑士团骑士看到尼罗河上漂浮的华丽贵族盔甲之后得以确认的。

路易在给臣下的书信中,告知了自己泣不成声的悲痛心情。亲兄弟的丧生,给35岁的兄长以巨大的打击。然而,医院骑士团骑士的报告,给路易的打击更大,简直令他泣不成声。

两位乔装成马木路克的医院骑士团骑士,很可能参与了将十字军将士遗体从城内运往河边的工作,并亲手将遗体投入尼罗河中。为了刺探工作不被埃及人识破,两位骑士必须亲自参与以上的工作。

尽管未被识破,两人还是没能见到阿尔图瓦伯爵和索尔兹伯里伯爵的遗体。据他们统计,参战的290名圣殿骑士团骑士中,投入尼罗河的只有285人。

圣殿骑士团的制服是众所周知的白底大红十字。虽然马木路克把阿尔图瓦伯爵和索尔兹伯里伯爵所率骑士的精钢制成的甲胄尽数剥下,印有红十字的白袍却对他们毫无价值。于是,白袍被一件一件丢弃在尼罗河上,顺水向下游漂去。这样一来,两位乔装打扮的医院骑士就能把圣殿骑士团牺牲的人数数个清楚了。

至于没有被扔进尼罗河的5位圣殿骑士,此时一定是身负重伤,奄奄一息。不难想象,这5位重伤者,和其他参战的士兵,最终都不免逃脱葬身河底的命运。

马木路克对俘虏敌人并无兴趣——如果他们俘获敌人,十字军为俘虏所交付的赎金,最终会落入他们的阿拉伯或突厥主人手里,他们自己什么也得不到。

在这场全军覆没的曼苏拉惨剧之中,只有圣殿骑士团的牺牲人数为历史所记载。至于阿尔图瓦伯爵所率的法国骑士和索尔兹伯里伯爵所率的英国骑士人数,就没有资料可以查考了。

根据圣殿骑士团的其他战例,参考两位伯爵的地位,现代学者估计参战人数约为1000人以上。

这次1000人规模的覆没,对于整支大军2.5万人来说,并非毁灭性的打击。然而,由于先遣队全部由骑士组成,第七次十字军的精锐几乎完全丧失。曼苏拉的损失,并不在于量而在于质。经此打击,路易九世已经欲哭无泪了。

曼苏拉惨剧在历史上留下了浓重的一笔——一直以最下层兵士身份作战的马木路克,以下克上地战胜了不可一世的西欧骑士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