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教教主

和梁玳宁及倪匡兄一齐吃饭,是数十年前的事。当年她办一本饮食杂志,来邀我们两人的稿,被她请客。

近年来,梁玳宁一直宣扬健康的重要性,拼命介绍食品、药物和医师给读者,造福人群,对她十分敬佩。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但是健康的重要,和“阿妈是女人”一样,理所当然;倪匡兄和我强调快乐,做人一快乐,什么病都少了。

梁玳宁很欣赏倪匡兄的豁达,封他为快乐教教主,问道:“但是要快乐,没那么容易吧?”

“是没那么容易。”倪匡兄说,“但尽量不做不快乐的事,就不难。做人不快乐,于事无补。如果悲哀能解决痛苦,我就要扮忧郁。”

昨夜,查先生宴客,庆祝许鞍华得导演奖,众人提到《明报》五十周年庆典的事,少了查先生出席,今天的《明报》,已非我们心目中的《明报》。

值得一提的是倪匡兄在《明报》创刊那天结婚,也有五十年了,他说:“人类在天寒地冻的环境下可以生存,政治迫害下也能生存,但是,说什么,也比不上对婚姻制度的容忍。能结婚五十年而安然无事,其他的,都没什么大不了了。哈哈哈哈。”

“理曲气壮。”倪太说。

倪匡兄又笑:“只有听人家说理直气壮,没有听过理曲气壮。”

席上,他又讲了最近发生的一件事,一次饭局,倪匡兄忽然流起鼻血,而且流得很多,周围的人都吓死了,他老兄说:“一孔罢了,不要紧;七孔流血,才厉害。”

离开第一次流鼻血,是二十年前。座上有位穿低胸衣服的靓女马上拿冰块俯身来堵,倪匡兄望了一眼:“那还不流多一点?哈哈哈哈。”

想起梁玳宁说我也是快乐教信徒,和倪匡一比,我哪及格?他已不必为生活奔波,我这个还想赚钱的人,便有烦恼,参加不了快乐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