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冰封大运河

 

  除了那漆黑的夜空,照片中的景色怎么看都象是地球极地的一部分;那伸展直至地平线外的冰褶皱海洋与地球没有一丁点的相异之处。只有前方那五个穿太空服的人影昭示着,这是在另一颗星球的世界中。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即便是现在,神秘的中国人也不肯公开船员们的名字。这群木卫二寒冰世界的匿名入侵者仅可被辨别为首席科学家、指令长、导航工程师、第一工程师和第二工程师。真是讽刺,弗洛伊德禁不住忖道,在这张历史性的照片被传真到列奥诺夫号之前一小时,地球上的人们已经见过它了,而列奥诺夫号离这个现场却近得多。不过“钱”号的讯息也只能通过这样一个困难的途径进行转播,因为中途截取是不可能的;列奥诺夫号只能接收到“钱”号的信号仪,它正在向四面八方发射出信号。虽然有一半多的时间它也微不可闻,只因木卫二的自转会将它带离视野,或是这颗卫星自身已被庞然大物木星所遮挡。所有关于中国太空探险队的消息都由地球中转。

  “钱”号飞船已着陆,经过初步的探测,它选择了一个岩石小岛,这是从覆盖了整个卫星表面的冰层中凸出的几个小岛之一。整个星球的冰面是平坦的,没有气候条件把它雕刻成奇特的形状,也没有飘落的雪花层层堆积形成山丘。也许陨石会落在没有空气的木卫二上,但却从未有落雪。改变这个星球表层面貌的唯一力量是重力,把所有高岗削平成同样的高度;当其他卫星从它们的轨道靠近木卫二时,会不断地发生地震。木星虽然体积庞大,但对它的影响却小得多。在遥远的过去木星引起的潮汐已完成了它的工作,确保木卫二以不变的一面永远朝向它。

  经过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的旅行者号观测、八十年代的伽利略号探测,九十年代的开普勒号登陆,所有这一切都是已知的。但在几小时之内,中国人对木卫二的了解就会超出以往那些知识的总和。他们会自己保有这些知识;也许这令人遗憾,但没人能否认他们这么做的权力。

  而更严重的不会被接受的问题,是他们吞并这颗星球的权利。在历史上,这还是第一次有一个国家宣称自己对另一颗星球的所有权,地球上的所有媒体都在就这个声明的合法性进行激烈的争辩。虽然中国人又发表冗长的声明指出,他们从来没有在2002年的《联合国太空条约》上签字,因此不受该条约规定的限制,但这种说法并不能平息白热化的抗议。

  忽然之间,木卫二成了太阳系中的头条大新闻。在现场的人们(至少是在最近的几百万公里之内的这些人)因此而被地球上的人们强烈关注。

  “这里是海伍德·弗洛伊德,在太空船阿列克斯·里昂列夫号上,正执行前往木星的任务。但你们很容易猜到,现在我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木卫二上了。

  “就在此刻,我正从这艘飞船上最好的天文望远镜中观察它;在这个放大倍率下,它比肉眼见到的月亮要大十倍,看起来真是奇异莫测。

  “星球表面是不变的粉红色,点缀着一些棕色的小块陆地。它上面分布着错综复杂的网状细线,向四面八方延伸蜷曲。事实上,它看上去很象一本医学教材中显示动静脉图案的照片。

  “有一些线条有几百——甚至几千公里长,看上去很象是如珀西瓦尔·洛厄尔或其他二十世纪初的天文学家们以为他们自火星上观察到的虚幻运河。

  “但木卫二上的条条运河不是幻影,虽然它们肯定不是人工开凿的。而且,那里面确实有水——至少有冰。这颗星球几乎完全被大洋覆盖,平均深度有五十公里。

  “由于它离太阳很远,木卫二的表面温度极低——大约是在冰点以下一百五十度。所以你们可能会想象,它唯一的大洋已结成了一大块坚冰。

  “但令人吃惊的是,这不是真的,潮汐动力使木卫二内部产生了大量的热能——同样的动力也引起了它的邻居木卫一强烈的火山活动。

  “所以,冰层在不断地融化,分裂,又冻结,形成裂缝和冰谷,就象我们在地球极地看到的那些冰缝。那就是我现在看到的交织的线条图案,它们中的大多数幽黯而古久——也许已形成了上百万年。但有少量还是几乎纯白色的,它们是刚刚曝露出来的新冰层,只包裹了几厘米厚的外壳。

  “‘钱’号飞船正是在这样的一道白色裂缝边着陆的——这条一千五百公里的狭缝被命名为大运河。据推测中国人打算将运河中的水泵入他们的推进剂罐,这样他们就可以考察木星的卫星系并返回地球。那并不容易,但他们一定仔细地研究了着陆地点,而且必定清楚他们在做什么。

