锁定目标

当年11月,卡拉温去世了。自以为从此安然无恙的十字军国家,突然遭遇不测。

苏丹在临死之前,召唤儿子卡利勒,令其在全体马木路克部下面前发誓“武力吉哈德”之后,才断气而去。这样一来,卡利勒必须实施扫除基督徒为目标的战争,才能巩固自己作为新苏丹的地位。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而发兵的导火索,早在当年8月便出现了。

由于阿克是朝圣基督徒安全登陆的唯一地点,欧洲朝圣者一直在阿克集中。这些朝圣者并不携带武器,心中所想的只有和平的朝圣。

看到国际化的阿克城内基督徒和穆斯林、犹太人从事贸易的场景,西欧来的朝圣者感到义愤填膺。他们无法想象,这里的基督徒怎能与生来不共戴天的阿拉伯人、突厥人和犹太人进行贸易,于是纷纷指责当地人是基督教世界的叛徒,堕落到要下地狱的程度。

这种宗教狂热的发展,使部分朝圣者对市场内的穆斯林拳脚相加。阿拉伯人和突厥人可以通过着装轻易地辨认,于是他们就成为朝圣者袭击的对象。

随着更多朝圣者的加入,这场恶斗的规模不断扩大。阿克当地的基督徒也卷入了双方的斗争,最终导致朝圣活动的中止。大批新的朝圣者在阿克登陆后遭到扣押,当地基督徒和朝圣者的矛盾迅速激化。

这场暴乱的结果,是相当数量的阿拉伯商人和来自周边贩卖农产品的突厥农民的伤亡。

到了8月底,伤亡穆斯林家属组成的队伍来到开罗,向苏丹出示家人血染的服装,要求向基督徒复仇。

此事不能不说是一起偶发事件。但一场简单的偶发事件,却给准备着政治军事干预的人以诉诸行动的理由。

十字军国家一方,注意到此威胁的人,是圣殿骑士团的团长纪尧姆·德·博热。

这位团长,在弥漫着以与伊斯兰世界战斗到底,拒绝和穆斯林共存,完全不愿学习阿拉伯语气氛的圣殿骑士团中,是个与众不同的另类人物。

博热出身法国的大贵族,其家族与路易九世有亲戚关系。他曾随路易九世参加1270年的第八次十字军,进攻突尼斯。

在这次命运多舛惨淡经营的十字军中,20岁的博热经受了严峻的考验。第二年他便舍弃了法国优渥而安定的贵族生活,加入了圣殿骑士团。

1273年,23岁的博热获选为圣殿骑士团的团长。他之所以能够以新人的身份就任,恐怕跟教皇看中他法国王室的亲属身份有关。

此后两年内,博热一直作为教皇召集的公会议的助手在罗马工作,直到1275年才前往中近东的“圣地”。这位25岁的年轻人,从此以圣殿骑士团团长的身份,跻身“圣地”基督教社会的最高层领导之列。

这位新的首脑一反圣殿骑士团的传统,与叙利亚的穆斯林领主建立了良好的私人关系,并时常与埃及马木路克苏丹的近臣来往。他早早地学习了阿拉伯语,在骑士团内部赢得了一批团员的效仿和支持。

早在1288年,这位年轻的团长便已提醒中近东的其他基督教领导人,卡拉温已经决意要进行“吉哈德”,十字军一方有必要做好准备迎战。然而此时其他领导人认为既然已经跟马木路克缔结了休战协定,就可以高枕无忧。

1290年8月的事件发生以后,圣殿骑士团团长最初的建议得到了广泛认同。在与苏丹紧急通信之后,阿克派遣外交使团前往开罗斡旋。卡拉温的态度十分强硬,他要求交出杀害阿拉伯商人和突厥农民的凶手,并支付高额赔偿款。

尽管阿克政权的领导人确知暴乱的朝圣者袭击穆斯林一事,想在事后找出凶手,却是十分困难的。没有人自首,更没有人告发。至于支付赎金的事情,则受到了上至耶路撒冷牧首,下至地方实力派的抵制。

