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真先生:淡散生涯似神仙

蓝真先生,人与名字一样,很真。

自从一九四六年加入三联书局后,就一直做到现在,没退休过,还是香港联合出版集团有限公司的荣誉董事长。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今年八十多了,讲起话来还是那么大声,笑起来像个儿童,酒愈喝愈猛,时常说:“办出版的,需要一点勇气才行。”

认识蓝先生,是由家父介绍的,他来香港时常与好友吴其勉先生相聚,蓝先生参加了。蓝太太李慧姐也来,发现是同行,当年她负责清水湾片厂,我则在邵氏做事,相谈甚欢。

蓝先生一生爱书,所阅无数,却谦虚地:“我是一个看书人,不是一个读书人。”

诗词之中,蓝先生甚爱臧克家先生作品,尤其是他的爱情故事长诗:

开在你腮边笑的花朵?
它要把人间的哀愁笑落?
你的眸子似海深?
从里边?我捞到了失去的青春?
爱情自古结伴着恨?
时光会暗中偷换了人心?
我放出一匹感情的野马?
去追你的笑,你的天真。

当年,蓝先生暗恋着一个女孩子,他说:“我就放出了感情的野马!”

写信给对方,想不到她也爱这首长篇诗,但战乱令他们分离十年,大家见面时,就成了现在的蓝太太了。

蓝太太也很真,爱读冰心,那时候我还年轻,认为冰心老土,当今重读,发现冰心也是真。那些什么心灵鸡汤,都不够冰心的浓。

生有四位子女,八个孙儿外孙,蓝先生夫妇在清水湾和尖沙咀各有一个家,这里玩玩、那里住几天,每日晨泳,过得逍遥自在。

在八十二岁的生日,蓝先生作了一首打油诗:“八二至矣心有闲,淡散生涯似神仙;早浮海波五百呎,午耍麻雀七八圈。晚啜红酒二三盏,夜读《聊斋》一二篇;清水湾头好风景,云卷云舒又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