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本性特别喜欢的东西,可以当药

李渔说:“一种本性特别喜欢的东西,可以当药。”

人的一生之中,总有一两样偏爱偏嗜的,像文王偏爱用菖蒲腌成的酸菜,曾皙偏爱羊枣,刘伶好酒,卢仝好茶,权长孺好爪,都是一种嗜好。癖嗜的东西,跟他性命相同,如果重病时能得到,都可以称为良药。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医生不明白这个道理,一定要按《本草纲目》检查药性,跟病情稍有抵触,就把它看成毒药对待,事实上这是特殊的病,不可能很快治好。当今,加上报纸上的医疗版,一说什么什么对身体不好,你就一世人甭想吃了。连豆腐也说有尿酸,青菜有农药,鱿鱼全身是胆固醇,咸鱼会生癌,鱼卵更不可碰。内脏吗?恐怖恐怖!吃鸡不可食鸡皮,剩下只有发泡胶般的鸡胸肉了。

当年瘟疫盛行,李渔得病犹重,适逢五月天,杨梅当造,这东西李渔最爱吃,妻子骗他说买不到,岂知他们家就住在街市旁边,听到叫卖,不管三七二十一,买来大嚼,一吃就是一斗,结果病全好了。

这种说法,与倪匡兄的理论完全一致,他老兄说:“人一快乐,身体就会产生一种激素,把病医好。”

我也同意,只要不是每天吃,一天三餐吃的话,一点问题也没有。别以为满足一时之欲是件坏事,其实是种生理和心理的良药,绝对可以延长寿命。就算不灵,死也死得快乐呀。

个性郁闷,言语枯燥的男人,是没有药医的,因为世上没有一种东西是他们喜欢的,他们本身就是一种传染病,会把你的精力都吸干为止,凡遇此种人,避之避之。

菜市场中,所谓的不健康食物,多是我们的酷爱。不喜欢肥猪肉,是因为你身体不需要肥猪肉,我年轻时又高又瘦,见到了就怕,当今爱吃,已把它当药。狐狸精会炆好三盅东坡肉,凡一切病,都替我治好,她才是名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