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十字军时代结束以后,基督徒和穆斯林之间爆发了多次战争。其中在历史上值得大书特书的,有以下的几次:

1453年——君士坦丁堡陷落。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拜占庭帝国灭亡,首都君士坦丁堡更名为伊斯坦布尔,成为奥斯曼帝国的首都。

1492年——格拉纳达陷落。

西班牙境内的伊斯兰政权被完全清除,基督教一方的“再征服运动”完成。

1522年——罗得岛之战。

令伊斯兰世界“如鲠在喉”的医院骑士团,终于在奥斯曼帝国海军的攻击之下败北了。虽然这支骑士团再次“光荣撤退”,却失去了“罗得岛骑士团”的名号。

1529年——维也纳之战。

奥斯曼帝国的强势扩张,终于在维也纳城下受阻。由此,奥斯曼帝国的势力范围确定下来。

1565年——马耳他之战。

从罗得岛败退下来的医院骑士团,与奥斯曼帝国的大军在马耳他进行了一场殊死的大战,最终击退了奥斯曼帝国的进攻。从此以后,这一骑士团就以“马耳他骑士团”之名,一直担负着基督教世界最前线的斗争任务。

1571年——勒班陀之战。

威尼斯、教廷和西班牙联合舰队,与奥斯曼帝国海军,在希腊的勒班陀展开了一场激烈的大海战,战役以基督教一方的胜利而告终。奥斯曼帝国在海上的西进,由此战而告终。

1645年——克里特岛之战。

历时25年的克里特岛之战拉开了帷幕。最终,威尼斯共和国丧失了这艘“地中海的航空母舰”。

1683年——第二次维也纳之战。

此战之败北,使奥斯曼帝国最终放弃了西进的计划。

回首历史,倘若基督教军队在勒班陀和两次维也纳之战中败北,欧洲的伊斯兰化一定在所难免。

但必须指出,以上的战争都不能称为宗教战争。这些争端都是领土和利益的纠纷,只是披上了宗教的外衣,实际上只是普通的战争罢了。仅有的身着印有大十字军装的是罗得岛和马耳他的医院骑士团——十字军时代的遗产。

最后一次聚集在宗教大旗之下,以宗教信徒为主要作战人员的战役,就是1291年的阿克之战了。无论是对基督教世界来说,还是对伊斯兰世界来说,它都是最后一次宗教战争。

因领土和利益纠纷而起的战争,是无法带来人类内心的平安的。

著有多部有关十字军东征历史著作的伦敦大学教授乔纳森·里利-史密斯(Jonathan Rilly–Smith),以这样的一段话,作为其《十字军简史》(The Crusades–A Short History)的结尾:

欧洲人逐渐从对十字军的狂热中苏醒过来。到14世纪末,宗教再也没有打动民众的魅力了。……没过多久,“圣战”就为“正战”所取代。

当人心中唯一的正义只有上帝的期望时,发动一场战争便成为正义的了。而当上帝的意志退居其后,便只有“正义战争”留存下来。如果人心里只希望留下“正义”,那么最后留存下来的,也就只有“正义”。

而这最后一点,大概就是20世纪以来风起云涌,到如今的21世纪依然横行于世的战争中,不论发起的一方也好,被动应战的一方也好,正义一方也好,非正义一方也好,战争都是给人类带来痛苦的根源吧。

——《十字军的故事》(下)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