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生意的过程,也有无穷的乐趣

从前,认为“生意”这两个字是肮脏的字眼。

现在自己做起生意来,觉得乐趣无穷,并不逊于艺术工作。其实做生意,也在不停地创作呀。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生意越做越好,就把这两个字慢慢分析。哎呀呀,这一分析可好,原来“生意”是“生”的“意识”,多么灵活,多么巧妙!

别的地方,做生意不易;在香港,却是满地的机会,等你去拾。

不熟不做,这句话只对一半。不熟不做,不是叫你除了老本行,什么事都别去尝试。真正的意思,应该是对一样东西深切地去了解之后,才去做。

所以,要做生意的话,一定先成为专家才行。

张君默夫妇对玉石研究极深,现在卖起古玉来,头头是道,生意兴隆。

古镇煌卖古董表和钢笔,也做得有声有色。

这种高贵玩意儿,要看本钱才行呀。你说。

也不见得,举的例子都不是以本伤人的,而且属于半路出家。

不只是高档货,另一个朋友养金鱼,养久了当然分辨出品种,这一只打那一只,把金鱼性交当乐趣,生出了一只新品种的小娃娃,也发了财。

阅读 ‧ 电子书库

“工”字不出头,利用余暇做做小生意,略为动动脑筋,先把它当成副业,再发展下去不迟。主要的是抓紧时机。而且生意不做白不做。一向主张机会像一个美女,你上前去搭讪,成功率为五十五十;你连打招呼都不敢,那只有痴痴地望着,成功率是零。

家庭主妇也可以做生意,朱牧先生的太太辣椒酱炮制功夫一流,用的是干贝丝、泰国小辣椒、虾子、大蒜、火腿等材料,请教她做法如何,她总是笑融融地:“你喜欢吃,做一罐给你好了,何必自己动手那么麻烦?”

这种辣椒酱后来渐渐传于各个餐馆,称之为“XO辣椒酱”,现在已让李锦记商品化,销路不错。不过,朱太太也不在乎赚这些钱,她在电影监制方面下功夫,照样行得通。

方任莎莉烧得一手好菜,现在谁不认识她?做个广告,钱照收。

湾仔码头北京水饺的臧姑娘,白手兴家,产品打入每一家超级市场,都是我服的人物。

做生意的过程也有无穷的乐趣,还能认识许多有性格的人:

第一,你先要注册商标,那个律师长得高大英俊,简直是做电影明星的料。

第二,商标设计,那个半商人半艺术家的家伙,脾气臭得很,但是画出来的东西使你对他又爱又恨。

第三,把设计样板拿去拍照片分色,你会发现哪一家人的冲印技术最高。

第四,分好色的菲林交给制版厂,有位固执的中年人对印刷的要求比你还高。

第五,说明画和传单,须要清雅又能解释内容,不然人家拿到手即刻扔掉,写这类文章的又是个可爱的人。

第六,宣传,你会接触到报纸、杂志、电台、电视的各位做推销的美女。

第七,出路,摆在什么地方卖?遇见的人更多些,条件一直谈下去,直到双方满意为止。

第八、第九、第十,种种说不完的阶段,走一步学一步,不尽的知识和智慧在等待你去完成。

开餐厅的友人也不少,成功的多数是先有创意,做人家未做过的菜色招呼客人。

不过做餐馆面临的是人手问题,大厨子不听起话来,苦头吃尽。服务员的流动性,也令人头痛。

只要亲力亲为,问题还是能一一解决的,“大佛口食坊”的陈汤美,自幼爱打渔,理所当然地开起海鲜馆子,他能亲自下厨是信心的保证,而且他拼命把新品种的海鲜给客人吃,都是成功的因素。

当然失败的例子也不少,但是只要脚踏实地,起初小本经营,亏起本来,也无伤大雅,总比在股票上的损失来得轻,来得过瘾呀。

外国流行跳蚤市场,把自己做的东西,家中的旧货等,统统拿出来卖。可惜香港地皮太贵,兴不起来,但也逐渐有些类似的场地出现。

星期天没事做,利用空闲,摆个地摊做小生意,和客人闲聊几句,比打麻将还要充实。

赚到了一点钱,买架货车改装,成为流动的商店,去到哪里卖到哪里,想想都高兴。

“你自己做起生意来,就把生意说成生的意识。”友人取笑我说,

“那么‘商’字呢?‘无奸不商’你又作什么解释?”

我懒洋洋地回答:“‘商’,商量也。‘无奸不商’?那也要和你商量过,才奸你呀。”

阅读 ‧ 电子书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