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匡:思想配额越储蓄越精彩

倪匡兄说他不饮酒,不是戒酒,而是喝酒的配额已经用完。

老人家也常劝道:人一生能吃多少饭是注定的,所以一粒米也不能浪费,要不然,到老了就要挨饿。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以寓言式的道理来吓唬儿童,养成他们节约的习惯,这不能说是坏事。

最荒唐的是,你一生能来几次也是注定的,年轻时纵欲,年纪大了配额用完就不行了!

哈哈,这种事,全靠体力,不趁年轻时干,七老八老,过什么干瘾?

如果能透支,那么赶快透支吧!

要是旅行也有配额的话,也应该和性一样先用完它。年轻人背了背囊到处走,天不怕地不怕,袋子少几个钱也不要紧。先见识,结交天下朋友,脚力又好,腰力也不错,遇到喜欢的异性,来个三百回合,多好!

年纪一大,出门时定带几张金卡,住五星酒店。但是已不能每一个角落都去,拍回来的照片都是明信片上看过的风景。

大鱼大肉的配额也非早点用完不可。到用假牙时,怎么去啃骨头旁边的肉?怎么去咬牛腿上的筋?怎么去剥甘蔗上的皮?

老了之后粗茶淡饭,反而对健康有益。

在床上睡觉更是能睡多少是多少。老头到处都打瞌睡,车上、沙发上、饭桌上,但是一看到床,就睡不着,这个配额绝对用不完。

我一直认为人体中有个天生的刹车,等到器官老化不能接受某些东西的时候,自然便会减少。倪匡的酒也是一样的。他并非用完配额,而是身体已经不需要酒精。

这些日子以来,我自己的酒也喝得比以前少得多,觉得是很正常的。我的肝脏已经告诉我,喝得太多不舒服。而不舒服,是我最讨厌的,尽量去避免,不喝太多的酒,不算是一个很大的代价。

烟也少抽了,绝对不是因为反吸烟分子的劝告,他们硬要叫我戒烟,我会听从的话,那是来世才能发生的事。

白兰地酒一少喝,身体上需要大量的糖来补充失去的。

倪匡一不喝酒,就大嚼吉伯利巧克力和Mars糖棒。一箱箱地由批发商处购买,满屋子是糖果。

我也一样,从前是绝对不碰一点点甜东西,近来也能接受一点水果。有时看到诱人的意大利雪糕,一吃就是三英镑。

那么胆固醇有没有配额呢?当然没有啦!在不懂得什么叫作胆固醇的贫苦六十年代,猪油淋饭,加上老抽,已是多么大的一个享受!

而且,胆固醇也分好坏,自己吃的一定是好的胆固醇。

年轻时,看到肥肉就怕,偶尔被老人家夹一块放在饭上,瞪了老半天,死都不肯吃下去。现在看到炖得好的元蹄,上桌时肥肉还像舞蹈家一般地摇来摇去跳动,口水直流,不吃怎么能对得起老祖宗?

胃口随着年龄变动,老了之后还怕胆固醇真笨,现在的配额,取之无穷,用之不尽,快点吃肥肉去吧。

那么因为胆固醇太高,得心脏病怎么办?

肥肉有配额的话,寿命也有配额。阎罗王叫你三更死,你也活不过五更。

因为胆固醇过高而去世的人,也是注定要死的呀!白饭就没有胆固醇了吧!白饭吃太多也会噎死人的呀!

“最怕是你死不了,生场大病拖死别人倒是真的!”老婆大人狂吼。

迷信配额,应该连生病也迷信才对。

儿女一生下来,赶快叫他们来场大病,那么长大之后,生病的配额用光,什么淋巴腺癌、食道癌、鼻癌、胃癌、肝癌就不会生了。老婆大人,您说是不是?

如果长期患病而死,也早在八字上排好的。命苦就是命苦!要是命大,那么遇上贵人,一帖灵药就搞定。起死回生,娶多几个二奶,生下一打半打孩子再翘辫子。

穿的、用的、住的、行的都有配额?即使我这么相信,思想也绝对没有配额了吧?

各种配额能用完,思想配额将会越储蓄越精彩。所谓思想储蓄,是把你美好的时光记下:印度的泰姬陵、埃及的金字塔,威尼斯、伦敦、巴黎、纽约和香港,都是丰富的储蓄,还有数不尽的佳酿,还有抱不完的美人。只有在生命终结时,思想的储蓄才会消失。

到了那个关头,病也好、老也好,带着微笑走吧。哪会想到什么胆固醇?

身外物、体中神,一切能够想象的配额,莫过于悲和喜。

生了出来,从幼儿园开始被老师虐待,做事被大家打小报告,老婆的管束,养育子女的经济压力等,我们做人,绝对是悲哀多过欢乐。

虽然,中间有电子游戏机或木头做的马车带来一点点调剂。还有,别忘了,那么过瘾的性生活!除此之外,我想不到做人有任何太过值得庆幸的事了。

把悲和喜放在天平上,我们被悲哀玩弄得太尽兴!如果人生真的有配额,那么我们的死,一定是大笑而死的!

阅读 ‧ 电子书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