只有纪尧姆·德·博热本人一直坚持,不仅要支付赔偿款,还应当找出凶手,引渡给苏丹。他想出了一个办法,即将阿克的大牢内因杀人或伤害罪关押的罪犯引渡到开罗。

然而阿克的军政首脑并未同意博热的请求。在高层为此争论不休之际,收拾事态的时机悄然过去。1290年年底出使开罗的阿克使节,连见到新任苏丹卡利勒的机会都没有,就被丢进了开罗的监狱。跟一直保障使节安全的阿尤布王朝相去甚远,马木路克王朝的苏丹不仅不遵守和平协议,还根本不愿保证外交使节的人身安全。

虽说如此,新取得苏丹大位的28岁年轻人卡利勒,跟彼此相识的圣殿骑士团团长之间,有着相互敬重的态度。卡利勒致信博热,开篇如此写道:

苏丹中的苏丹,君主中的君主,马利克·阿什拉夫,威严的信仰者,鞭笞无信仰之徒的权威,法兰克人、鞑靼人和亚美尼亚人的征服者,中近东所有城堡的主人,地中海与红海的支配者,两大圣地(可能指麦加和耶路撒冷)的守护者,卡利勒·萨利赫,
致阁下圣洁的圣殿骑士团的团长。对寡人而言,阁下一言九鼎,故寡人亦将真意悉数吐露。
近日,在寡人和阁下共同守护的土地上所发生之错误,望阁下努力纠正。
望阁下悉知,此前所派遣的来自阿克之使节,无论其所携之书信,或所备之礼品,皆无益于事态之解决。以后任何使节斡旋此事,寡人恒将拒绝。

卡利勒的来信,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为了夺取阿克而寻找借口。这位苏丹的理由,自然是为惨死于阿克的穆斯林商人和农民复仇。然而若要说到“错误”,卡利勒所期待的,恐怕是对第一次十字军以来200年间十字军在中近东“错误”的总清算。

1290年与1291年之间的冬季,卡利勒命令哈马城的埃米尔大量砍伐叙利亚的森林,以提供制造100台投石机所需的木材。完成后的投石机首先集中运到巴尔贝克,然后沿贝卡高原而下,运送到大马士革。哈马的埃米尔最终负责将投石机运到阿克城下——这位从阿尤布王朝时代一直管理哈马的埃米尔,在马木路克苏丹的治下继续听命于开罗。

从贝卡高原到大马士革,再从大马士革到阿克的路线,需要经过沙漠,渡过河流,还要翻山越岭。运输100台投石机,是必须依靠大量人力才能完成的。哈马埃米尔身先士卒,做了有效的动员,才最终解决了人员不足的问题。

与此同时,卡利勒命令各地的埃米尔和地方领主,以“武力吉哈德”的名义大量征兵。苏丹亲自以针对基督徒的“武力吉哈德”来号召出兵,使附近各地的穆斯林感到责无旁贷。对于一场“武力吉哈德”来说,战死就意味着成为光荣的殉教者。

在十字军历史上的最后一年,1291年3月3日,穆斯林军队的先锋到达了阿克城下。这支先遣队,由刚刚在努比亚执行了军事任务的阿夫拉姆负责指挥。

20天后,由哈马埃米尔负责押运的100台投石机到达了阿克城下。又过了19天,以扫除整个中近东基督教势力为己任的大军也到达了。

哈马埃米尔本人所率领的来自叙利亚北部的军队,在投石机到达后三天的3月26日抵达阿克城下。

次日,马木路克将领、大马士革的总督所率的叙利亚南部军队抵达了阿克。而苏丹本人所率的大军则已在3月6日启程。

苏丹大军出发前一周,以哈里发为首的高级神职人员,与苏丹和大军一起在开罗大清真寺举行了盛大的誓师仪式。伴随着《古兰经》的吟诵,人们为阿克之战的胜利而祈愿。卡利勒也在仪式后的游行中,为开罗的贫民布施钱财——在伊斯兰世界中,“吉哈德”常常伴随着对贫民的救济活动。

苏丹本人于出发一个月后的4月5日抵达阿克城下。此时,参加“吉哈德”的整支大军已经全部抵达,军队部署也毫无障碍地展开。苏丹接受先期抵达的阿夫拉姆的建议,将主阵地设在阿克城的东面南侧。在主阵地的北侧,配置着来自大马士革和哈马的军阵。卡利勒安排停当,认为事不宜迟,决定于4月6日清晨发起总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