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朋友,给骂几句不要紧

有天,和黎智英谈起黄霑。

“他常三更半夜跑到我家里来,除了聊天喝酒,你知道他喜欢干些什么?”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不知道。”黎智英说。

“他喜欢借我的冲凉房洗澡。”

“经你这么一提,我也想起。”黎智英说,“他来我家,也问说:‘可以不可以借借你的冲凉房?’当年我和他不是很熟,一下子就回答:‘当然可以啦。’想不到他老兄真的大剌剌地跑了进去,一冲冲了接近一个钟。”

“有时候夏天来,洗完澡围着毛巾,光秃秃跑了出来,你知道,黄霑是不爱穿内裤的。”这个老友有这铺瘾,真是怪到极点。

“后来来了几次,都有同样要求。”黎智英回忆说。

“我不知道他到了查先生的家,敢不敢那么放肆?”

“大概不敢吧?”

“他吃过东西,喝完酒,洗了澡,拼命道歉,说了几十声对不起,无以为报,免费替我写一首歌词。”

“他写了吗?他没向我说过这种话,连谢谢也不出一声,但是答应了你有什么用,口说无凭呀。”

“他倒是真的有诚意的,每次都写一张证明书给我,说一定实现。”

“你有多少张?”黎智英问。

“一叠。”我又笑了起来。

黎智英也笑了:“真是一个活宝。”

“林燕妮写过,黄霑真正的老友是顾家辉,唯一一个没弹过一句的人。其他酒肉朋友,让他骂得叶落,她说她知道的。那么,我们全被他骂了。这点,我倒不在乎,做朋友,给他骂几句,不要紧。”我说。

黎智英豁达:“我也不当成是一回事,现在还能骂的话,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