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最后半个世纪
(1258—1291年)

蒙古人的威胁

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之间的两河流域,历史上常常受到来自东方的威胁。而介于两河流域和地中海东岸之间的中近东,则常常受到来自西方的威胁——古代是罗马帝国,中世纪则是十字军。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这一传统,随着蒙古人的崛起而悄然变化。进入13世纪,迅速扩张的蒙古势力,在其初代领导人成吉思汗去世之后继续发展,不到半个世纪间便发展为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大帝国,东起朝鲜半岛,西到黑海和匈牙利。

以底格里斯河畔巴格达为中心的伊斯兰世界东半部,在波涛一般的蒙古人攻势面前风雨飘摇。

巴格达是阿拔斯王朝哈里发的统治中心。哈里发起先试图支付重金给蒙古军队,使其绕道离开。但蒙古军队的强悍之处,不仅在于其骁勇善战的骑兵,更在于要求对手在投降和死亡之中二选一的强迫。当蒙古军队兵临城下,在距离巴格达5公里的地方实施包围,和谈的努力失败后,末代哈里发穆斯台绥姆被迫投降——这一天是1258年2月10日。

自762年阿拉伯人建成巴格达城以来,这座城市一直作为整个伊斯兰世界的首都而存在。从阿拉伯半岛发轫的伊斯兰势力,起先以叙利亚大马士革作为首都,之后则在底格里斯河畔兴建巴格达作为新的都城。

整个伊斯兰世界的文化中心巴格达,经历496年的繁荣之后,终于陷落。蒙古人对城市进行了彻底的破坏,残杀了哈里发,掠夺了城内全部资财,屠杀了8万居民。逊尼派穆斯林的信仰中心阿拔斯王朝寿终正寝了。

蒙古军队杀人之后,从来不处理尸体。他们任凭堆积如山的尸体曝晒于露天,导致疫病蔓延,使蒙古士兵也成为瘟疫的牺牲品。于是,率领大军的蒙古司令官不得不放弃刚刚攻陷的巴格达城。整个伊斯兰世界的中心巴格达,从此在暴行的破坏下沦为一片废墟,就连孩子的哭喊声也听不到。巴格达的再度复兴,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

1258年巴格达的陷落,震惊了整个伊斯兰世界。这一中东的大事件,穿越横亘中近东之间的大沙漠,传到了近东。

选择屈服或死亡,是摆在蒙古大军对手面前不变的课题。而蒙古军队本身,也以屈服者的不断加入而膨胀起来。当在草原上纵横驰骋的蒙古军队来到沙漠地带时,他们的行动便不如在草原上那般便利了。于是,这支大军小心翼翼地在沙漠的边缘地带行进,以避开纯粹的沙漠。

阅读 ‧ 电子书库

蒙古帝国的势力范围

征服中东之后,将视线投向近东的蒙古大军,并未径直西行,而是转向了北方。底格里斯河上游的摩苏尔城得知巴格达被攻陷的惨状,当即开城投降。

此后,蒙古军队折向西行,自然来到了第一次十字军征服的埃德萨伯爵领地。这里是中东与近东之间的十字路口,历史上交通干线的必经之地。

经过这一干线,到达的第一座大城市便是控制在穆斯林手中的阿勒颇。阿勒颇的领主对接近的蒙古大军感到极为恐惧,未作任何抵抗就携家眷逃亡埃及。

留守的将士只抵抗了三天,全盛时期的十字军也未曾攻下的阿勒颇城便被蒙古大军攻破了。此时正值1260年早春,巴格达陷落两年之后。蒙古军队在阿勒颇所实施的屠杀,与巴格达的并无二致。

攻陷阿勒颇之后,蒙古铁骑决定围攻叙利亚的首府大马士革。大军立即开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南扑。

1260年3月1日,大马士革终告陷落。蒙古大军的威胁席卷近东,距离埃及咫尺之遥。

伊斯兰世界的西半部分,也将面对蒙古的威胁。以巴格达陷落为标志而失去东半部分的伊斯兰世界,面临着有史以来最大的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