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很好彩地,布达佩斯还没有发展一个新机场的计划,其他大城市的机场一乘车就要一个多小时,这里来到市中心只要三十分钟。

先了解最基本的地理环境,有山的那边叫布达,平地的叫佩斯,而结合这两地的是一座古老的铁吊桥,中间流的是多瑙河。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我们入住的四季酒店就在桥边,地点最为优秀。从窗口望出,名副其实是个有风景的房间(Room with a view)。

这座古老的大厦原名叫格林椹宫(Gresham Palace),但不是皇帝住的,是英国格林椹保险公司的旧址,建于1906年,才一百零一年,不算是悠久的历史。

当时的法律禁止保险公司做有风险的投资,格林椹为了表现他们的实力,就选了地皮最贵、最高级的材料、最有权威的艺术家来装饰这间办公室兼公寓,由住客的稳定租金作为固定的收入,所以有多奢侈是多奢侈了,不惜工本地来取得顾客的信任。

大战时差点摧毁,又经过后来穷困的年代,格林椹宫沉寂一时,政权移交国民之后,终于在2004年花了一亿多美金,把整个建筑物一砖一瓦地重现,成为当今的四季酒店。

一走进大堂就被那种浪费空间的气派感染,高得不得了的楼顶,用玻璃遮盖,让阳光射入。楼上的大理石,地面的小砖,让我们觉得比住入皇宫更为豪华。

房间是宽敞的,又有很高的楼顶,绝对不是老建筑那么阴阴暗暗,这里是光猛(编者注:粤语,指亮堂堂)的,舒服的,当然又配着处处不着眼的各种现代化的电器设备。

在大浴缸中泡了一个热水澡,换上新衣,已要开始工作了。

好友安东莫纳在大堂等我,这次他专程从巴黎飞来与我们会合。他是匈牙利人,在巴黎出了名,像是衣锦荣归,当地人都当他是个大人物,由大人物带路,当然得到大人物的待遇,还没出发,已知道有一个好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