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中了电影的毒

从小中了电影的毒,外国人的形容是被菲林虫咬到,一生不能摆脱。

电影院少去,那是真的,实在忙不过来;片碟还是照买,一天总要花三四个钟头在看电影上。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什么烂片都看,经数十年后,当今才开始选择,酸枝大柜中的几个抽屉,摆满了原封不动,不想扔掉,但也不想看的片子。

有什么电影不想看?太愁惨的,已经不想看,太一本正经主张正义的,也不想看。太好莱坞,硬滑稽来取悦欢乐的,也不想看。太眼高手低,导演们拼命自渎的,更不想看。

从前买下不看的,已数不清,最近的中文片有《赵氏孤儿》和《非诚勿扰2》。与其看这些哭哭啼啼,或无理取闹,我宁愿看打打杀杀、机关枪乱扫、炸弹满天飞的动作片或刀剑片,但也有选择,像《狄仁杰之通天帝国》等,我怎么都不想去碰。

有时也宁愿看恐怖B级片,虐杀僵尸的也不拒,但像《维多利亚一号》这么残忍的,看了也不舒服。

西片中,我知道拍得很好的有《最后车站》The Last Station,荣获上两届奥斯卡金球奖二项提名,但叫我去看老女人海伦·米烈和老汉克利斯托夫·庞马在床上调情,也有点恶心。

有些片,导演好,主题又适合我,但说什么也不看的有李安的《制造伍德斯托克音乐节》Taking Woodstock,原因说不出来。

东挑西选,什么电影都看不下了,怎么办?好在有制作水准很高的电视片集补上,像《广告狂人》就看得津津有味。

重看经典的法国片All the Mornings of the World也很享受。除此之外,只有摘下心肝,看那些不想看的,怎么烂都把它们看完,身为电影工作者的一分子,我知道每个场面,每个镜头,都是一大群人集中精神去炮制,不管那种戏是多么的荒唐,还是一本正经地去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