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晚上,我们和安东去了一家他最喜欢的餐厅,叫“祖母与南施”(Nancsi Neni),吃的是最地道的匈牙利菜。

像马赛的布耶佩斯海鲜汤那么闻名,来到匈牙利,非试他们最具代表性的顾拉殊(Goulash)汤不可,这是一道用牛肉和大量蔬菜熬出来的浓汤,只有在当地,又在最好的餐厅吃,才对得起自己。那种美味令我觉得,单单为了这道汤来匈牙利一趟,也值回票价。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其他菜也精彩,我们在匈牙利享受到的服务是:第一,菜上得快;第二,绝对没有法国餐厅的那种傲慢。

当晚安东介绍了他的朋友乔治给我认识。乔治开钱庄,资金雄厚,一辈子除了收藏名画之外,就最爱吃了,他说他将开一家餐厅,就在菜市场旁边,把所有的匈牙利古早菜都重现,听到我流口水,可惜这次吃不到,期待下个月带旅行团来的时候再去试试。

饭后我们去了乔治的家,挂着多幅安东的作品,通常我们拍旅游节目,很少有机会到当地人家里做客。到了模特儿的住宅,又去乔治那里,再下来还可以到安东的老家,了解匈牙利人的生活,是件好事。

乔治的女儿才十六岁,长得亭亭玉立,是个业余的模特儿。

“你舍得吗?模特儿生活很辛苦的呀。”杨峥问乔治。

他也够坦白,向杨峥说:“好过做鸡。”

已经疲惫不堪了,回到酒店浸了一个热水浴,望着那张大床,好像一块大云朵,四季酒店以他们的床铺闻名,我躺了下去,一秒钟也不到,已睡得不省人事。如果能够熟睡,两三个小时已经足够,清晨五点多钟,天已亮。

阅读 ‧ 电子书库

是写稿的时候了,但头脑并不清醒,即刻耍些太极拳。近来向袁绍良老师学了几招,的确管用,虽然连花拳绣腿的地步也达不到,但是做为撰写前的热身运动,一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