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在Gundel餐厅,我们可以吃到鹅肝酱的四种不同的煮法。

鹅肝,在下去的十多家餐厅都出现。匈牙利人大量生产,已有过剩之势,美国禁止法国鹅肝,说那种强压的饲养不人道,但对用同样方法的匈牙利,则一概不理,实在有双重标准之嫌。目前,连收入低的法国人,也吃起匈牙利鹅肝来。这个市场,也许今后会被后起之秀的大陆抢去,但当今还是匈牙利称霸。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至于味道方面,你必须尝试过多种不同的,才能分辨出法国碧丽歌地区的鹅肝,是天下最好吃的。一般人绝对不懂得高低,只知道是很贵。先贪婪地吃一大块,就大声呼佳,和吞鲍鱼一样,暴发户心态十足。

不过,第一次试,也不能节省地去吃次货,劣质的鹅肝酱,有一种尸体腐烂的味道,闻之骇人,以后不敢再尝,便失去了一个美好的味觉世界。

做法也大有关系,通常是将它煎了一煎就上桌,高级鹅肝浸在鹅油里面,就那么煎没有问题。次等的真空包装,取出之后以植物油煎之,一过火,就很粗糙了。

因为鹅肝是愈肥愈好,所以要用甜的食材来中和。下大量士多啤梨果酱煎炒,也是种吃法。冷食亦行,放鱼胶粉把甜酒结成冻,再切成小方块铺在鹅肝上面。

最豪华的吃法,当然是慕扎医生教的:用一个饼皮,周围贴上鹅肝片,炒高级蘑菇垫底,再用果酱煎鹅肝放在蘑菇上面。最高一层,则以黑松露菌铺之。盖上饼皮,拿去焗炉焗它一焗,上桌切块食之。

配以白酒也行,但老饕们喜欢以法国苏丹甜酒佐之,高胆固醇加上高糖分,虽不健康,但美味之至。

匈牙利鹅肝因当地工资低廉而其价格较法国便宜,匈牙利人酿造的甜酒也不贵,Tokaj区,也是我们下一站的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