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的种子,开花了

1

从赤鱲角飞大阪关西机场只要三小时,再直接乘一个半小时的车就到京都了。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我们这次是来抄经的,一群人浩浩荡荡迫不及待,但我还是要大家先吃顿好的,睡一晚,翌日去。我一向抄经就在早上,这习惯改不了。

第二天,我们来到岚山,因为路窄,要步行十多分钟之后才能到目的地“寂庵”。

“为什么抄经一定要跑到日本来?”有一位团友终于忍不住问。

“什么地方都可以,这里吃住都好,借故来的。”我笑着回答。

“京都那么多大庙,为什么要选这家小庵堂?”

“随意一点嘛。”我说,“庵的住持濑户内寂听是我的老友。”

“寂听是她的名字吗?”团友又问,“为什么取个寂字?因为寂寞?”

“照她的解释,寂字可作静。我们就静静地听她讲经吧。”

再也没其他问题,我们继续往前走。

从前只是一块农地,濑户内这位大尼只手空拳买了下来,按照自己的意思,一草一木地建起这个幽静的庵堂来。

门口很小,挂着一块用毛笔字写的“寂庵”两个字,已被风雨冲淡了墨汁,另有个大竹筒,筒上开了个口,写着“投句箱”三个字,用来让施主们留言,也代替了普通的邮箱。

走进院子,种满了树,可怜的小白花开放,一点一点。

花下有很多地藏石像,日本人供奉的都不是留胡子土地公,而是每一个都像儿童。有些包了一块红巾,像家庭主妇入厨时的围裙,不知有何典故,下次遇到友人再问个清楚。

另有一块巨石,刻着用抽象字体写的“寂”字,那么多个寂字,整个环境的气氛,产了一种非常幽静的感觉,令人安详。

再走前就是庵堂,而住持的住宅建在另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