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十天的布达佩斯旅行,很快地过去。明天,我们就要到葡萄牙去了。一个城市能住上那么久,是件幸福的事,总比两三天的走马看花好得多。

也去过一些小镇,到一家叫“火龙”的餐厅,大厨拿手的是烟熏鹅肝,鹅肝的花样这几天试得多,我没吃过这种做法。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师傅拿出一个铁盒,比我们在酒楼打麻将时看到铁盒大两倍左右,里面有个架子,放木屑进去,就能熏东西了,简单得很。

“这是匈牙利厨具吗?”我问。

“不。”师傅说,“我在芬兰看到的,很管用,就带了一个上飞机。”

鹅肝用高汤煮熟,熏个三分钟,拿进冰箱冷冻,再切片上桌,味道独特,又没那么油腻,是可口的。

“去芬兰是旅行吗?”我问。

师傅说:“有个客人来我这里吃东西,觉得味道好,问我有没有兴趣去他们的餐厅表演,我说你寄两张机票来,就即刻上路。”

阅读 ‧ 电子书库

“下次请你来香港?”

他点头:“做厨师的,一定要和别人交流才行。”

除了拍摄名店,工作人员也要选餐厅来自己吃饭,有时会有意外惊喜,像我们到过一家不起眼的,看到餐牌上有道骨髓汤,即刻点来试。

一个大盘子之中,摆了粗壮的牛腿骨,外面用纸包住,方便客人拿起来,另有一支铁叉,如果骨髓搞不出时可以通它一通。

从来没有吃过这道菜,长长的牛骨之中流出很多骨髓,非常肥美,比吃意大利的OssoBuco过瘾得多了。

那么多的骨头,熬出来的汤,当然好喝,用来点面包,已是完美的一餐。

归程大家买了些手信,物有所值的当然是鹅肝罐头,只卖法国的十分之一的价钱。

Tokaj甜酒,普通的便宜得令人发笑,年份最老也不过是千多块港币罢了,绝对在法国买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