  “现在很明显,他们为什么肯冒这样的风险——以及为什么会声明对木卫二的所有权。那是一个面向整个外太阳系的战略要点。虽然在木卫三上也有水资源,但都已冻结成坚冰,也更难取得,因为那颗星球的引力更大。

  “我刚刚又想到了一点,即使中国人在木卫二上搁浅了,他们也可能幸免于难,坚持到救援队伍抵达。他们有足够的能量,这个区域也很可能含有用的矿藏——我们都知道,中国人是合成食品生产的专家。这种日子不会好过,但我有几个朋友会认为看着木星缓缓横越天空的壮丽画面就够开心了——我们也在期待着这幅图景,就在几天后。

  “这里是海伍德·弗洛伊德,我代表阿列克斯·里昂列夫号上全体船员向你们告别。”

  “这里是船桥。海伍德,讲得太棒了。你一定做过新闻记者。”

  “我有足够的实践经验,我的一半时间都花在了公关上。”

  ”公关?”

  ”公共关系——通常用于劝说政客们,让他们多拨点儿钱给做研究的。你们是不会遇上这种事儿的。”

  “我多么希望是这样。总之,到船桥上来。有些新的信息,我们需要和你一起讨论一下。”

  弗洛伊德摘掉了钮式话筒,将望远镜锁到固定位置,从小型观察气泡室中钻出来。他离开的时候,差点同尼古拉·特诺夫斯基撞个满怀,明显地,他也接到了同样的要求。

  “我打算盗用你的一些精彩段落向莫斯科广播电台发送,伍迪,希望你不介意。”

  “没关系,尼古拉。况且,我能怎么阻止你呢?”

  船桥上,奥勒娃船长正仔细观察着显示屏上重重叠叠的句子和数据。弗洛伊德痛苦地一个个辨认着那些句子,直到她打断了他。

  “别去理那些细节。这些只是我们在估算‘钱’号还得花多长时间注满它的推进剂,然后起飞。”

  “我们的人也在做同样的计算,——但变数太多了。”

  “我想我们已经划去了—个。你知道吗,能买到的最好的水泵属于消防队。北京消防中心四台最新式的水泵几个月前被强行征用,市长抗议无效,你听了是否感到吃惊?”

  “不吃惊——只是失掉了一些敬意,请继续。”

  “那也许只是巧合,但那些水泵大小正好合适。合理推测一下水管直径、在冰层上钻孔的速度及其他——哦,我想他们大约需要五天加满。”

  “五天!”

  “如果他们很走运,而且没什么东西出毛病的话。而且他们可以不等加满,只需注入足够在我们之前与发现号会合的推进剂即可。哪怕他们只比我们快一小时,那也足够了。至少,他们可以宣布打捞权。”

  “我们国务院律师们的观点可不是这样说。我们在适当的时候会宣布发现号并非弃船,只是在我们重新登船之前暂时泊在那儿的。任何企图接管的行为都是海盗行径。

  “我相信中国人会重视的。”

  “如果他们不呢?那时我们该怎么办?”

  “我们人数比他们多——等钱德拉和科诺醒来就是二对一了。”

  “你不是在开玩笑吧?船上的双刃剑在哪儿?”

  “双刃剑?”

  “剑——武器。”

  “哦,我们可以用远程激光器,它能让一千公里之外的毫克级微行星标本蒸发掉。”

  “我不知道是否会喜欢这种说法。我们的政府肯定不赞成动用武力,当然啦,除非为了自卫。”

  “你们这帮天真的美国人!我们比你们更现实,我们必须这样。你的祖父母那一辈都寿终正寝,海伍德。我家有三位是伟大的爱国战争中被杀的。”

  当他们单独相处时,坦娅总是称他为伍迪,而从来不称他为海伍德,那么,她一定是当真了。或者,她只是想测试他的反应?

  “无论如何,发现号只是一件值几亿美金的设备。飞船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所携带的信息。”

  “完全正确。能被复制、并且被抹掉的信息。”

  “你的想法真令人愉快,坦娅。有时候我觉得所有的俄国人都有点偏执狂。”

  “这得感谢拿破仑和希特勒,使我们有了偏执的所有权利。但别告诉你自己没考虑过那个——你们怎么说的来着?——电影脚本?”

  “没有考虑的必要,”弗洛伊德阴郁地回答。“国务院已经问过我一次——作为一种可能性。我们只能等着看中国人会做出什么。如果他们再一次智胜我们,我一点儿都不会吃惊。”

《2010:太空救援》作者:[英] 阿瑟·克拉克