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做人,总是忘记自己年轻过

长辈托我买东西,身体不舒服躺在酒店中,任务就交给自告奋勇去代劳的年轻人。

“走了好几家店,买不到。”年轻人回来轻松地报告。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盒子上有没有地址?”是我的第一个反应,但是没作声。

翌日。牺牲睡眠,叫了辆的士,找了又找,好歹给我找上门。买到了,那种满足感是兴奋的、舒服的,终于没有让长辈失望。

我们这辈子的人,答应过要做的事,总是尽了最后一分力量才放弃。

我并没有责怪年轻人,觉得这是他们的做事态度,是他们的自由,与我们这辈子的人,不同罢了。

我这种摇摇头的表情,似曾相识,那是在我父亲的脸上观察到的,当我年轻时。

上一辈子的人总觉得我们做事就是差了那么一丁点,书没读好、努力不够、乏幻想力,总是不彻底,没有一份坚持。

看到那种表情,我们当年不懂得吗?也不是。你们是你们,我们是我们。我们认为已能过得了自己那一关,已经得了。你们上一辈子的,有点迂腐。

但也有疑问:自己老了之后,做事会不会像老一辈子的人那么顽固?

“那就要看,要求我做事的人,值不值得我尊敬?”年轻人最后定下自己的标准。

通常,愈是在身边的人愈不懂得珍惜这种缘分。年轻人对刚认识的,反而更好,舍命陪君子就舍命陪君子吧!

渐渐地,年轻人也变成了一个顽固的老头,他有自己的要求,有自己的水平,对比他年轻的已看不顺眼:“做事怎么可以那么没头没尾呢?我们这辈子的人,不是那样的。”

从来,我们做人,总是忘记自己年轻过。

“我们这辈子的人”这句话,才会产生。

阅读 ‧ 电子书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