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明的社会,什么人离婚都不稀奇

萨科奇离婚了,法国人民的反应是:“总统离婚又如何?总统也不过是一个人。”

是的,一个开明的社会,应该有此反应,时代的变迁,令到父母离婚的例子愈来愈多,这已是社会现象,总统离婚也绝不稀奇。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迂腐的卫道士和落后的社会里,才有人批评。为什么不批评他是不是一个好总统,而是一个离不离婚的人呢?

前几任的,都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被认为最伟大的戴高乐,也有私生女。偷情一向是他们的传统,民间传说里的婚外情特别多。童话中,经常出现国王和公主婚后爱上其他人,在小孩子的心里,已种下一棵偷情的苗了。

当今离过婚的女子,有那个被视为荡妇了?再嫁后幸福的例子也居多。

要说公平的话,男女离婚,应该是双方都发生过婚外情。不公平的,是只有单方享受。

我也从来不反对离婚,友人之中这种例子不少,这些人都很正常,社会也从不歧视。我反对的,只是违反了当初在婚礼上照顾对方的诺言。

不过,有些例子是可以谅解:

“她变了。从前是一个同情心重,处处原谅别人的人。现在她尖酸刻薄,处处挑剔人家的毛病。”

“他现在自高自大,已经不是我嫁的那个谦虚男人。”

朋友常那么向我诉苦,我说一要是离,一要是忍。你们没有违反诺言,因为你们答应过的对方,已不是同样的一个人。

我们尊敬的南非总统曼德拉也离过婚,因为他发现妻子已是两个人,是个例子。

阅读 ‧ 电子书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