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雄泉:不期望成为大师,心里便没负担

丁雄泉先生的画室,广阔无比,还在嗅觉上,留给人一个深刻的印象。

这都是因为丁先生喜种洋葱花,买的种子很大,有婴儿的头那么巨形。这种洋葱头一开就是八大朵红花,他一种数十头,这边开完那边开,永远有灿烂的花陪着他。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洋葱头种在浸湿的泥土之中,产生一股强烈的味道,和切完葱头留在手上的一模一样,闻惯了还觉得蛮有个性的。

最近他还作些小画,画在小块的油布上,摆在书房,整面墙壁生色。丁先生要我带一张回来送黎兄。我很喜欢,但没有向他开口。我这个人一贯不大向人讨东西,像从前在冯康侯老师处学写字,如果他不主动送我,我不会出声。

丁先生送我的acrylic颜料倒是欣然接受了,有些紫色是他自己特别请法国的漆厂调配的,店里买不到。

“这些颜料,够你画几百条领带了。”丁先生笑着说,“既然你已经开了一间杂货铺,不如拿去卖。钱是另外一个问题,将作品分给大家欣赏,自己也有满足感。”

最喜欢丁先生画的领带,上一次去阿姆斯特丹做电视节目,穿了一套白西装,普通得紧,但是一打他送我的领带,路过的人一看,都回头,有些还赶上来问我在什么地方买。

领带是用acrylic画在白色底上的,这种颜料很特别,能溶于水,像水彩一样用,但是干了之后,被雨淋湿了也不会脱色。

丁先生虽然说大家作风不同怎么画也不要紧,但我只是一味抄袭。不期望成为大师,心里便没负担。做人,逍遥快活最要紧。

阅读 ‧ 电子书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