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太太:和他们聊天,我觉得很年轻

对白兰花的迷恋有增无减,在九龙城街市买完菜,就走过衙前塱道口,七十一角落铺的隔壁田记花店买几朵,才上班去。

可惜此花有季节,每年开两次,夏天和深秋,过了那段时期,只有想念了。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今天习惯性地走过花档,竟然给我发现,寒冷的岁暮,怎会有白兰花?

“泰国空运来的。”黄太太说。

啊,怎么我想不到?那边热带,白兰变了种,一年四季都开。

那么微小的东西,装在透明塑料袋中,一共五朵,背后还用一片剪成锄形的香蕉叶衬着,卖四块钱。

“一箩箩用冰雪住,不然很快坏掉。”黄太太解释,“我知道你爱白兰,特地进货。”

真感谢她的好意,黄太太在这里开档,也有三十多年。已经六十多岁的她,前几年先生过世,儿子手不方便,在家。和媳妇两人守着档口。婆媳之间关系,特别良好。

“从哪里买的?”我问。

“花墟呀。”她说,“每天五点钟就去采购,我住在马鞍山,三点多就起床。”

“哇,”我问,“那么几点收档?”

“晚上八九点,”她说,“我睡得少。”

看见一盆盆的年花和橘子连着花盘,搬运起来也不容易。

“是花墟的人运来的?”我问。

“不。”她指着停在档前的面包货车。走前一看,里面载满花。

“谁驾?”我问。

“我自己呀!”黄太笑着说。

档边常摆着五六张空椅,任由七八十岁的老先生老太太休息,是黄太从垃圾堆中捡回来的。

黄太太说:“和他们聊天,我觉得很年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