沮丧没有什么了不起,只是一个笑话

我爱一切活着的东西,最讨厌的是担心、难过、悲伤、痛苦、忧郁和沮丧这几样,我当它们是敌人。

消灭敌人不用和它们去斗争,最好是躲避。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有人说吃东西可以抗拒沮丧;越悲伤越吃得多,这当然也是途径之一,毛病出在吃太多东西会发胖,那时你又得去担心自己的体重。

和朋友出街吧——有人那么劝告你。但是,你想想看,已经是沮丧难过,还要在别人面前装出个笑脸,那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

别以为天下只有你一个懂得沉闷,连许冠文、吴君如也有悲伤的时刻。痛苦,不是你的专利。

你也许会说自己越来越老,所以沮丧也越来越深,不过实际上,悲哀和年龄没有关系,报纸上年轻人跳楼的新闻是不稀奇的。

你或者会把理由推在穷困上,但是有钱佬发神经,服药自杀的例子也不少。

沮丧不分贫富、不分阶级、不分年龄、不分性别。这个坏蛋说来就来,我们一定会遇到它,就像我们做人迟早患伤风感冒一样,没有什么了不起,事后想起来,多数变成一个笑话,而且往往是莫名其妙的笑话。

我经常沮丧。

但是,我没有时间沮丧。

对了,克服它,最好是把自己弄得忙得要命。工作、读书、看漫画、看电影、看电视、散步、养鸟、栽花、打麻将、竞马、赌狗,做什么都行,只要不去吸毒,且切莫酗酒,别抽太多的烟就是了。

有时,就算你忙得交关,沮丧也会偷偷摸摸地来侵袭你。当你无处可逃,剩下最后的办法只有面对它。

找一个地方躲起来,关上房门、窗户,紧闭帘子,独自大声嘶叫,痛哭一场。要不然,摔破所有碗碟(避免古董),在雪柜上写“他妈的”三个字,等等等等,但是千万不要用脚踢烂电视机(会给电电死的)。

当你做了以上的一切,你便会觉得自己笨到极点,而且,你哭叫太多了眼肿喉咙痛,闷出个鸟来。

这时,试试打开窗门,让阳光沐浴你的身体,走出去散散步,问人家说这棵开满花的树叫什么名字,买两斤菜去炒炒,吃个斋,沮丧忽然逃得无影无踪。

求神拜佛也是绝对有效的,担保你会出现奇迹。我看过一个老太在祈祷,问她说灵不灵。她回答:“拜神时什么都不用想,还管他灵不灵!”

美国佬一沮丧,马上就去找精神分析专家,目前的收费听说是100美金1个钟头。不过,通常他们只给你45分钟,像按摩女郎一样。

信天主教的还可以去找神父忏悔,这最合算,但是现在找神父的人越来越少,我认识的一个神父也说过:“他妈的,那些缩头鬼把我们的生意都抢光了。”

我们不流行这玩意儿,我们沮丧的时候只有自己解决,对了,自己用手解决也是个办法。

发现读丑闻杂志和妇女月刊也有帮助,前者踢爆名人私隐,让你好过;后者告诉你许多用手是无害的理论。

八卦周刊最可爱,将报摊所有的都买下来吧!

这些周刊,至少可以使你进入八卦阵,忘记沮丧,也可以说得上没有一本不好看。

如果嫌太贵,可去洗头店减轻负担。

漫画更好,什么英雄、什么门、什么郎等,要不然就是日本的色情和暴力,包你把沮丧忘得一干二净。

要是你什么钱都不肯花,那么只有粤语残片,看张瑛、白燕哭得死去活来,你会感到自己最幸福。

阅读 ‧ 电子书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