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也疯狂

《上帝也疯狂》这部电影在香港票房收入平凡,可是在其他较纯朴的国家却打破《〇〇七》片集所创的西片记录。

记得片中的一个叫布殊曼的非洲人吗?他就是最初捡到可口可乐的空瓶子那个主角。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近年来,他被日本请去多次,变成最受注目的人物之一。

第一次去东京的时候,日本还把一个专门研究动物语言的教授老远叫来,想与布殊曼有多一点沟通。

布殊曼出现在无数的电视和杂志的访问中,他的单纯的感情,惹得大家都开心。

日本人给他最好的吃的穿的,招待他到最美丽的风景区去游玩。

回到非洲,布殊曼觉得他睡的床很硬。不过,这只是一个受宠坏的开端,其他的不良习惯跟着学会。我很厌恶听到这一切,所以不再详述。

过了一段时期,日本人又把布殊曼请去,这次不是做客人,而是要为大商家付出一些贡献了。布殊曼不断地拍广告,他的照片只是带着微笑,手中都有不同货物。看惯了健美的模特儿和过气的明星,日本的消费者对非洲土人的推销感到异常的新鲜。

平时他已穿上西装,至少有数条牛仔裤,但是在广告中,他由非洲带来的“服装”和“道具”派上了用场。

布殊曼脱下衣着,光着上身,只围一条缠腰布。赤着脚,肩上挂着原始的弓箭筒,手上永远有最摩登的商品。

他拿着一个新型录音机,图片的左右写着石洞雕刻状的字:“我,不是布殊曼,变成华克曼了。”

到底赚到的钱他分到多少,日币当然也能在非洲兑换。

买到什么?五个老婆,七十只羊。如果卖广告所得的酬金完全到他的手,布殊曼会成为小地方的土皇帝。

电影中的形象完全幻灭,为了此事我伤心了好一阵子。再想下去,上帝不疯狂,我先发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