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几何,要酬生平之不足也

年轻时,又高又瘦,大家都为我担心,要强迫我喝肥仔水。

交了个女朋友,也是又高又瘦,一头直长的头发。我们两人在一起,朋友笑称:一枝竹竿和一把拂尘。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时光蹉跎路,发起中年福来。渐渐肥胖,成为被取笑的对象,我毫不在乎,反而先自嘲。

偶尔有裸体示人的机会,也不觉羞耻。这就是我的身体,我某一个时期的形态。它追随着我爬过高山,渡过大海,在烈日下煎熬,严寒中挨夜。它是一副值得骄傲的躯壳,不得亏待。

珍芳达和三岛由纪夫拼了老命,想把人类肉体保留在接近巅峰的状态,我认为是不必要的。适当的运动倒要实行,但是我是个懒人,除了垫上运动以外,什么篮球、足球、网球、羽毛球都不感兴趣。所以,只有放任地由这个躯壳浮肿下去。

难看死人,有人说。但是美丑只是一个观念,是别人强迫你接受的观念。随岁月衰老倒是必然的,皮肤的松弛,皱纹的增加,你我都改变不了。从前叫我喝肥仔水的人,现在要我吞减肥丸。

唉,继续暴食暴饮吧。殷文昌说:“人生几何,要酬生平之不足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