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奖是开心事

2008年年底,无线来个电话:“有个扬威海外蜚声国际颁奖典礼,要你出席。”

到底是什么事,去了才知道为2008纽约电影电视节发出的旅游美食节目优异奖。阿猫阿狗的什么非洲刚果节得了也高兴,别说纽约的,对手一定强劲,得奖是开心事。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凭什么呢?自忖是节目做得轻轻松松吧?一有心理负担,面孔严肃,说什么也做不好。最大卖点可能是最后一段,要厨师为我做他们心目中最完美的一个蛋。

这是从前拍《蔡澜叹世界》时得到的灵感。当年到了里昂,找到最早得米其林三颗星的保罗·包古斯。他向我说:“很久没亲自下厨,你既然老远来到,要我烧什么菜,就烧给你看。”

我从裤袋中掏出一个蛋,他看了抓抓头,但也做!后来做这个新节目时,我都要求各地名厨,以最平凡的一个鸡蛋煮出各种花样来,成为终结的一个环节。

在几乎没有宣传的状态下推出了街,收视率平均也近三十点,我的功课算是交足。合作的深圳卫视台的普通话节目,也只是全年收视最高的一个,我比较喜欢普通话版的名字,叫《蔡澜提菜篮》。

可喜的是能在世界各地播出,我在巴黎的乔治五世酒店中也看过这个节目。既然做了,当然希望愈多观众愈好。

旅游美食节目并不容易做得好,多数要餐厅赞助,来个免费餐,吃到不好的,也只能叫:“噢,很得意。”好在无线资金雄厚,我不必受约束,尝到难咽的,还能在镜头前皱眉头。

得奖后记者问做主持的心得,我送上一首平仄不对的打油诗:

“镜头一出现,不必照稿念;资料收集好,切记随机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