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无前例的败北

抵挡着敌军的袭击,十字军且战且退。从底层士兵到路易九世,整个军队都陷入了连续的苦战。路易让负伤者乘船先行撤退,自己指挥后卫部队,以确保安全撤退。

然而,后卫部队的作战牺牲巨大,路易却没有做成功的部署。36岁的路易在敌人的不断追击之下,于撤退途中过于劳累,最终病倒了。躺在担架上的法国国王,最终被移动到相对安全的前卫部队中。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路易决定再次向马木路克骑兵司令提出休战。他派出蒙佛尔伯爵率领一队人马,前往敌营求和。

从以往十字军和阿拉伯人、突厥人交往的先例来看,和谈成功的可能性是存在的。然而,对这次和谈的对象马木路克来说,成功实现和议却是不可能的。

目睹和谈进展的重重困难,蒙佛尔伯爵手下的兵士纷纷认为,与其面临被马木路克集体残杀的命运,伯爵不如放弃和谈,投降对方。由此可见,此时的第七次十字军早已人心涣散,陷入统帅无法领导下级兵士的境地。

负责守卫伤员所在的船只的兵士,同样自私地认为不如投降了事。他们在敌军船只的围攻下,赤手空拳地连同伤员一起被俘。就这样,下级士兵一个个成了埃及人的阶下囚。

路易的大军由此一点点垮掉,而国王对此完全无能为力。照这样下去,整个十字军要一步步成为穆斯林军队的俘虏了。

第七次十字军的窘境在之前的六次东征中从未出现。上至国王,下至兵卒,滚雪球一般地投降敌军——俘虏的盔甲被剥下,武器全数遭到缴获。

避免这一惨状的,除了早早逃离战场的侍从、马弁和厨子,就只有顺尼罗河而下返回达米埃塔的热那亚水手了。

自法国国王以下的全体贵族,被曼苏拉的埃米尔羁押于自己的官邸之中。

至于被俘的作战人员总数,并没有确切的记载,不过几乎可以确定超过了一万人。曼苏拉这座小城已经不够收容十字军士兵,他们当中许多人被押解前往开罗。

见到被俘的十字军战士,对开罗市民来说不啻是值得狂欢的事情。然而即使是大都市开罗也无法收容一万名战俘,俘虏们被收押露宿于城外的古埃及神殿遗迹附近,一路上重伤员和病员往往被随行的马木路克残杀。

在1250年4月中旬,胜负双方最终缔结了和议。

失败者路易答应胜利者苏丹的第一个条件,是全部返还中近东基督徒占领的所有城市,以换取自己的人身自由。

为此,路易通信告知叙利亚和巴勒斯坦地区基督教国家名义上的统治者,即耶路撒冷王国的正统继承者,皇帝腓特烈二世之子康拉德,决定这一地区未来命运的权力在自己而不在这位德意志人。

值得一提的是,腓特烈二世于当年12月驾崩。因此此时他作为皇帝还在位,而当年与他订立和约的阿尔·卡米尔,是在位的埃及苏丹图兰沙的祖父。图兰沙之所以敢于撕毁祖父订立的和约,只是因为失败者路易向自己要求的是人身自由——多少赔款都无法换回的权利。

此外,苏丹还要求路易提供100万拜占庭金币的赎金。

赎金是为了释放国王以下的全体贵族、骑士乃至士兵而提供的。由于第七次十字军全体成为了苏丹的阶下囚,这100万金币即成为释放国王以下全体十字军成员的赎金。

根据和议,当支付一半赎金之后,埃及一方首先释放国王和贵族。基督教世界眼前的紧急任务,便是筹集这一半的赎金。

苏丹的另一个要求则是放弃达米埃塔。基督教世界放弃达米埃塔之日,路易九世即重获自由。

在因国王被俘而陷入动乱之际的达米埃塔,王后玛格丽特临盆了。她的新生儿名叫让·特里斯坦。

此时的王后连产后进补的费用都没有——因为所有的赎金都要靠她一个人筹集。

王后不得不将全部财产加以变卖:除了各种珠宝饰品,名贵服装,再加上手中留存的部分出征军费,合计凑够了差不多40万拜占庭金币。

虽然离半数赎金需要的50万还差10万,但经过艰苦的外交努力,阿尤布王朝的末代苏丹图兰沙最后允诺当即释放路易和各位贵族。

1250年5月6日,法国国王路易九世重获自由。他经历了不到一个月的囚徒生活,然后与自己的两名兄弟和列位贵族一起获释。

全体贵族成员首先启程前往达米埃塔,甫一到达,国王便连同王后一起离开达米埃塔,前往阿克。至于在开罗收容的一万多俘虏,则只能等待回到阿克的路易为他们筹集赎金了。

留下关于路易九世和第七次十字军记载的那位来自香槟的骑士茹安维尔,也是被俘十字军将士中的一员。由于他身份低微,未能随国王释放,不得不继续忍受艰难的囚徒生涯。

我们可以从茹安维尔的记载中得知,他曾以自己作为法国国王远房兄弟的资格而要求获释。然而他的呼吁石沉大海,毫无效果可言。于是,茹安维尔转而以神圣罗马帝国皇帝腓特烈二世的远亲资格要求获释,这一次反而取得了成功。

