骂人,要骂到节骨眼

和日本人打交道,我年轻的时候总不客气,一恼起来就大声骂人,但有些笑嘻嘻听,拼命点头认错,但死不悔改,也不是办法。

骂人,要骂到节骨眼。像这次我们在九州,最后一天循例要逛一趟菜市场,结果司机认错路,把我们带到中央批发市场,被关闸人员挡住:“要有准许证才能进去。”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怎么才拿到?”

“请去十一楼的办公室申请。”

“拿到了是不是马上可以进去?”

守卫看了表:“不,要等到十一点。”

只好退出,我向司机说:“不是这一个市场,来错了,应该去一个有零售的,从前来过。”

“你又没有说清楚去哪!”司机狡辩,“只是说市场,市场,这就是市场呀!你有正确的地址吗?”

我终于忍不住,弄个圈套给那司机:“您是本地人吗?”

听我那么客气,司机有点骄傲:“不折不扣的福冈人。”

“您驾旅游巴士,有多少年资了?”

“快三十年了吧。”

已经箍住他的颈项了,我的语气忽然转冷:“驾旅游巴士,驾了三十年,还不知道中央批发市场要有准许证才能进去的吗?”

“这……这……”他的脑筋转不过来,急到说不出话来。

“驾旅游巴士,驾了三十年,也不知道这地方要十一点才开,对得起公司,对得起客人吗?”眼看他就要鞠躬,我命令:“不必道歉,带我们去零售市场,如果再说没有地址找不到,向你的上司请示。”

这一回乖乖载我们到目的地,这种方法骂人,最有效。

阅读 ‧ 电子书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