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 电子书库阅读 ‧ 电子书库阅读 ‧ 电子书库阅读 ‧ 电子书库阅读 ‧ 电子书库阅读 ‧ 电子书库阅读 ‧ 电子书库阅读 ‧ 电子书库致 谢

这部分内容对读者而言也许有些枯燥,但却是作者所喜欢的,它的作用是对曾经的帮助予以感谢。我要感谢的人能坐满一列电车。

首先,感谢多位哲学家。我就本书的内容同许多学院派哲学家进行过讨论,也使用了我与BBC、《前景》(Prospect)期刊,尤其是《哲学迷》期刊(Philosophy Bites)(www.philosophybites.com)合作时搜集的资料。这些哲学家包括Anthony Appiah,Fiery Cushman,Jonathan Haidt,Rom Harré,Anthony Kenny,Joshua Knobe,Sabina Lovibond,Mary Midgley,Adrian Moore,Mike Otsuka,Nick Phillipson,Janet Radcliffe Richards,Philip Schofield,Walter Sinnott-Armstrong和Quentin Skinner。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第二,感谢阅读过部分或全部手稿的另外一部分哲学家。本书疏漏之处在所难免,正是这些哲学家辛勤的工作让本书避免了更多的疏漏,他们是Steve Clarke,John Campbell,Josh Greene,Guy Kahane,Neil Levy,John Mikhail,Regina Rini,Simon Rippon,Alex Voorhoeve和David Wiggins(还要感谢Nick Shea,是他帮我辨认Wiggins教授的笔迹)。

第三,感谢那些协助我为参考文献搜集资料的人,有Lesley Brown,M.R.D.Foot(很不幸,他已经去世),Anthony Kenny爵士,还有Daphne Stroud,她是Philippa Foot生前的教学搭档。

第四,我很感激BBC和《前景》期刊的记者们给予我的帮助。我在BBC的同事们在本书的构思阶段发挥了重要作用。Jeremy Skeet帮助我委托他人制作了两集关于本书主题的BBC World Service系列的纪录片。该纪录片由可敬的Steve Evans制作,他是一位经济学家,拥有无尽的好奇心,本来也有可能成为一位杰出的哲学家。过去几年,我一直在为《前景》期刊撰写哲学文章,也正是在该期刊上,本书中的一些材料曾被刊登过。现供职于《金融时报》(the Financial Times)的James Crabtree和前编辑David Goodhart让我撰写一些其他期刊避之唯恐不及的题目。如果重复使用自己的作品也算是一种抄袭的话,那么我的确有过一两次这样的行为。有关哲学实验那一章的内容来自一次对实验哲学运动所做的调研,这部分内容是我与Nigel Warburton合著的。除了为《前景》期刊撰写有关“电车难题”的文章之外,我还撰写了一些有关“电车难题”衍生问题的文章。

第五,感谢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的团队:在撰写过程中,Hannah Paul和Al Bertrand始终保持耐心并给予我鼓励。虽然人们总是在致谢部分表达对编辑类似的谢意,但这次我是真心的。审稿编辑Karen Verde、插画作家Dimitri Karetnikov和新闻发言人Caroline Priday组成了一支优秀的团队。Hannah Edmonds和往常一样承担了勘误终审的角色,敏锐地发现其他人忽略的语法和拼写问题。

第六,感谢我在David Higham的代理人,尤其是Laura West和Veronique Baxter。

第七,我很感激审阅者的努力。普林斯顿的两位学者阅读了手稿。我很幸运,因为这两位不仅都是具有国际影响的道德哲学家,而且二人都选择放弃匿名。牛津大学教授Roger Crisp提出了许多有用的建议,还有这一领域的世界顶级专家之一、罗格斯大学和普林斯顿大学的Jeff McMahan也是如此。

第八,感谢Julian Savulescu, Mariam Wood, Deborah Sheehan, Rachel Gaminiratne 和牛津大学乌希罗应用伦理学中心的其他人,因为他们在过去几年中向我提供了如此热情的学术帮助。同样,感谢哲学研究所的Barry Smith和Shahrar Ali。

第九,感谢英国最好的印度餐厅——“咖喱天堂”——为我的大脑加油。

最后,尤其要提几个朋友。过去六年里,Nigel Warburton一直是我在《哲学迷》网站上的播客的合作者。2012年5月,我们访谈的下载量已经达到了1 800万次:更重要的是,这一系列的访谈非常有趣,并且给了我十分广泛的哲学教育。我还想感谢两位非哲学家。John Eidinow(我与他合作了三本书)和法律学者David Franklin,他们确实是非常聪明的伙伴。他们都通读了手稿并提出了数不清的宝贵意见。

这本书献给Liz,因为她充满爱意的善良和她温柔的忍耐;献给Saul,因为他对玩具火车的执着超过了我对电车的关注;也献给Isaac,最令人愉快的中途站,因为其出现在第七章和第八章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