虽然与腓特烈面谈的法拉丁惨死于曼苏拉附近的战斗之中,这位外交家在埃及宫廷中为皇帝制造的美好形象,一直都没有消散。

最终,若望·德·茹安维尔在未支付赎金的情况下得以释放,平安回到了法国。

返回阿克的路易九世首先命令自己的兄弟安茹伯爵和普瓦提埃伯爵启程回国。与此同时,从国内传来了摄政的母后布兰卡卧病在床的讯息。

阅读 ‧ 电子书库

从达米埃塔到阿克

但路易自己还无法回国,他必须筹集剩余部分的60万赎金。

这边厢筹集资金毫无进展,俘虏继续扣押的情形之下,埃及人那边却发生了内乱。

新登基的苏丹图兰沙,大好形势之下犯下了无可挽回的错误。

图兰沙忽视了协助他取得苏丹位置的一位父亲的遗孀,导致这位名叫沙加尔·杜尔的女子怒火中烧,暗中勾结马木路克。在她的策划下,最终,马木路克统帅拜巴尔斯决定对图兰沙实施谋杀。成事以后,沙加尔·杜尔与一位年长的马木路克结婚,最终成为一位女苏丹。

从此以后,萨拉丁所创立的阿尤布王朝寿终正寝。埃及进入了马木路克统治的时代。由于这次内部权力更迭,留在阿克的路易获得了来之不易的喘息之机。

这段时期内,路易继续忙于筹集资金。这位虔诚的国王虽然拒绝与异教徒交涉,却愿意遵守与异教徒的约定。无论如何,他必须设法使部下重获自由。

然而中近东的基督徒家族中,并没有多少财富可以提供给路易。于是,他把目光转向圣殿骑士团,向这支队伍强制索取。

与圣殿骑士团不同,医院骑士团的成员来自欧洲各地,而条顿骑士团的成员都是德意志人。圣殿骑士团的成员全部来自法国,因此,他们无法断然拒绝法国国王的强制要求。虽然历史没有记载圣殿骑士团提供的赎金总额,但路易索取的这笔款项绝无偿还的可能。

对中世纪的历代法国国王来说,向别人借钱,最后欠债不还,是常有的事。从事相当于今天金融业的高利贷,因为向国王借钱而最终破产的银行不在少数。路易九世强行索取圣殿骑士团的经费之后,这家在第七次十字军中折损了300名精锐团员的组织,元气大伤。

最终,由于赎金总是分批募集,且最终募集的资金仍然不够释放全部俘虏所要求的总数,只能依照每次募集赎金的比例赎回相应比例的俘虏。

据研究者统计,与路易九世同获自由的贵族有400人,其后首次释放的俘虏为1400人,两年后获释者为3000人,以上总共4800人。然而,被俘的十字军总数为1万至1.2万人之间。之所以没有准确的人数记载,想必是因为惨败之后无人愿意提及吧。不过,在漫长的中世纪,西欧各国除了威尼斯之外,都没有关心本国战争中牺牲者的传统。

但当对手是穆斯林的时候,情况则有所不同。对被俘的基督徒来说,如果他们决定在囚徒生涯中改宗伊斯兰教,则可以恢复自由。在伊斯兰世界,信仰伊斯兰教的穆斯林是不能被卖为奴隶的,因此改宗后的十字军俘虏不必担心被卖为奴隶。而且一旦改宗,俘虏们也不用担心会被悄无声息地杀害。

因此,对十字军俘虏来说,没有比改宗伊斯兰教更好的选择了。当然,在伊斯兰世界,对改宗伊斯兰者的宽容是单方面的,如果伊斯兰教徒想要改宗异教,等待他的将是死刑的裁决。而在天主教的西欧,改宗异教则会被火刑夺去性命。一神教信仰的世界,都是“单向通行”的。

在这“单向通行”的规则之下,无论是从农民当中征集的步兵,还是出身于封建领主部下的弓兵和普通骑兵,大都在严酷的囚徒生活和被贩为奴隶的可怖前景之下,选择了改宗伊斯兰教。这样一来,即使路易支付了相应数额的赎金,也没有那么多俘虏最终回到基督教世界去。大概只有原本就拥有较高社会地位和财富的骑士们,才会最终选择被赎回的命运。

医院骑士团的团长就是这一时期重获自由的一人。他早在穆斯林占领耶路撒冷的1244年就被俘,由于一直拒绝改宗,度过了7年牢狱时光,终获释放。

如果考虑到这一情况,剩余的5200人中,最终回国的肯定相当少——这样说来,虽然我无法为路易九世在战场上的无能辩护,却可以为他没能赎回全部俘虏找到客观原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